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再小也懂一个道理,她虽然拿我当亲儿子去看待,我也虽然拿她当比亲妈还亲的那个存在,可我深知她老公并不一定同样喜欢我。

  儿时的记忆是最为纯粹的,据说孩子不大点的时候,谁天天出现在他眼前,就会给他本能的安全感。

  狼可以把人的孩子养大,就是这个道理。

  小时候我妈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在我身边,哄我吃饭睡觉的是瑶瑶妈。

  “妈我挺羡慕小弟可以去英国读书,但我不想去国外,还是喜欢留在国内,悄悄的告诉你,我得英文超烂的,哈哈。”

  我瑶瑶妈大笑两声:“那你也可以留在国内,正好陪陪干妈,我一天呆的也没意思。你不用怕你王禹叔说啥,咱家我做主。”

  我是相信女人当家这件事的,刘鹏干爹家就是你秦然干妈做主。

  “妈我回头考虑考虑,跟他们商量商量。”没好意思直接拒绝她,只能婉转的拖一拖,我是肯定不会来这边的,人生地不熟的多没意思昂。

  我瑶瑶妈就领我在屋子里面一顿转悠跟参观,走到另一间看上去很干净的屋子那,王禹叔说:“耀阳,你今晚就在这屋睡。”

  “啊?”我牵着我瑶瑶妈的手:“今晚不是跟你睡嘛?要不是跟你睡我都不来了。”

  “那是我媳妇你睡啥!”王禹叔眼珠子一瞪,不乐意了。

  “我妈我有啥不能一起睡得!”我梗着脖子回道,一点都没怕他,听说他管我爸喊大哥,年轻时跟我爸混的,那我在他面前是不是就是太子爷的角色?嗯嗯,绝逼这样的。

  “我儿子就跟我睡,你今晚睡书房!”瑶瑶妈一声令下,他委屈的咔咔直掉猫仔,瞅着老可怜了。

  在别人家住,洗澡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不然那么干净的被子给你住,你满身是味儿的,在给人家熏着,完了一脱袜子脚上在掉一层皮啥的,这种最恶心。

  开开心心的洗澡,洗的浑身香喷喷的,再让我瑶瑶搂着睡觉,简直不要太幸福!

  在我心里瑶瑶是可以比拟我亲妈的存在,对我超级好,跟她我没有啥不好意思的。

  然而我瑶瑶妈也是这么想的,她毫不客气的推门进来,顺手将钥匙扔在一旁的洗脸盆上,还打趣我:“洗个澡还锁门,害羞了袄。”

  我立刻捂住下面背对着我瑶瑶妈,尴尬的说:“妈,你咋进来了,快出去!!我自己能洗。”

  她本来跟秦然,蔓萍干妈是一样的,但我瑶瑶妈让我把干去掉,直接叫妈。

  “还不好意思了,小屁孩,小时候就是我帮你洗澡。”我瑶瑶说着就将搓澡巾戴自己手上了,准备过来给我搓搓后背啥的。

  “那不是小时候么,我现在都这么大了,真的很难为情。”

  “熊样吧。”我瑶瑶还是尊重了我,转身出去了。

  我松了口个气,紧接着她又开门进来了,吓得我一聚灵。

  瑶瑶妈哈哈的笑了笑,将新的睡衣扔到洗脸台那,转身出去了。

  看着上面全是英文名字,我顿时蒙了,哪个是沐浴露,哪个是洗发露,哪个是洗面奶啊?我靠,突然间我意识到学好英文的重要性。

  要不然你老婆以后再外面有男人给她用一瓶价值好几千的香水,完了回家后告诉你这是一瓶几十块钱的香水,脑瓜子一片绿油油的,自己还啥也不知道。

  我瑶瑶妈一边给我用吹风机吹头发,一边问我关于这几年我爸的故事,她听的一阵入迷。

  直到听见我爸老喝酒揍我的时候,她急眼了,说明天要领我找我爸去算账去!

  K`T

  我咧嘴乐了。

  我瑶瑶妈问:“你乐啥?”

  我挠了挠脑袋:“是不是你们这帮人里女人都好凶的啊,我秦然干妈没事也打我干爹。”

  “啊,哈哈,就我跟你秦然干妈俩人脾气不好,像蔓萍,陈艺她们还是很温柔的,其实倒不是他们真的打不过我们,让着我们而已,那是一种爱。”

  我不太同意我瑶瑶妈的观点,平常能欺负我姑娘只有迟小娅一人,我对她也是爱吗?后来证实了我瑶瑶妈的话,确实是爱,只是当时没发现而已。

  吹完头发,我俩便进了被窝,我一点不撒谎,有钱人家的床给后背带来的舒适度都不一样,那叫一个舒服。

  我干妈搂着我,问道:“学习咋样?找女朋友了吗?”

  我也不知道为啥愿意跟她摊开心扉:“我跟你说,但你可以给我保密吗,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就连我妈我都没说过。”

  瑶瑶妈一听,乐了:“这么信任我啊,我保证不说出去,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好不好。”

  “嗯呐,我一直有个喜欢的姑娘,喜欢好几年了。”

  “是哪个秦子晴吗?”她打断我。

  “你怎么知道?”我惊的下巴都要出来了,她会未卜先知嘛!

  “还真是她啊,我瞎蒙的,你从小不就非她不娶的么,哈哈。”我瑶瑶妈笑着打趣我。

  “但是她不喜欢我。”我不无失落的说道。

  “没关系啊,她不喜欢你,是她没眼光,你要学会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足够优秀,她就会后悔了,看到你身上的闪光点,她就会被你吸引了,男孩子一定要有自信,知道吗。”我瑶瑶妈安慰我。

  “就算她现在回来找我,我恐怕也不能跟她在一起了,看见今天穿白色羽绒服的那个姑娘吗?”

  “就是有俩小虎牙的那个吗?超可爱那姑娘,我看半天了,美人胚子。行!”

  “额,那个是迟小娅,不是方柔,她的性格就跟我秦然干妈似的,我跟她处对象,我得让她嚯嚯死,我说的是另外那个。穿白色羽绒服,长的挺文静的那姑娘,叫方柔,我女朋友。”我得意的拍着胸脯。

  “额,没太注意!有照片吗?给我瞅瞅。”

  我挑了张手机里最好看的那张给她看了:“咋样,俊俏不!”

  她认真的打量一番,满意的说:“可以啊大儿子,长的不咋地,对象这么好看!”

  “额,妈你不觉得这话挺伤我的么。”

  ......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