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衩干爹愣住了,面子也挂不住了,这么大岁数了,就让人这么给撅了,换谁,谁心里也不好受。

  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感情,仅仅五年,烟消云散。

  秦然干妈这暴脾气顿时不乐意了:“赵心你啥意思啊?我们兴致冲冲的来找你,你就这副死表情呗,啥意思,你直接说,是看不起我们还是咋的?不行我们走。”

  赵心低头呵呵的笑了笑,从兜里掏出大雪茄给裹上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来是啥意思,一个卖早餐的,一个整煤矿的,混不下去来找我了呗,行,看在曾经的兄弟一场,我公司缺俩保安,你们过来干呗。”

  接着他低头看了看手表:“我还有个会,着急走,酒店发给你们,回头我去找你们。”

  这一次他连拉都不打算拉了,可是我爸这帮人也不打算走了。

  “你站住!”我爸叫住已经转身欲走的赵心,低头用手挡住点了根烟,往鼻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抬头看了眼湛蓝的天空,那是青春掠去的痕迹。

  “怎么的?”赵心吊儿郎当的回头:“这么快就想好了?”

  我爸慢悠悠的走上前,用食指在鼻子上蹭了蹭,发出了倒吸的声音,就像一个瘾君子一样,晃晃悠悠的走到赵心面前,然后一拳挥向他的脸庞,我爸打人有多狠,我是深有体会的,这一下直接给赵心嘴角的鲜血从嘴角打出来了,我爸指着他说:“我们来这边找你,是把你当兄弟,是tm想你了,想我们的大哥了,来投奔你?我真想问问你现在混的能有多牛逼?开一百来万的跑车?开一间大公司,就是人上人了?”

  接着我爸指了指身后:“没有这帮人,你赵心是个啥啊?现在牛逼了,穿的人模狗样,就嫌弃我们这些麻衣粗布了,抽个雪茄,你就跟我俩装上等人是吗?都是从小tm一起长大的,你家里什么逼样我们心里没数吗,你牛逼啥呀你牛逼,真牛逼你爸你妈还在小城市里,住着破旧不堪的楼房?每天早上凌晨三点去早市卖菜?为的就是挣那区区几十块钱?是tm被你摔倒的那个臭卖早餐的帮你父母重新装修,是那个臭挖井的在你父母被人城管追的时候,拎着铁锹跟人拼命!!”

  我爸红着眼睛:“你现在混的牛逼了,就看不起我们,人辉煌不定能辉煌一辈子,谁也别给谁甩脸子,我不是磕碜你,谁在辉煌的时候都不缺酒肉朋友,你看看你落魄的时候身边还能有几个人!赵心,我是真tm的伤心了,这些人谁都有可能变,唯独你变了最让我受不了,听说你还跟陈艺离婚了?为了别的女人是吗?回答我!!”

  赵心让我爸骂的心里都在滴血,他应该是在场人里最难过的,兄弟的误解,公司的压力,家里的负担,社会的舆论,他咬牙说道:“是,我就是外面有人了,现在大把的年轻姑娘前赴后继的往我身上扑,我还会守着一个黄脸婆过日子?别笑了!”

  “你就王八蛋。”刘鹏干爹也忍不住了,上前闷了一脚。

  “你们够了。”赵心拍拍裤子上的脚印子:“我让着你们,你们别tm跟我蹬鼻子上脸,草,都说惯得,从今天起,你们别来找我,我也没你们那群兄弟,真是瞎了眼,我都多余来找你们。”

  说完,他气哄哄的离开了,我爸他们更是生气。

  我妈不停的给我爸顺着胸口往下捋气,气的浑身都在抖。

  我们既然已经来了,而且还没去找瑶瑶阿姨,不能就这样离开,说什么也得在这边玩两天才能走,只是赵心突然这件事弄的,让大家心里都很不舒服,我们三个小孩更是在出租车里不敢搭话!

  而四十岁的赵心在车里目送我们离开后,趴在方向盘上哭了好久好久……

  到了宾馆,他们开了两间大方,姑娘们在一个屋,他们男的在一个屋,这样既能省点钱,也能方便他们一起玩耍,这钱是我刘鹏干爹付的。

  几个人挺气愤的在屋内说着关于赵心为啥会变得话,冷静下来以后的我爸总感觉里面有什么问题出错了。

  “你们说赵心那么好面子的人,怎么会跟我们说那样的话,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裤衩子挺不乐意:“上海这座让人纸醉金迷的地方,迷失人性很正常。”

  刘鹏说:“我感觉也哪里出了问题,这明显不符合,你们可能没主意,当浩子说话教训赵心的时候,他眼里闪过犹豫,要不是兄弟感情这么多年了,一般人可能真察觉不了。”

  “你说他是装的?”健洲叔叼烟问道。

  (S酷匠Rn网)}首b●发^t

  “绝对是装的,而且装的有点过头了。”刘铂叔说:“凡是正常人就算在嫌弃,也不可能说这样的话,尤其是混到他那种地步的人,深知说话的尺度,在我看来他那话就是故意说得,还有他要是真想跟咱们绝交,大可不必来找咱们,直接无视不就完了。”

  众人陷入了沉思,我爸突然起身拍桌子:“我去找瑶瑶,她跟陈艺那么好,应该知道点啥事。”

  “咱们一起去吧,好久没见到我瑶瑶姐了。”

  “你们明天在去见吧,我自己先跟她单独聊聊。”说着,我爸不由分说的要了我瑶瑶干妈的手机号,独自走了出去,而剩下的人则是出去逛上海的夜景了。

  我们三个孩子懒懒的躲在房间里不想动弹,准备明天再去溜达,方柔此刻躺在我的怀里,问我:“今天他们都好凶啊,吓死我了,你说你以后也会不会变心变得向那个人是的那么诀别啊?”

  我认真的想了想:“应该不会。”

  接着我捏了捏方柔的鼻子,轻声说道:“下回不许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提下就跑过来了,整的多尴尬啊,我怀疑我爸妈他们都知道了。”

  “知道知道呗,丑媳妇早晚见公婆。”迟小娅剪完脚趾甲,顺手拿了一盘果盘坐床上来了:“今晚咋睡?”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