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扫了我一眼,也没理我,继续跟李冰说话。

  李冰好笑的看了我一眼:“你咋又惹她了?”

  看来秦子晴没好意思跟李冰说,我便尴尬的说:“她没告诉你啊?”

  我能感觉到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瞪着我。

  “啥呀?”李冰看我俩这样,就更加的好奇了。

  秦子晴的眼神不让我说,我就没说:“小屁丫头学你的习,啥都问呢。”

  “切,有秘密。”

  秦子晴不理我,整的我挺郁闷,想起昨晚自己那行为,是有点过分了。

  后来我使劲墨迹,她干脆的将身子扭了过去,又将凳子往前抬了抬,这让陈辉看的一脸暗爽。

  接着,我就将自己的作业本给撕了,写了一张纸条发了过去。

  秦子晴立刻举手:“老师张耀阳给我写纸条。”

  这张纸条毫不留情的跑老师那了,老师给我一顿臭骂。

  拎到前面讲台郁闷的呆了三节课,等到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贱贱的跟秦子晴同桌商量换了个位置,秦子晴不同意,但是左右不了她同桌。

  上课的时候我也不学习了,一只手杵着下巴就那样看着秦子晴。

  政治老师扶了扶她的大厚眼镜骗子,用她的香肠嘴说:“张耀阳,秦子晴有那么好看吗?看她都不看老师了。”

  政治老师非常幽默,她的话给班里的人都逗笑了。

  “好看。”我脸皮挺厚的回了一句。

  政治老师挺无奈:“好看咱下课跟放学的时候随便看,你上课窜座位了我都不说你了,你给我个面子,看看我呗,我也挺好看。”

  “哈哈。”班里爆笑。

  “必须的。”政治老师跟我们这些人处的关系特别好,说话也幽默,虽然长得不咋地,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她的喜欢,记得学校有个投票选举哪个老师好的,哪个老师不好的时候,政治老师是我们公认的最好的老师,英语老师灭绝老尼是公认的最差的,当时她差点没气吐血了。

  我虽然目视前方,但只要趁着政治老师不注意,我就得跟秦子晴整一句:“别生气了呗。”

  她佯装学习不理我。

  我拿胳膊碰了碰她:“说话!”

  “……”她依旧学习,胳膊往回收了收,身子往另外一边侧了侧,我又往她那里挪了挪,套近乎呗。

  完了她又往那边挪了挪,我又往前进了进。

  她无奈了:“你是不是过分了,你看看你的大屁股占了我凳子多少了,我就搭个边,在往那边去,我就掉地上了。”

  我咧嘴笑了:“你终于理我了,来坐我腿上。”

  “大哥,我叫你哥还不行么,你别这样,昨天都让我跟陈辉吵架了,大家的关系刚处的不错,你咋又抽风了呢,那个方柔不是挺好的。”

  这就是人最大的悲哀之处,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

  要不说自己贱呢,没办法。

  “吵吵呗,正好分手了,不挺好的么,真的,你好好考虑考虑我,我不错的。”我咧嘴乐道。

  “你知不知道……”

  她终于要说出重点了,陈辉说昨晚她俩开房了,我真的得问问她是不是真的。

  “算了,没事。”话整到一半她又憋了回去。

  此刻我的心情就像是一个肚子不通气,极力想放屁的人,好不容易将屁快要挤出来的时候,说啥放不出来,憋死!

  {“c正/版)!首发

  “说啊,别说话说一半就没了。”

  “没事,不想说了。”

  “你是不是跟她开房发生关系了?”到底是岁数小,还是没憋住。

  她欲翻书的手硬生生的停在空中,用锋利的目光看着我:“你说什么?”

  我让她盯的有些发毛,声音不自觉变成了嘟嘟的小声音:“你有没有跟陈辉那个?”

  “他跟你说我俩怎么了吗?”

  “他啥也没说,我就是想知道你跟她有没有开房。”

  “……”秦子晴眯着眼睛看我半天,想起了昨晚的那副情景。

  昨晚,陈辉与秦子晴一前一后的进了旅店,陈辉挺直接的,对秦子晴说:“自己脱了吧。”

  秦子晴思想挣扎半天:“我去个洗个澡。”

  然而秦子晴真的进去洗澡了,她觉得自己挺委屈,明明就是张耀阳亲她,为什么感觉这件事是她做错了一样,难道就因为自己拒绝的不够坚决?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拒绝的很坚决了,无奈张耀阳太过于坚持,就连给他嘴唇咬破了,她也不敢松嘴,自己一姑娘就那么大力气,他就是不松手,我能有什么办法?

  既然陈辉觉得自己不够爱他,那就给他好了。

  对于这种事情,秦子晴既紧张又害怕,同时还有一份小期待,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该这样做。

  张耀阳的样子出现在秦子晴得脑海里,任凭水龙头上的浴霸如何冲刷,也挥不去张耀阳那张稚嫩说喜欢自己时的青涩样子。

  如果自己跟陈辉发生关系,恐怕这辈子都跟张耀阳没有交集了吧。

  秦子晴,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陈辉的女朋友,给他也是应该的。

  只是,他们能有未来吗?需要自己去赌么。

  如果说不是这次吵架,秦子晴肯定还会继续往下拖,最少,也得初中毕业。

  秦子晴洗了好久好久,最后都洗完了,也不想出去,就蹲在浴室里,思考着。

  她将浴室的门锁的紧紧的,害怕陈辉突然冲出来,直到现在她可能都没想好自己该不该给他。

  她是个理智的姑娘,不想因为冲动而做事情。

  终于她在洗完澡以后,将衣物重新穿回到自己身上,如果陈辉爱的只是她的身体,那她觉得没有处下去的必要了。

  呼!想通了以后,她发现自己竟然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原来这个才是她最想要的答案吧。

  咯吱。

  拧开浴室的门,却发现陈辉的身影已经没了,而床上留了一张纸条:“其实……我并不是真的很想和你发生关系,只是想看看你对我的态度,爱一个人,就想把全部给她,可我更害怕失去你,我不会去过多的干涉你,如果你认为跟我在一起过的并不快乐的,我愿意放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