这一晚上,我们两个孩子哭了好久好久,感觉大鼻涕都快冻上,实在受不了了我们就往家走。

  真的太冷了,我们就只能互相取暖,她紧紧的挽着我的手臂,我则是双手插兜与之并肩前行在这个高冷的冬夜。

  她冻得呼哧哈赤的,一个不经意的笑了,被我捕捉到了,瞬间融化这一片积雪。

  好几次我想伸手去拦着她的腰了,到了没敢去做这个动作。

  不清楚为什么,迟小娅明明不是我的女朋友,可是我却异常的开心,有那么一瞬间,我动容了。

  心里是美滋滋的,给她送到家的时候,她再次感觉脑袋昏昏沉沉,整个屋子都开始转圈,这丫头喝完酒挺没品的,唱歌打扰到邻居据说,还说要开演唱会,拿着一条扫把当吉他,捂了嚎风的一顿唱,我还必须很认真的听,并且非常专业的指出她的优缺点。

  她家的电脑是转椅,我背对着她,她就跟大傻妞似的,扎俩大傻辫,励志要当一个唱跳音乐人:“红豆,大红豆,欻欻欻,欻欻欻(chua),你要加什么料,红豆......”

  这么魔性的歌曲让我一阵辣耳朵,又不得不装作很兴奋的样子,咣当一声重重的敲了桌子一下,震得手发麻,身子也因为转的太快,导致重心不稳趴地上了,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坐会椅子上,指着她激动的叫道:“从你的歌声中我听到了你对音乐的渴望,对社会的不满,你就是我想要在华语乐坛找的新生代,带来我的战队,就有无限的可能,IWangYou!”

  迟小娅双眼泛含着泪花:“谢谢张老师能够为我转身,天呐,我太不敢不相信了,就像做梦一样,我的家一直都挺困难......”

  说道一般的时候还用手扇呼着眼睛,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如此做作的行为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两个幼稚鬼在家里上演着无聊,搞笑而又温馨的恶作剧。

  生活不就是这样嘛,在平淡中小快乐,让平凡的生活不在平凡,让渺小的我们变得与众不同。

  又过了几天,我的生活基本在店里,网吧来回之间穿梭,陈辉也会特意来我家买烟买吃的,钟不传跟迟小娅天天也泡在我家店里跟我们吹牛打屁,时间过得挺快。

  我特别希望钟不传跟迟小娅来,怎么说呢,他俩天天都得在我家消费。

  凡是要过期的全都让他给吃了,都不用扔也不用退货,迟小娅就更别提了,天天都得一大兜子好吃的,我只需要给他们提供瓜子,负责陪聊就行。

  这天,我们三个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剧的时候,一个竖着拫根立,摸着发蜡,带着墨镜,嘴角叼着牙签,穿着风衣大皮鞋的男人进来了,浑身透露着骚气。

  “我去,许文强。”迟小娅她俩都看呆了,这个男人自带光芒,走路都跟慢放一样,嘴角挂着自信且迷人的微笑,舔了舔大嘴唇子,顺着鬓角往后捋了一把,自认为宇宙无敌超级帅。

  然而帅没到三秒,脚下一滑,趴地上了,瞬间磕掉一个牙!

  “卧槽,儿子你家门口扔个纸壳子也行啊,这下完雪屋里面多滑啊,我这刚从香港镶的大金牙回来就让你家给我磕掉了。”我裤衩干爹挺肉疼的看着摔出来的牙,嘴里呼呼流血也不忘记吹牛逼。

  “干爹你咋来了捏?”

  “买盒烟,有煊赫门吗?给我整两条,现在就抽这个。”

  我瞄了一圈:“卖没了。”

  “我去。这烟卖的这么快么,下回进烟的给我多留几条。”

  “都留给你。”

  “哈哈,还我大儿子好。”最后我裤衩干爹没招了,只好“勉为其难”的买了盒玉溪。

  我一直很不明白,你说一天辛苦挣这俩逼钱,累死累活的,完了抽烟就抽这么贵的,图啥呢。

  为此我裤衩干爹的解释是,人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要学会享受生活,以前他上学那会就抽利群,这么多年过去了要是还抽利群,那就没长进了。

  我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酷i匠网6唯一正1版,j其◇他;都U是QX盗bK版8g

  “干爹,你看你干儿子这么好,帮我个忙呗。”

  “你小子,不用说我知道啥意思。”干爹看我有朋友在我,就好面子从兜里拿出一百给我:“拿着消费!”

  我嘿嘿的笑了笑,挺不客气的接下来,完了又帮他捶捶肩膀,按照迟小娅的话来说,我这么贱就是我这干爹培养的。

  “干爹我一个朋友一会回来了,我得去接她,您没啥事帮我看看店呗。”

  “你说的那个它,是男他还是女她?”

  我没好意思说是女她,就说是男他。

  我干爹说男他还接个屁了,自己打车回来,要是女她嘛可以去接她。

  最后我只能像我干爹说出实情,但死活没承认我处对象这事。

  我干爹也明白,他也不说。

  见到方柔的时候感觉她又漂亮不少,一见到我就扑到我得怀里对我一顿啃。

  我猝不及防,任由她在我脸上狂亲,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毕竟岁数小。

  “有没有想我。”她抬头问我。

  “嗯呢,想了。”

  “想我还不亲亲我,咦咦咦,想死你啦。”她一个劲的往我怀里蹭。

  迟小娅有点看不下去了,出言道:“你俩注意点分寸,这么多人,要腻歪回家去腻歪去。”

  “哈哈哈。”方柔兴奋的拉着迟小娅:“吃醋了袄,姐姐还是爱你的,嘻嘻。”

  “瞅给你兴奋的,你自己回来的还是跟你妈他们一起回来的?”看着方柔身后并没有人跟着,迟小娅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我妈跟我叔在吉林,我自己回来的。”

  等等她妈跟她叔?也就是说她爸妈是离婚的?

  “你妈也能放心!!”

  “呵呵,不说那些不开心的,走了,我请你们吃过桥米线去呗。”

  方柔的突然回来让我们变得极其兴奋,她自己也挺开心。

  呆到都吃完饭以后,方柔说让我去她家里聊聊,我正好也有问题想跟她说,就跟钟不传他俩挥手说拜拜了,一进屋,方柔就单身把我摁在门上亲。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