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Z8正O版章~节上nKD

  李明洋多精明的一个人啊,怎能如我所愿,他说:“钱在哪呢,我给你找。”

  我指了指仿耐克的勾:“洋哥你要不嫌我脚臭,你就去拿。”

  李明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鞋子,为了一千块钱,决定拼了!

  “只要你的脚不能给我手熏感染了就行。”

  “洋哥,你的往里钻一钻,这样够不着。”我“好心”的提醒他一声。

  见钱眼开的他往里钻了钻,我心一横,将床给松开了,然后重重的砸向了他,就听讲砰的一声,我的身子都跟着抖了一下。

  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没给他砸死,战斗力瞬间就没了,也不牛逼了,当我拎棍子刚准备往下砸的时候,接下来的场面吓得我都出汗了。

  只见他撕心裂肺的叫着“疼死我了……救命啊……疼啊”这种的话,这种带着哭泣的求饶声完全是出于本能求生的那种求饶,我吓坏了,赶紧给床抬起来,他特么都吐血了,我当时就慌了,整个人傻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第一时间给钟不传打了电话,他过来的时候,看见这场面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李明洋让我送进了医院,肋骨折了三根,当时昏迷是因为床巨大的压力正好给他卡在那里了,而吐血应该是内脏受到损害,不过没查出来。

  医院第一时间通知了他的父母,我也告诉了我妈,说话的时候自己也都害怕了。

  很害怕他会死,更害怕我会因为杀人而坐牢。

  整个脑袋都是一片空白,李明洋的父亲最先赶到,上来就给我一顿踢,两个嘴巴,又往我胸口杵了好几拳,打的我都喘不过来气,他骂我的话,我都听不见,就感觉周围全是指责我的,画面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耳朵里尽是嗡嗡的声音以及他们冲我指指点点。

  我妈好像来了,她也好像打我了,但我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也听不见任何指责,终于我推开人群,向远处跑了出去。

  无论我怎么跑,怎么加速,杀人了,坐牢了,这几个字始终围绕着我,我跑的越快,它们追的就越紧,怎么甩都甩不到。

  渐渐地,我筋疲力尽,跑到一处江边,这里的冰已经开始融化,可附近还是没什么人,我哆哆嗦嗦的向兜里摸去,直到身体感受到香烟的味道时,才使我撒白的脸色缓和过来。

  我不敢回家,我妈此刻肯定也通知我爸了,无法想象他会怎样揍我,刚开学第一天,我就给他惹了这么大的事,我家也得赔钱吧,至于赔多少,我也不知道,我好害怕!

  这一天一宿,我没回家,也没人来找我,整个人被害怕所笼在这个黑夜里,只有手上的烟丝能将我带来丝丝温暖。

  “终于找到你了。”秦子晴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孤寂。

  我没吭声,也没了往日在她面前坚强的男子汉行为,我很害怕,想有个依靠,此时无疑秦子晴对我来说就是最温暖的依靠。

  我扑进了她的怀里,嘴里不停的说:“我杀人了,我要坐牢了,我的前途毁了……”

  秦子晴也已经知道了我的出事,上次是我找到她,这次是她找我。

  她完全能够感同身受我的害怕,到现在为止我都是在哆嗦着,身子一直都是抖的,她仅仅的将我揽入怀中,不远处的陈辉看到这一幕,眉头紧锁,秦子晴抱歉的向他看了过去,陈辉歪着个脑袋看向另外一边,看着生气,还不如不看了。

  现在只有秦子晴能让我这颗浮躁的心稍微安静一些了,渐渐地,我不是那么害怕,越来越清醒了,我知道此刻留我妈自己在医院里会受到什么样的指责跟冲击,我是个大小伙子,遇到事情我不能逃避,我必须要去保护我妈。

  手机一直都是亮着的,是迟小娅跟方柔不停的打电话,我听到了,没想接。

  方柔急坏了,急得直跺脚:“他不接啊?!!去哪了。”

  迟小娅也急得满头是汗,她咬着嘴唇,想了想,紧接着拉着方柔就往江边跑:“他去的地方多找遍了,现在也就剩那个地方了。”

  “那个地方是哪儿?我为什么都不知道?而你俩却知道。”

  方柔的问题给迟小娅问住了,迟小娅怕她多想就说:“那个地方是还没认识你之前,我俩去的。”

  “你好像比我更了解他。”方柔以为深长的看着迟小娅。

  “我滴天,柔柔啊,你会吃我醋了吧,现在都啥时候了,你还有闲工夫吃醋呢。”迟小娅都无语了,在怎么笨想,也不能寻思自己对张耀阳有好感啊。

  “我不是那意思。”

  “那咋?你不相信我啊?你觉得我迟小娅会是抢闺蜜的男人?”迟小娅特费劲她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就是觉得你俩挺好的,他还特别的听你话,不敢跟你吵,不敢凶你的,在你面前就跟个乖宝宝是的,你说东,他不往西,上回咱俩一起去他家里找他,他的目光第一眼是放在你身上对你笑,而不是我。”女人真的第六感真的很准,她们善于观察别人不会注意到的事情。

  迟小娅无奈的笑着拉起方柔的手:“你放心好了,我俩要是真有什么问题,我还会把他介绍给你吗?别说张耀阳怕我,你就说咱们学校有哪个男的不怕我?咱们去他家找他,可能就是害怕我老打他,防备我点呗,放心啦,柔柔,他是你男朋友,我俩只是好哥们。”

  “对不起啊丫丫,我不该这么说你的。”

  “没事,咱们是姐妹,你不要想多了。”

  迟小娅的话让方柔宽松不少,可是她心里还要一个很大胆的想法没说出来了,迟小娅,就怕你跟张耀阳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对方了,只是都没发觉而已,一个人身体上的行为出于本能,它骗不了人。

  有些话,不适合太深说。

  两个姑娘跑到江边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陈辉了:“陈辉,你怎么在这呢?”

  陈辉无奈的指了指后面,她俩也看见我跟秦子晴抱在一块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