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了躲丫丫又说:“我小媳妇挨打了,我还没跟他算医药费呢,他张口跟我们要一千块钱,气出了就得了呗,咋还蹬鼻子上脸呢。要不是刚才看他是你哥,你看我扇他不!”

  丫丫可以说是我见过的,认识的最不讲理的女孩儿,可偏偏这样的女孩儿会让自己的朋友觉得很温暖,超有安全感,我丝毫不怀疑她的实力,从她的那个网吧叔叔就能判断出,她家很牛逼。

  在学校里你在能打,也没有家里有钱的人感觉厉害。

  要是说谁谁谁家挺有钱,谁谁谁他爸是当官的,即使这孩子熊得不像样,别人也不好惹。

  为啥?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就会觉得,有钱的人他认识的人就多,认识的也都是牛逼人,如果啥也不是的选手,怎么可能挣那么多钱,除非中了五百万。

  中五百万之后朋友圈也都会发生变化,所以有钱人家的孩子瞅着就尿性,至少我是这么久理解的。

  陈业兴挺为难的:“丫丫你别这样,他毕竟是我哥。”

  “我哪样了,你还知道他是你哥啊,这要是我哥这么欺负我朋友,我早就不贯彻他了。”

  两个人突然间吵起来了,弄得我们挺尴尬。

  最后陈业兴终于服软了:“好啦丫丫你别生气了,那啥,你跟我哥去说说吧,毕竟他是我哥,我说话也不好使,你就吓唬吓唬他,看看能不能把他镇住了。”

  “不用了,我自己有办法解决。”

  在回家的路上,我始终低头不语,以前也因为打仗吃亏过,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丢人过,可能是因为我身边有女朋友的缘故,所以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碍于面子就被无限放大了!

  我想报仇,想像个男子汉一样,让李明洋怕我,就像我们怕他一样。

  陈辉,王卓,陈业兴他们这么狠的人,今天不也是让李明洋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以前的我遇到对手的时候,能打酒打,打不过就讲和做朋友。

  可如今我却不想这么做了,必须要以男人的方式击倒他!

  如果当初的我就是如此强硬,恐怕秦子晴早就是我的了吧。

  “别不开心了。”方柔见我始终沉默,便紧紧的抱着我。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Vp看“…正《1版、_章节《上#

  “没事的,我陪陪你,谁都吃过亏,我以前还吃过亏呢。”

  “我让你回去你听不懂吗!!”突然间我就吼了起来,给她吼楞住了!

  她的眼泪出来了,挺委屈的说:“我就是想安慰安慰你。”

  “行了。”我跟她吼完就后悔了,张耀阳你tm还是男人么,在外面受气了跟自己女人吼什么玩意。

  方柔夹杂着委屈回去了,我挺郁闷的靠在墙边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着,我在想着要怎么样跟初四的扛把子干,他们人多势众。而我们一个人都没有,我不想依靠迟小娅,依靠迟小娅就跟依靠方柔没什么区别。

  我更加的上火了,回到家我也没爱说话。

  我妈以为我是知道今天做的错事而悔恨了,便也没说过。

  我看着天花板看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开始跑步,准备加强身体锻炼,只有体格子好了,打架才猛。

  跑完步,又做了几个仰卧起坐,当我跑到学校跟前的时候,发现李明洋他们正在练篮球,他是校队的,即使被开除,也可以回学校练球。

  他们也发现我了,我本能的就想避开他们跑,可是秦子晴,方柔她们的身影从我的脑袋里闪过,一道声音告诉我,你是男的,不能tm怂。

  于是我的目光也没离开李明洋身上,与他的目光相交。

  “就凭你也敢瞪我,你好像是真不服我。”李明洋拿着篮球向我砸来,我给接住了,现在三分线就给投出去,篮球应声入网!

  其实阳哥还是有点怂了,按理说应该向他砸回去的,关键时刻,莫名的软了!

  李明洋捏了捏我的脸:“给劳资准备的钱准备的咋样了,也就是看在我弟弟的面子上,不然我tm给你揍的连学都不敢上,你信不信。”

  “不信!”

  “呵呵,信就好,啥?”他以为我说的是信呢,结果发现不对劲了,脸色顿时一变。

  “我说,哥我信,洋哥钱我给你准备好了,我自己掏的,但是你能不跟陈辉他们说么,你就说没这回事,我怕他们内疚。”突然间我改变了想法,有些憨厚的挠挠头。

  “还挺讲究呢,行,我答应你了。”

  “那洋哥你跟我去取呗,趁着我妈没在家,我赶紧拿给你。”

  “行,走了。”李明洋这几天也让他爸妈给控制住了,兜里分逼没有,想去个网吧都进不去,无聊的一比。

  “这次呢,事情就过去了,以后见到我吱声,有啥事找我好使,你跟陈业兴是哥们也就是我老弟,知道了不!”李明洋见我给他钱这么痛快,肯定是怕他了,我可能会是一个不错得凯子,以后没钱花了也能找我要俩钱。

  可是,他想多了。

  当我给他领我家的时候,他还挺嫌弃的用手扇扇鼻子:“嚯,你家咋这么穷,这院子里啥味啊,养那些牲口干啥,能卖几个钱啊,你说你家这么穷,你那个挺好看的妈怎么寻思嫁给你爸受苦的呢。”

  一进来他就嫌七嫌八的,嘴里叨逼叨的个不行。

  前面的时候我仅仅是皱眉,可当他说到我妈妈的时候,我感觉浑身的气血在翻涌!

  终于在下一刻,我拿起了我家的擀面杖:“洋哥进来帮我抬一下床,我帮床底下了。”

  “竟逼事儿,屋里还挺香的,是你妈妈用的香水吧,喷哪的?身上还是咯吱窝的?”

  我领他进的确实是我妈那屋,因为她们屋里有一张床,我爸腰不好,不能睡的太硬,缺点就是冬天太冷,不像火炕那么暖和。

  “洋哥,你帮我抬一下床呗,我我钻进去拿。”我想着趁着他抬床的时候,一棍子下去,保证打的卑服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