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蹲在下面的时候,扒楞前面的秦子晴:“你往外面坐坐,给我挡着点。”

  秦子晴挺无语的:“额,你俩又干啥坏事了?”

  “没干坏事啊。”

  “那你跟陈辉咋都蹲桌子下面去了。”

  Y;…首“发X

  “下面空手好啊。”

  “哦,是吗。”秦子晴故意将鞋给脱了,将她套着小白袜子的脚伸我这边来了:“这回味道还好不,哎,你松开,痒,哈哈。”

  我给她脚心这顿挠,别说她的脚没味儿,就是有味我也不会嫌弃!谁让阳哥那么爱她呢。

  我一直觉得秦子晴错过你们阳哥真的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闲暇之余我不禁在想,究竟上一辈子方柔做了多少好人好事,今生才会遇到如阳哥这么完美的男孩。

  秦子晴被我整的嘎嘎直乐,灭绝老尼发现了,呵斥一句“女孩子这样子成何体统。”

  秦子晴撇撇嘴趴桌子上了,也不吭声了,还成何体统,你咋不去教历史呢。

  “张耀阳你蹲子下面就为了挠女孩子的脚心?你咋还有这癖好呢。够前卫的啊。”灭绝老尼说话又毒又损,整的我成为全班的笑柄,秦子晴也都不好意思了,拿书挡着脸。

  “就是他。”当我被灭绝老尼抓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完,果然那个小眼镜一下子就认出来我了,即便我恨不得将脑袋插进裤裆里还是让他给认出来了。

  小眼镜名叫薛鸥!我记住他了。

  “陈辉,别藏了,咱们都被发现了。”其实他们没发现陈辉,但我被抓住了,就不能让我辉哥逍遥法外是不是,法不责众这个道理我还是听过的,要是我自己抢钱讹钱,那铁定开除,要是我们三个人就没准了。

  “我擦,你不说就他们的智商能发现袄。”陈虎郁闷的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同时前面的那个女孩子也默默的往上提了提裤子,他的癖好比我还邪乎……

  我俩耸搭着脑袋跟着薛鸥以及他们班主任接着挨班挨班找王卓,先头问我俩了,我俩死活没承认,有本事你就找呗。

  我俩没有保王卓的意思,毕竟人多的话,可以处罚的轻点,而且小眼镜薛鸥肯定也说是三个人抢他的了,但我俩又不能直接就将王卓供出来,显得挺损的。

  在去二班的陈辉趁着老师没主意,小声的对我说:“不出卖王卓,你干啥出卖我啊,袄,损事就可以用我身上?还是不是哥们了。”

  “废话,谁让你抢走我心爱的秦子晴的,不损你,损谁?”我理所当然的白了他一眼,他语塞。

  “老师没有。”薛鸥摇摇头,紧接着我们又去了三班,一进去的时候瞬间沸腾了,嚯,这是班级吗?简直就是菜市场,班级那叫一个乱,唱歌的,跳舞的,睡觉的,谈恋爱的,骂人的,扔飞机的,坐桌子上的。

  尤其迟小娅,我勒个去,简直就是帝王范,一只脚搭在桌子上,耳朵里塞了个耳机,闭目养神孙业兴他们几个人就在那给她捏肩捶腿,那叫一个享受。

  在看我对象方柔,她算是比较乖得了,拿着一本灌篮高手在那对着流川枫痴痴的望着……

  他们的老师一脸崩溃的拿着书自己讲自己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最乱的三班果然名不虚传!

  见到我们几个进来后,纷纷安静下来,投来好奇的目光。

  方柔用口型问我:“你怎么来了?”

  我笑呵呵的对她挑了挑眉毛,示意没事。

  “去看看有没有。”薛鸥班主任开口说了一句,薛鸥哦了一声,弱弱的进来找王卓。

  怎么说呢,三班是出了名的乱跟团结,光是看着氛围就让一帮人不敢轻易进来,俗称气场。

  当薛鸥快走到迟小娅跟前的时候,只见迟小娅迅速站了起来,将嘴里的泡泡糖顺手黏在桌子上,挡住了薛鸥的去路:“你搁这看啥呢?选美呢啊,这是你家啊,说来就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随随便便溜达?”

  显然,迟小娅并没有给薛鸥跟他的班主任放在眼里,不乖这个小痞子女牛气,有个惯着的老爹啊,就迟小娅身上背的大过,闯过的祸开除八百个来回都不带拐弯的,全校的老师几乎没有不知道,没有对她不头疼的。

  “我……我找人。”薛鸥弱弱的说道。

  “找人站门口看一眼就拉倒了,用得着进来找吗?”迟小娅双手环抱着肩膀,就是不让她过去,光是一个眼神,就能给他尿了。

  然后薛鸥真的不敢在往里面走了,等着往回走的时候,不知道谁故意伸了一下腿,直接就给他绊卡了,引起全班哄然大笑。

  我tm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是在三班的话,肯定抓不到我了。

  薛鸥脸都红到脖子那了,从地上爬起来,连看都不看了,扭头就走。

  “记住,三班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迟小娅这话明显针对薛鸥的那个老师,与其针锋相对,薛鸥的老师也挺牛逼,自动过滤,仿佛没听见一样。

  “真叼啊。”我辉哥在一旁感叹着。

  一点不撒谎,当我们进到四班的时候,仅仅跟王卓来了一个眼神交流,这货就从窗户上跳出去了,薛鸥跟他的班主任仅仅是打了一个照面,就看见一个人影窜出去了。

  王卓可是抽了薛鸥好几个嘴巴的人,恨他都恨得不行了,别说只留一个背影,就是留一根头发,薛鸥都能认出来。

  最后我们三个在教导处主任的办公室,给我们这顿踢啊。

  踢懵逼了都,大致的意思就是不学好,敢抢钱,找家长那是必须的!

  我们平常在学生里打架啥的挺牛的,碰见老师跟家长,都是一个比一个怂,认错的态度一个比一个快,除了迟小娅,我真没见到哪个学生能说不把老师放眼里的。

  社会我卓哥认错的态度最快,基本没咋地呢,就低着个脑袋一个劲的说我错了我错了。

  我跟陈辉这二逼见他这样子一个没忍住乐了,真事,明明知道此刻的问题相当严重了,但是我俩就是乐了,你咋整。

  还能咋整,给我们这顿大嘴巴子伺候呗。

  我妈来了,幸好我爸跟我刘铂叔回山西那边去了,不然我就gg思密达了。

  “抢劫?讹钱??”我妈听到这几个词以后,真的急眼了,揪着我的耳朵就要策嘴巴子。

  “妈,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请听我解释。”我妈是最先来的,教导处主任说完以后,就跑到一边喝茶,先让我们母子沟通。

  我这句话说完,陈辉跟王卓那俩二逼异口同声的哼哼着:“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静静的将这变成永远……”

  噗~教导处主任刚喝进嘴里的茶直接喷了出来:“谁唱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