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鹏干爹给赵心干爹打电话过去,大概的意思就是问他怎么还不来,是忙吗之类的话。

  而我爸在一旁听了他们这种略带客气之间的对话,陷入一阵极长的沉默,换做以前,说话怎么可能这么客客气气的,早就开骂了,让他赶紧死过来之类的话。

  真的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吗?

  赵心干爹跟陈艺干妈她俩开了一家名为“艺心”电影公司,虽然有女方的父亲帮衬,可是她俩这公司做的不算太好,几乎每年都在赔钱,拍出来的电影网友不买账,声称一部比一部烂,令我干爹挺头疼的,他是我爸这个圈子里的大哥,混的不好一直都没脸来找我爸他,所以这几年联系的越来越好,他想的就是等他啥时候真正的混好了,在回来找我爸们接着潇洒人生。

  我爸他们今天的到来,他心里是激动又害怕,他不想让我爸看见他们混的不咋地的样子,不知道的人看着我赵心干爹抽雪茄,穿名牌西装,都以为他很有钱,实则在银行背了一屁眼子外债。

  赵心干爹上火扒拉的挠着脑瓜子,郁闷的看着他的妻子:“陈艺我不是让你给他们放谎话,给了咱俩离婚的迹象了么,怎么还都来了。”

  陈艺挺无奈的:“你那群兄弟你还不了解,我就说离婚这招不好使,他们越知道咱俩出事,他们就越得往上拱,昨晚催债的又来了,说在还不上钱,就要烧咱家房子,公司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员工都不乐意了,我也快压不住了。”

  赵心把他的丰田霸道车钥匙扔给陈艺:“媳妇不行你先给咱家车卖了,给员工把工资发了,浩子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来咱们公司,看到我现在混得这逼样,铁定不放心。”

  “他们几个脑子好,你不行跟他们研究研究,现在那里面刘铂混得最好,从他那整点钱周转一下呢?”

  赵心很果断的摇头:“不行,咱们公司每年都在亏钱,这钱咱们要是还上了还好,要是亏呢?拿啥还人家,我赵心顶天立地,不喜欢拉兄弟下水,等等看吧,我必须让他们先回去。”

  “那你打算怎么做?”

  “你手机关机,他们找你,你也甭理他们,我有我的办法。”赵心想了想:“你让我去豪车租借公司去一趟……”

  飞机场内,刘鹏干爹挂了电话对我爸他们说:“赵心说刚忙完,马上就过来了,让咱们等一会儿。”

  我爸乐了:“你看,我就知道赵心那小子得来,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呢,闹着玩呢。”

  我妈毫不留情的拆穿我爸:“要是真那么重感情,不等你们下飞机,就得举着牌子等你们,还用得着咱们等他们?刚过完年,能有多忙,在忙能有兄弟姐妹们重要啊。”

  秦然干妈点头附和道:“确实,要是你们几个现在是赵心的那个位置,恐怕电话都得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你在看看赵心呢,从过年到现在哪有一个电话,我都在想说你们别太上杆子了,没准人家根本不想你来呢。”

  “你个死老娘们给我闭嘴!”刘鹏听不惯媳妇这么说自己哥们,那绝对是是早揍,嗯,没错,是我刘鹏干爹找揍……

  等待的过程是无聊的,他们几个说的内容我也听不懂,也不知道他们年轻时是什么感情,据说挺好的。

  我就一个人无聊的闷头玩我的手机,突然觉得自己今天很帅,于是我就来了一个嘻哈造型的自拍,正当我美滋滋的看着哪张照片最帅,准备发朋友圈的时候,照片里出现两位女子,正在我的后侧方厕所那个位置。

  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方柔跟迟小娅?

  卧槽,不会是我眼花了吧,我又仔细的看了看,确实是。

  于是我猛然回头,却没有看见她俩的样子。

  直径走向女厕那,说道:“别装了,我都看见你俩了,赶紧特么出来。”

  一个二百多斤的女胖子穿着一条性感的黑色大丝袜,就跟人肉炮弹是的,甩了甩手,上下打量着我:“你丫谁呀,你个小赤佬。”

  “额,大妈,我不是喊你,我两个朋友在里面呢。”

  胖妞急了:“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叫谁大妈呢。”

  “阿姨!”

  “我十八岁。”

  额,长得有点着急了。

  “姐,意外,意外。”

  胖妞撇撇嘴,走过我身边的还是不满的向我飞了一记大大的白眼,额,这就是丑人多作怪么,本身长得就跟胖猪是的,走路扭着大屁股,觉得自己老性感了是的,肚子上那几圈肉,剁吧剁吧都够一家一年吃的肉了,还有那条比我大腿都粗的胳膊,如花一样的容颜,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样跟阳哥说话的呢。

  “方柔,迟小娅,你俩给我出来,我都看见你俩了!”

  “嘿嘿嘿。”她俩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从里面出来了,方柔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敢跟我对视,躲在迟小娅后面。

  “看见了就看见了呗,你吵吵啥,显你嗓门大呢。”迟小娅故作镇定,昂首挺胸的看着我。

  lQz$)

  “不用使劲挺了,挺也没有,那么平。”

  “找打了是吧。”突然间我发现我再也没脸嘲笑我刘鹏干爹了,他在那边让我干妈一顿揍,我在这边差点让迟小娅一顿揍。我俩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心境了吧,他是自愿的,幸福的,我是被动的,郁闷的。

  “你俩两个小赤佬,大过年的不在家,跑这边来干啥来了?跟谁来的?”刚学了一句上海话,我就现学现卖。

  “自己来的,旅游啊,咋的。”方柔始终不说话,跟我对刚的全是迟小娅,很明显她俩要是自己来的,就是没有通过大人。

  “哦,那你俩旅游吧,祝你俩玩的愉快。”我转身就想走了。

  “喂,你咋还真走了。”迟小娅一把给我拉住,紧接着又给方柔从后面拽了出来:“是你要来找他的,别光让我说啊,一会儿人家真走了,咱俩哭都没地方哭去,这个损逼王八蛋能干出来这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