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满身期待的眼神中,灭绝老尼终于开恩:“送回去就赶紧回来。”

  我立刻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遵命!嘿嘿。”

  秦子晴发烧了,脑袋特别特别烫,整个人异常的虚弱,猛然间,我告诉她不许动,用眼皮贴了贴她的脑门,真的很烫,得去打针输液。

  秦子晴没啥精神,就想回家睡觉,她不喜欢打针,太疼。

  “哎呦呦。”我捂着眼睛往后跳了几步,夸张的捂着眼睛。

  “怎么了?”她皱眉不解。

  “你脑袋这么烫,都给我眼睛烫坏了,还不打呢!”

  我夸张的动作给她逗笑了,有气无力软绵绵的打了我一下:“烦人,别闹了,我是真的难受。”

  “来,上马。”我弯腰蹲她面前。

  “我自己能走。”最后还是扶着她走到自行车车棚那,但是这一次,她竟然主动揽着我的腰,我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现在自行车后座的这个女孩,才是我最想要的女孩儿。

  在我的坚持下,给她送到了一家小诊所,现在我们打针,只要不是大毛病没人愿意去大医院排队还费事。

  这种小诊所是个人开的,这种人都是以前在医院特厉害的大夫出身,技术也都没问题。

  秦子晴是真的怕打针,整个人紧张的不行,我就想乐,自己妈就是干这行的,咋还能这么怕呢。

  “耀阳你快给我眼睛挡上。”这种小孩子的行为给扎针的大夫都整乐了,我一边把着她的手,一边用手捂着她的眼睛。

  “啊!”诊所内传来她杀猪般的嚎叫声:“你不许乐!”

  “你太逗了,那眼睛闭的乐死我了,啊!!”话还没说完,秦子晴张着血盆冲我咬了过来,不过我没有抽出手,任由她咬我,幸福的牙印刻在我的手背上,我对着那整齐的牙印亲吻了一口,随后咧嘴笑着,秦子晴无语的骂我是大变态。

  秦子晴太难受了,以至于打完针的功夫便沉沉睡去,我也不着急回班,就在她旁边守着她。

  一共是三组药,当她打完第一组药的时候醒了,醒来的时候还咳嗽两声,我赶忙给她拍拍后背,紧张的说:“咋的了,哪难受。”

  “我就是咳嗽两下,瞧给你紧张的。”嘴上说的挺嫌弃,一股暖流汇入她的心田。

  “想吃点啥吗?”我问。

  “啥也不想吃。”她摇摇头。

  “想喝点啥吗?口渴吗?肚子难受吗?感觉好没好点?”我像个老妈子是的一顿问,给她问的都烦了,索性闭上眼睛。

  “我去给你买瓶奶吧,小洋人,哇哈哈,AD钙奶,营养快线?”她不听我墨迹,我就爬她耳边墨迹。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她一个劲的神摇头,让我叨叨的脑袋嗡嗡的,看起来特可爱。

  我嘿嘿一笑,看着吊瓶里还有挺多药,便独自往出走,秦子晴睁开眼睛,认真的打量着我。

  我家就是开超市的,买好吃的基本只要不远,我就不去别人家。

  一进屋的时候我妈就紧张了,她看了眼手上的手表,整了一句:“又打架让老师给撵回家繁星来了?”

  “晕,妈,你儿子在你眼里现在就这个样子了么?”我挺郁闷的拿塑料袋开始装好吃的。

  “难道现在不是上课时间?”我妈反问。

  “秦子晴发烧打针呢,老师让我送她去医院,她父母现在都在上班,我就陪她一会儿,给她拿点好吃的,妈,记我爸账上……”说完也不等我妈说话我就跑了。

  秦子晴无聊的盯着门口看了半天,看我咋这么半天还不回来,不会是让她给气跑了吧,真是的,这么小气。

  然而下一刻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让她隐隐有些激动,快速的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我轻轻的握住了秦子晴的手,感觉她的手好凉,可能是打针打的,就帮她握住手腕那,同时把她叫醒:“起来喝点奶。”

  “这样怎么喝嘛,你给我拧开!”

  “嗯呐。”

  我不仅给她拧开,还给她喂,她也没不好意思,诊所这个时候没啥人,一般都是上午人多。

  她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饮料,随即我又用面巾纸细心的帮她擦去嘴角残留的奶渍。

  “你对每个小姑娘都这么好吗?”秦子晴突然开口问道。

  “咱俩这么些年的同学了,除了你,我还对谁好了。”

  “还真没见到你对别人好。”秦子晴眉毛一挑,似乎挺满意我的回答。

  没聊两句她又睡着了,等着第三瓶就要打完的时候,她小脸憋的通红,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是不是阳哥的超凡魅力给你迷晕了。”

  “我……想上厕所。”都知道,打针的时候最愿意上厕所,尤其刚刚还喝了饮料,男孩儿与女孩儿唯一不同的区别就是男孩想上厕所能憋住,女的貌似憋不住?

  “马上打完了,忍一忍呗。”

  “憋不住了。”她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我下意识的就往下看了一眼。

  “喂,你看啥呢,流氓!”

  “秦子晴,不要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一口一个流氓一个一个变态的这么叫我。”我正色道。

  “你就是流氓,就是大变态,怎样?”

  好吧,我没脾气,一边举着吊瓶跟她往卫生间走,一边还得听她埋汰我,什么我个子怎么这么矮啊,举个吊瓶刚过她脑袋,吊瓶都不往下滴药云云。

  K7酷&j匠网◇首G发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会说,哇曹,秦子晴咋这么多事,还要她干什么。

  阳哥只能说你太年轻,如果一个女孩突然对你变得事事起来,说明她就在考验你,你很有希望能做她男朋友了。

  所以任凭秦子晴怎么嘟囔,我脸上始终挂着无所谓的笑容。

  “撞过去不许偷看。”秦子晴脸红的不行,正规医院上厕所人家墙上都有个挂钩,私人诊所有的有,有的就没有。

  这家就没有,我就只能背对着她,更过分的是秦子晴让我把耳朵捂上,我特么就剩一只手了,拿啥捂啊:“你别竟事啊,上不上,不上就出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