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大过年的提点开心的。”我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弄得阳哥这个尴尬。

  “你自己考的那点分,还不好意思说了!”

  “考多少分啊?”我爸果然问我了。

  “跟上次差不了多少。”我闪烁其词。

  “那还可以啊。”我爸说:“上回不就英语不咋地么。”

  “那你问问他这回考的咋样。”

  xC

  我爸转头看向我:“卷子拿出来。”

  “还用啥卷子啊,这不分数都在微信里呢么。”我妈将这次的考试成绩给我爸看了。

  我爸倒也搞笑:“英语进步了,16分,比上次高了7分!”

  “低调低调。”我谦虚的笑了笑。

  “你看看数理化全面下降,就跟这东北的天气似的,大幅度下降。”我妈还挺会比喻。

  我爸往下瞄了瞄我的成绩单,陷入沉思:“儿子,是不是爸没在家,没管你,没人督促你,学习成绩就下降了?”

  嗯?我瞬间懵了,我以为他会说没在家踢我,我就淘气了之类的话,学习下降是因为让秦子晴给我闹的无心学习,并非我爸的个人原因,眼下他有意将责任拦在自己身上,那我肯定顺杆子往上爬啊:“爸,你走那几天没人揍我,令我学习确实有些放松了,上课的时候总担心你在煤矿那边出点啥事,都说那边危险,我妈半天老哭!”

  “是爸让你们担心了,我也没办法啊。”我爸叹了口气,有些责备的对我说妈:“孩子这么小,你看你跟他说这么多干嘛。”

  我妈一愣刚想说这兔崽子说滴话你也能信?而我爸自己在那边吃苦耐劳,就是一个想家,我从小也倔,这冷不丁说点好听的话,他还真没揍我,还是我家方柔聪明啊,教我的这招真的好使……

  我爸摸了摸我的头:“儿子现在才初一,小男孩真正聪明的时候是在高中,所以现在考的不咋地,我也不说你,你自己好好寻思寻思,这段时间我也听你妈妈说了,天天帮着看店也挺辛苦的,看爸给你买啥了。”

  “哇靠,手机!!”当我爸鬼使神差的从包里掏出一个触屏手机的时候,我都要乐坏了,我滴个乖乖,我爸啥时候转性对我这么好了?

  见我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我爸也欣慰的笑了:“我看人同事回家都给孩子买手机,寻思也不能噶冷咱儿子,就给买了一个。”

  我爸很少给我买什么礼物,我妈也没说他,反而挺欣慰,伸出手:“你都给孩子买礼物了,我滴捏?”

  我爸一愣,笑了笑,指着桌子上的钱:“那不是你的礼物么,拿去,消费。”

  “放特么屁,这钱给我,我也不能乱花啊,我要的是礼物,是惊喜!”我妈嘟嘴一脸的撒娇,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将注意力放再手机上。

  “我不就是你的惊喜么,哈哈。”我爸笑着将我妈搂在怀里,老夫老妻的在儿子面前这么秀恩爱,好么?

  “你这算啥惊喜,我要的是礼物,礼物!”

  “你看我大老远的回来,啥都没给你带,算不算惊喜?惊不?喜不?”我爸决定用脸皮征服我爸。

  “烦人。”我妈锤了她一拳。

  “额,二老,您俩继续,我回屋子了哈。”我爸这个老流氓,公然秀恩爱,秀我一脸,我赶忙进屋,用我的新手机给方柔打电话,出去约一波,小小的炫耀一番。

  岁数小,喜欢嘚瑟,有点啥高兴的事情藏不住,总想第一时间跟她分享。

  在广场等方柔的时候,我想了无数个动作,怎样才能非常自然的在她面前展现一下我的手机而又不能让她特意发现呢?

  一双略带凉意的小手从后面挡住我的眼睛,粗着嗓子问道:“猜猜我是谁?”

  我已经听出来是方柔故意整的声音了,便逗她:“嗯……诗茵?”

  “……不对。”

  “朴智允。”

  “不对!”

  诗茵跟朴智允都是我们这个时代天后级的大明星,虽然都有些老了,但并不妨碍我们这批人对她们的喜欢,之后我又陆陆续续的猜了几个顶级娱乐圈的大美女的名字,就是不猜方柔。

  她也不恼,最后直接蹦我身上,对着我的侧脸亲了一口,声音恢复了正常:“这回知道是谁啦不。”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逗你玩呢。”我背着她往没人的地方走,准备玩个小亲亲。

  没啥意外,我俩在黑暗处啃了一会儿,当时已经啃很多回了,也没啥特别的感觉了,习以为常,不像第一回那样激动。

  若干年后,等我长大了,回头在网上在看那些初中生接吻,感觉就挺爆笑,挺滑稽的。

  啃了满嘴的口水后,有点累了,将她抱在我的腿上,她双手因为太冷伸我肚皮上,这家伙给我冻得。

  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牛逼哄哄的说:“给爷点上。”

  “好的,阳爷。”她在摸我兜的同时,一不小心摸到我的手机了,咦?她好奇的拿出来看了看,惊喜的叫道:“哇,你爸妈给你买手机了袄?我说给我打电话的号咋那么陌生呢,不说你考的贼垃圾不给你买的么。”

  “切,不给我买,我不揍他俩袄?”

  “吹牛逼能耐!”方柔翻了翻我的电话簿,只有三个人的名字,一个方柔的,一个迟小娅的,还有一个秦子晴的。

  她顺手就将秦子晴的电话号给删了。

  “哎,你干嘛。”

  “你存她电话号干嘛,还想晚上跟她打个电话什么的啊。”

  我特不喜欢她的这种做法,感觉就跟不信任我是的,让我有点生气,为了不破坏气氛,我也没多说,只是想着回头在给她加上,这已经不是方柔第一次这么干了,前几天还从我的QQ里给秦子晴删了。

  对此,我给出方柔这女孩的评价就是,占有欲特别强。

  单单的接吻已经让我觉得很无聊了,我顺手将她伸她的衣服里一阵乱摸,她浑身像触电一般抖了一下。

  这让我惊喜万分,说明我应该是第一个摸她的男孩。

  “过几天我可能要跟我爸妈去上海了,你也是在你姥爷家过年,还是回吉林找你妈妈去啊?”一说到她妈妈,我才想起来一件事,她妈跟她爸是后到一起的,不行,我得问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