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俩立刻闭上了嘴!

  我想跟着乐了,硬是憋住了,我跟我妈就把今天的事全都说了,我妈听后若有所思的说:“即使这样也不能成为讹钱的理由,出了事要告诉家长,你这属于犯罪了知道嘛,况且你自己都知道被抢钱的滋味不好受了,怎么还能如做这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事呢。”

  我低着头:“妈我错了,下回肯定不干这种事了。”

  这种时候跟家长说什么被抢钱告诉老师告诉家长是一件很丢脸的话,这种话完全没必要说,你只要认错就可以了。

  这不嘛,陈辉跟王卓的爸妈到来后,他俩各种理由解释,既没得到父母的原谅,反而遭了一顿踢。

  我们三个在门外,父母们跟教导处主任,以及我们的班主任正在里面沟通事情。

  陈辉捂着让他爸瞅肿的脸蛋子:“耀阳还是你妈妈好啊,说话轻声细语的,也不打你,咱俩换妈吧。”

  “不换!”我刚才亲眼看到他妈给她周了一个圈!

  我们讹钱这种事可大可小,给我们爸妈一顿批评教育,完了各种认错后,还把李明洋给揪了出来,我们都知道这下惨了,给李明洋得罪了!

  李明洋当时就被记了一个大过,回家反省七天,差一点点就被开除,他恨死我们了,整得我们放学都不敢走正门了。

  这逼领着一帮初四的就在学校门口等着我们,很是扎眼。

  王卓一放学就跑我们班来了,我们在走廊往下看了眼:“卧槽,咋整啊?”

  F

  “不行咱们从厕所后边翻墙跑吧!”

  “咱们这样是不是显得有点怂啊?”

  “不,这属于知难而退,钟不传你跟着我们干啥啊,你走你的正门没事,他可能不认识你,你也没惹他。”

  “放屁,在学校里谁不知道我跟耀阳是黄金搭档,人家找不到你们,肯定揍我。”钟不传都要哭了,好好的一个约会硬是泡汤了。

  方柔来到我身边问道:“你们今天抢钱??”

  “连你都知道了。”

  “全都知道了,你缺钱跟我说啊,干嘛要去抢。”

  “晚上回去再跟你说,你跟迟小娅她们走吧。”

  “你咋不走,你在躲谁?李明洋?”方柔顺着窗户往下望去,拿着棍子的李明洋在门口特显眼。

  “啊,给他得罪了。”

  “那没事,走吧。”方柔松了口气。

  “怎么讲?”

  “你忘了啊,他是陈业兴的哥。”

  “亲哥吗?”

  “也不算,姑家哥,但关系挺近的。”

  我松了口气,对呀,陈业兴在学校这么横就因为他有个挺牛逼的哥,我怎么给这茬忘记了,赶忙让方柔给他打电话,挂了电话方柔说让我们下去吧,陈业兴迟小娅她们在学校大门口了。

  “靠谱吗?”王卓跟陈辉有点担心,毕竟平常两伙人没少起摩擦,互相看不顺眼,背地里说坏话的事都没少干。

  “绝对靠谱啊。”

  我们几个这才往门口走,一个个的脚步都有点发虚。

  “兄弟们一会儿要是看陈业兴罩不住,咱们就跑,分头跑,能跑一个是一个,不用意气用事,一个人挨打也打,两个人也是挨打。”

  “妥了!”

  果然李明洋见到我们双眼就跟喷火似的,撸起袖子奔着我们就来了。

  “真是长脾气了,拿我话当放屁,告诉老师是不是。”李明洋上来一脚就给陈辉踹到了,旁边的花盆应声而碎。

  紧接着回手一嘴巴就给王卓抽了,只不过这次王卓不想忍了,太胳膊挡了一下,一拳头搂了回去。

  这下可激怒了李明洋带来的那帮人蜂拥而上几下就给王卓踹倒了。

  而我连拳头挥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就让人用叠罗汉的方式给我压在最下面,喘不过来气了都。

  “哥别打了,这我哥们。”陈业兴赶紧上来拉架,不过没啥用,这帮人也不听他的啊。

  “我今天不教训教训这帮小逼崽子真拿豆包不当干粮!”

  “哥我们关系老好了。”陈业兴急了,冲那帮人骂道:“*你们妈,别打了!”

  “老好了?”李明洋问:“咱俩亲你还是跟他们亲啊,他们害我。”

  “哥那还不是你抢他们钱嘛,别打了咱们换个地方换个方式好好说行不?”

  “换个方式?”

  “嗯嗯嗯!”

  “可以,兄弟们都停手。”李明洋一声令下,周围那帮小子纷纷停止殴打,脸上竟是意犹未尽的表情,而我却是扫过刚才打我的那些人,默默地记住了他们的样子,小爷就不是喜欢吃亏的人!

  我们几个从地上爬起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像是三个静等发落的犯人一样。

  这种滋味挺不好受的,尤其是这男人的脸面都丢尽了,还是在方柔面前!!

  最终陈业兴跟他哥商量的价位是赔偿他一千块钱,这事就算拉倒,三天之内。

  一千啊,我帮别人写个作业才特么两块钱,上哪儿给他弄一千块钱去,真坑。

  他这出面也没好使啊。

  陈业兴说:“主要这次他哥差点被开除,家里偷摸给主任塞了500块钱,又送了一条烟,这事才过去,也就是说你们才拿300块钱,不亏。”

  我们最先被他抢钱,又让他揍了两天,回头还得给他好处,那也就是说一天不是白折腾了么,还多挨了顿揍!

  我将目光看向迟小娅,希望陈业兴能看在她的面子上,少要点,毕竟我们还只是学生,真的拿不出来这些钱。

  迟小娅微微一笑:“陈业兴,你的意思是不是耀阳他们花了300块钱,给初四扛把子撵回家反省去了?”

  陈业兴乐了:“丫姐还是你会说话,对对对就这意思,如果这样能让咱们心里舒坦点,这么想也行。”

  迟小娅乐了,转头看向我:“给我一个你心里的价位。”

  我认真的想了下:“三十二十的还是可以拿的,就当请他包宿赠送一桶泡面外加瓶饮料。”

  迟小娅无语的白了我一眼,继而对陈业兴说:“可是我们拿不出这些钱,你哥被罚这么多钱完全是咎由自取,事是他挑的,赔钱也是应该的,况且我小媳妇他们家肯定也赔钱了,最需要的是你打狗也得看主人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