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鞭炮中迎来新年,大年三十这一天,我们互相发短信表示新年好,而且我们都有了手机以后,也基本不用QQ,改用微信,那样更方便,更快捷。

  我们有一个班级群,还有一个属于我们几个朋友的群,这里面有我,王禹,方柔,陈业兴,陈辉,王卓他们,是迟小娅建的群。

  我们在群里互道过年好,让群主丫丫发红包,我们就跟着抢,然后他们也都会发红包,各个发的都不少,等到了我这,我就发了一块钱十个包,一人抢到一毛钱左右……集体骂我铁公鸡一毛不拔,为此我的解释是这tm叫会过,懂毛啊,一群盲流子!

  我爸给我叫醒了,说去我各个干爹家拜年领红包去,这种事我不愿意去,因为每次赚完大红包,我妈就会整一句“来儿子妈给你存着,留着给你上大学娶媳妇。”

  想起去年被我妈支配的恐惧,历历在目。

  我爸嘴上说着出去转圈,等着转完一圈回来后,发现赔了,原来我是赔我裤衩干爹家了,他家俩孩子……一来二去,没赚到。

  不过上我姥爷家跟我爷爷家的时候倒是狠狠的赚了一笔。

  大年三十这天,照我们家的惯例都是晚上包饺子看春晚,等跨年,裤衩干爹两口子,刘鹏干爹两口子,刘铂叔两口子,健洲叔自己,我们一帮人一起过,他们五个踢大坑,干妈们就包饺子叽叽喳喳的聊着家长里短,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大儿子考多少名啊。”

  看C正By版b$章{a节8上{

  对此我的回答就是难以启齿……有些难以启齿的柔弱,在孤单夜里会滑落。

  我搁家呆着没意思的时候,方柔将视频给我弹了过来,我心虚的看了眼我妈,我妈也正好抬头瞅我,我俩对视一眼,嘿嘿的笑了笑,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的卧室,将门给反锁。

  “小妞儿,想我啦。”一开视频,我便龇牙乐道,一纸素颜出镜的她,也在被窝里躺着呢。

  “响了,马上跨年了,你有啥想法没?”

  “没啥想法啊。”

  “钟不传都出去打响跨年第一炮了,你不研究研究。”方柔说完自己都哈哈的笑了,笑的挺开心,差点给自己乐抽。

  “以后你少跟迟小娅那盲流子接触吧,挺好一丫头,语言都不淑女了。”

  “你tm说谁是盲流子。”丫丫愤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晕,她怎么在呢。

  接着方柔将视频转到一旁一边抠脚丫子一边打游戏,时不时拿桌子上水果往自己嘴里喂得丫丫。

  嚯,这得啥味啊。

  “她怎么在你家呢?”我郁闷的问道。

  “咱俩没意思,跨年就一起跨呗,一会儿出来放炮不?”

  “你说的是真人放炮还是正经放炮?”

  “随你啊。”方柔微微一笑,弄的我春心荡漾,我在心里研究了,是不是真的得跟她完成突破性的进展了,老停留在原地是挺没意思的。

  之后我们又闲扯了一会儿,也没时间去找她们放炮,而是各自在各自的家里。

  过年了,我爸同意我喝一杯小啤酒润润嗓子,见我有模有样的喝酒,我秦然干妈问我:“是不是上学时老喝酒啊,瞅着架势老手啊。”

  我立马否认:“就跟同学聚会的时候喝过一点。”

  除了我妈说喝酒伤脑袋以外,他们几个都同意我喝酒,男孩,尤其是以后咋能不喝酒呢。

  喝酒是进入社会交际应酬必备的技能。

  这几个春节我除了收获一套新衣服外,什么也没混到,过的千篇一律,几家嘘寒问暖,在大人的影响下,我也越来越觉得过年没啥意思,唯一的期待就是这次去上海的行程,那可是大城市啊,在哈尔滨这小地方窝了这么久,也该看看外面的天空了。

  初五这天,飞机已经通了,我们一帮人轻松自在的在飞机场准备离开,时不时的盯着手机看了看,希望能来个电话啥的,可是并没有,一个电话都没接到,估计还在睡觉吧。

  临上飞机,我还回头往那瞅呢,我蔓萍干妈问我:“有人来送你啊?总是往那瞅。”

  “没啊,我就是好奇。”心里挺失望的说道,恋爱以后,就特别希望对方能关心自己,我昨晚特意告诉她我今天走了,这丫头到了给我忘记了。

  第一次上飞机,心里挺激动的,小时候也坐过飞机,只不过那时候不记事,至少得五六年没坐过飞机了,像现在坐飞机,特好奇,寻思看看蓝天白云,乌央乌央滴。

  上了飞机,我裤衩干爹就问我:“看看这帮空姐漂亮不?娶回去一个给你当媳妇咋样。”

  我嘿嘿一乐:“欧了。”

  “相中哪个了跟干爹说!”

  “干爹我才多大。”

  “有志不在年高,治疗不用开刀,这话听过没?”

  “这好像是一句广告。”

  “这不重要的好吧,你喜欢哪个,干爹就给你抢回来做媳妇。”

  我对他竖起大拇指:“干爹威武。”

  “你快别吹牛逼了,给我儿子都带坏了。”我妈给我喊了过去:“一会儿到了上海,见到你瑶瑶干妈嘴甜点,小时候总哄你睡觉,还给你买玩具,对你可好了。”

  对于我瑶瑶干妈,我印象特别特别的深刻,而且跟她还挺亲的呢我。

  在我妈有病的那段日子里,都是她一直代替我妈妈一样的角色照顾我,哄我,对我好。

  五年多没见她了,我也是怪想她的,想想还有点激动,听说她离婚了,感觉挺可怜的。

  飞机上之后的事情没啥说的,就是在睡觉。

  在即将下飞机的时候,我爸问我裤衩干爹:“赵心那篮子接我们不?”

  “必然的啊,不来接大哥,腿儿给他打断他。”

  “呵呵,也是,那小子肯定会来接我们的。”我爸始终认为,甭管过去多少年,甭管这五年来他们联系的次数没到五次,依然认为他们是最好的兄弟。

  可事实却是狠狠地打脸了,当我们兴致冲冲的下飞机以后,当所有人都被接走或者上大客离开后,机场空无一人,别说我赵心干爹的人了,连个影子多没有!

  他根本就没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