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没着急出去,蹲在地上抽了根烟,陈辉谈了谈烟灰:“要不,咱们也挑点面的去抢tm一票!”

  年少轻狂的我们对这种道德败坏的坏事总是跃跃欲试,根本不考虑后果。

  我们用了刚才李明洋教我们的办法劫持了一个初二的学生,戴着个小眼睛,长得瘦不拉几的,一看就是那种只知道学习的主。

  王卓上去就是俩瞥子:“兜里带多少钱啊?”

  小眼睛捂着脸,唯唯诺诺的说:“我没钱。”

  “没钱?没钱吃tm两块五的巧乐兹!劳资才嗦螺一块钱五根的宝泉岭奶油大冰棍!别废话,消停的掏三百多出来,这事就算了了!”王卓一心想把刚才受得窝囊气给撒出来。

  r$酷|匠WA网●唯z一/'正版$,其5`他8都m是盗e“版4o

  “哥我兜里就三百来块学费,给你们了我没法交代啊。”

  “你不给我,我们也没法交代。”王卓照人家脑瓜子就是一耳雷子:“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自己交出来,第二,我们揍你一顿,完了逼你心甘情愿的交出来!”

  额,好像哪种选择都不能用心甘情愿来形容。

  “哥,你们别为难我了,我真没钱。”这小子都快哭了。

  “叫谁哥呢,我比你年轻多了!”

  “三位哥,不,老弟。”

  “叫tm谁老弟呢。”王卓眼珠子一瞪给人家又下回去了。

  哥不能叫,弟不能叫,那能叫啥呢?得了,叫......

  “三位大侠求放过!我哥是项顶,你们认识吗。”没办法了,他只能提人了,项顶真的是他哥,在初二混的挺硬,应该能给他三分薄面。

  “谁?”

  “项顶!呵呵,们认识是吧。”小眼镜一看我们听到项顶名字后的表情都变了,感觉有戏。

  “你说你,还得跟我们提个人,要是提个牛逼的也就算了,非得整个什么项顶,本来打算抢你三百拉倒了,现在兜里能让你剩个钢镚都是算我王卓混的不好。”

  “你跟他是真能墨迹。”陈辉憋不住了,直接上手开抢,抢劫讹钱这种事本身就是第一次干,心里胆突的,王卓在那墨迹半天,一会儿让别人看到就不好了,完了还不停地暴漏自己的名字,也是醉了。

  这小子兜里揣了五百来块,都让我们给抢个精光,王卓说不解气,又给这人裤子给扒了,完了还告诉人家,不服就来找我们,带上你牛逼顶顶的项大哥过来,不行给你们大哥大项少龙,项羽啥的亲戚给叫来支扒支扒,草,跟我们提人。

  结果这孩子真的叫人了,叫的不是别人,是老师......

  当时我们正在激情澎湃的跟一冬天没见的同学咔咔畅聊着,李冰正拿着秦子晴的作业本疯狂输出。

  秦子晴挺八卦的龇牙问我:“你跟方柔发现到什么地步喽?”

  李冰连作业都不写了,嘿嘿嘿的瞅我乐。

  我反问她:“你跟陈辉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开房没有。”

  “滚。”秦子晴嫌我这问题问的太露骨,有点伤她了:“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不自爱的姑娘吗,嗯?!”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不自爱的帅哥吗,嗯?!”

  呕!

  李冰吐了,插话道:“抱歉耀阳,你在我们眼里不仅是不自爱的浪子,而且跟帅哥两个字挨不上边,请你不要侮辱它。”

  “那我就不明白了,我这样的都不叫帅哥,啥样的是帅哥,陈辉那种满脸坑的?还是王卓那种满脸麻子一身猴的?”

  “哈哈,你的嘴可真损,我觉得钟不传那样的就挺帅,标准的帅哥,可惜就是太花心,让人没安全感。”两姑娘看着钟不传的侧颜嘀咕一句,钟不传帅气的一掀额头,甩他同桌那一肩膀头皮屑。

  秦子晴又加了一句:“前提是那小子不犯二。”

  我不敢苟同,明明阳哥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一个冬天的没见不仅让同学感情更加深厚,也让班主任灭绝老妮露出亲切和蔼的笑容,她不知道从哪学的,让我们在后面的板报那,每人写一句话,可以是激励自己的,可以是未来的梦想。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想要很多钱跟很多女人,这条贴上去引起班级的爆笑,灭绝老妮让我改掉,审核不通过!

  我这个郁闷,这个真的是我的梦想,并且有可能去实现它,在我拼命说了几遍后,灭绝老妮就是不同意,我只好改了。

  我是耀阳,天上那独一无二的太阳,只要你抬头,你就能看见我在注视你,离我越近你越能感受到我给你带来的温暖,除非......你死心塌地的喜欢月亮。

  由于第一条的前科灭绝老妮很不放心我,所以这第二条特意让我当众念了出来,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我这个是情话,说给秦子晴听的。

  我也不知道为啥到现在还是能说出这种话,可我偏偏就说了,就得秦子晴一阵尴尬,班里的人也都带着玩味的笑容看向她。

  陈辉这时候站出来救场了,举手说道:“老师,你听听我写的,纵使太阳很温暖,可离他真的近了,就会被烫伤,而夜晚的月亮虽然让你很少感到温暖,却能照亮你脚下黑暗的路。”

  说完他还嘚瑟的朝我抛了记媚眼,仿佛再说,咋样哥们也挺有才吧。

  这句话的效果真的很震撼,弄得班级里都开始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了。

  阳哥能轻易认怂么,想了想我又说道:“就算能照亮夜路又能咋样,谁半夜没事出去啊,容易遇见鬼,在吓死你!”

  “那tm也比特烧死你强!”

  “我乐意。”

  “我也乐意。”

  前一秒我俩还是文艺青年,到后面就变成盲流子,这场激烈的辩论大会最终因差点打起来而告终。

  门突然开了,早上被我们抢钱的那个小眼睛领着老师进来了,然后一顿瞅。

  我跟陈辉不约而同的钻桌下下面了,同时心里默念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李冰将脑袋探了下来:“地上有钱啊??”

  “嘘,别说话!”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