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浅浅一笑,羞涩的跟我说:“我想跟你一起睡。”

  “那我呢?”迟小娅指了指自己,顺手往嘴里扔了一小块苹果:“我这大老远陪你来的,不能让我去跟那帮阿姨睡啊,不得劲。”

  “那你也不能跟我俩一起睡啊。”

  方柔的这句话让迟小娅一怔,但她也没多想:“我稀罕跟你俩一起睡是的,回头我睡沙发。”

  “别别别,你俩睡一块,我睡沙发,要是让我爸妈看见了,得打死我,来咱三先打会扑克!”

  “不得,我就想跟你一起睡嘛,不嘛。”方柔开始撒娇,弄的迟小娅浑身一顿鸡皮疙瘩:“矜持,矜持点。”

  “不得,我家耀阳可好了,我就要守着。”方柔死死的搂着我,弄的我这个无奈。

  “真受不了你俩。”迟小娅浑身一抖,踏着拖鞋去卫生间了。

  ……

  |

  而我俩也趁着这个功夫一顿猛啃,手不老实的滑进她的衣服里。

  方柔羞涩的问我:“你嫌弃我胸小么?”

  我让她的这个问题给我逗笑了:“不嫌弃,我喜欢青梅竹马。”

  “啥意思?”

  “从小玩到大呗,哈哈。”

  “讨厌。”

  她现在才多大啊,还没到发育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在问这种问题未免显得多余,而我对这方面本身就没啥太大的关注,我更喜欢的是姑娘有一双笔直的大白腿,A4的小细腰,漂亮的脸蛋,这就够了,其它,没差啦。

  我爸在走之前特意跟我妈说了一声去找瑶瑶干妈,要是她不放心可以跟着一起去,我妈笑着告诉她,老娘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我裤衩干爹为此取笑我爸:“你儿子现在比你有出息,一出门就带俩,而且你看那俩姑娘相处的挺和睦,比你强哦,我彩现在需要担心的是咱家小耀阳,哈哈。”

  “那必须的,虎父无犬子,就我爷俩这魅力,杠杠的。”我爸得意的笑了。

  “你还舔脸说,你们老张家都tm是个情种,哪有一个好玩意,上到你爸,下到你儿子,身体都留着是滥情的血液呗。”我妈毫不留情的给我爸撅了:“那不叫虎父无犬子,那叫有其父必有其子!现在的小姑娘也真是的,这才多大点啊,初一,就能自己从哈尔滨飞到上海来找对象,真的是……哎”

  “一代更比一代强喽。”

  几个大人说说笑笑的离开了。

  我爸好久没见我瑶瑶干妈了,没看过上本书的可能不知道这个瑶瑶是谁,她是我爸的初恋,跟我爸有过一段滥情史,可以说他生命中很重要的那个女人。

  我爸是跟瑶瑶干妈两个人约在一家火锅店见面的,看着瑶瑶无论是从气质,形象,谈吐都比以前好太多了,以前就是个泼辣的小女孩,有多泼辣?参考现在的迟小娅,你们就懂了。

  我爸给自己倒满了一杯白酒,又给瑶瑶阿姨倒满了一杯白酒,矜持的说:“好久不见,这五年你过得好吗?”

  “还行,他对我挺好的。”

  “他是?”瑶瑶跟她老公离婚了,而且是让那个男人净身出户。

  “王潇的弟弟,王禹。”

  我爸瞪大了眼睛:“你俩怎么在一起了?他不是他的亲弟弟么?”

  “那又怎样呢。”瑶瑶无所谓的笑了:“还记得五年前你在监狱里我跟你说过的话么,就算我被全世界唾弃,你也不能唾弃我。”

  我爸浅浅的抿了一口白酒:“我怎么会唾弃你呢,就是有点意外。”

  “我不利用他,怎么继承他们老王家的全部财产呢,怎么能让王潇净身出户呢,是吧,我没得选择。”

  “其实王禹那个人比他哥强太多了,他要是真心实意的对你好,不叫事,我支持你。”

  “谢谢,干一个。”

  大概在五年前,我爸妈刚出国的那段日子,瑶瑶干妈了解了一些情况,他的原先那个老公王潇曾两次抛弃她,令她心寒,第一次是她坠机的时候,王潇在跟我爸竞争项目,而没有第一时间去救她,倒是我爸放弃了当时的竞争去救了我瑶瑶干妈,给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第二次就是她生孩子大出血,大夫说如果有危险,大人孩子保哪个?王潇那个天杀的在得知是儿子后,选择保儿子。

  这两点原因让我瑶瑶干妈极其愤怒,最后说句难听的,勾引他的弟弟王禹,两个人联手给王潇从王家净身出户的赶走了。

  现在王禹是王家最大的掌权人,而王潇已经被王禹遣送到国外。她也算是完成人生中的逆袭。

  我爸很心疼这个从小陪他长得初恋女友,关心的说:“得知你现在过得挺好,我也就放心了,对了,赵心你跟他还有联系吗?我感觉他的变化好大。”

  “你说赵心?”瑶瑶挺诧异的:“他的事没跟你说吗?”

  我爸一听不对劲了,皱着眉头问道:“他出什么事了吗?”

  “他的公司赔的挺惨,银行资金已经冻结,外面欠了不少钱,前些日子还来找我。”

  “那你没帮他吗?”我爸他想他终于知道今天赵心为什么是那副死出了,感情就是装的,不想让他的兄弟们担心他,赵心觉得自己是他们大哥,有事自己扛。

  “你说咋帮啊,这种事不是几百块钱的小事,我们需要整个团队去评估,去分析,然后计划一份认真而又详细的计划才能帮他起死回生,光是帮助他周转资金,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瑶瑶耐着性子回答着,也就是说她是可以帮助赵心的。

  “浩哥,聊啥呢。”这时,王禹戴着金丝镶边眼睛出来了,落落大方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烟给我爸点上,曾经他也是跟我爸混的一批人之一,到现在即使他是公司集团的老总,却依然没有任何架子,把我爸当哥看。

  “在聊聊赵心的事,听说他出事了。”王禹是集团老总,很多时候只要他点头,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王禹跟几年前的变化也不小,都不再年轻了。

  “听我媳妇说了。”王禹点到为止,没说帮,也没说不帮,看着瑶瑶身上蹦了一点羊肉的油脂,宠溺的用湿巾帮她擦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