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太认真了,比我想象的还要认真,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只能是狠心离开,虽然这种分手是最残忍的,可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本想好好跟她说,但她似乎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的语言了。这种爱就像我对秦子晴一样,飞蛾扑火!

  我爱你就像飞蛾扑火,得不到什么,爱情在风中飘落,也许爱是伟大的,我是卑微的,你是不适合我的。

  许嵩啊许嵩,为什么你的歌词写的这么好,像极了我的青春。

  我非常难受的躲在广播操后面的墙壁使劲裹烟,希望我的烦恼与忧伤能够伴随阵阵烟雾飘散空中。

  我与方柔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互相感伤着。

  直到迟小娅来到方柔跟前:“对不起,是我给你介绍了一个不该介绍的人。”

  “呜呜呜。”方柔趴在迟小娅的肩膀让哭泣良久。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更沉重了,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跟上一次一样心软了,分了就是分了。

  夜晚我睡觉做梦都很累,梦里的方柔就在那哭,一直哭,我拼了命的想要哄她,可是就是张不开嘴。

  “啊!”我奋力一喊,猛然惊险。一看是噩梦,哎,人做了亏心事,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自己。好在当时我们有个叫年轻的词可以做为我的遮羞布。

  一夜没怎么睡好,拖着疲惫的身体,打着哈欠往出走,结果碰见了正在院子里给我喂鸡鸭鹅的方柔。

  我给抢了过来,随手咣的一声给饲料扔到一边,一句话没跟她说往出走。

  方柔这是铁了心要刚我一下子,也不吱声就在我后面跟着我。

  我无奈的停住脚步:“你这是啥意思啊。”

  “这道你家开的吗?我想走哪儿就走哪儿,你管的着吗!”

  “好,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麻烦你别跟着我,ok?”

  “呵呵!”

  我走哪儿她跟到哪儿,后来没招了我就往男厕所进,她眼皮都不带眨的跟着进来了,引起一阵惊呼。

  当时我旁边有个老头正在撒尿呢,看见方柔进来后懵逼了。

  猝不及防的他都尿自己鞋上了,完了过后,唔袄一声往出跑,此刻他的人生观都崩溃了,现在的小姑娘都这样了么!

  “你到底想干啥!”

  更H*新最快●上

  “我就想要你!”

  “方柔,你在我印象里不是这样的人。”

  “抱歉,我是啥样的人都跟你没关系,反正你也不要我了。”

  “擦,弄得我是始乱终弃的人一样。”

  “你本来就是!”

  “得,我不跟女人讲道理。”

  之后的日子里,我真的被方柔弄崩溃了,无论我走到哪儿,坐什么事,干什么她都会跟着我,有几次我想躲都没躲了,总是会鬼使神差的出现我面前,完了呢我玩个游戏就给我电脑重启,我还没办法跟她发火,发火她也就当没听见是的,弄得我越来越烦她了。

  “方柔,你知道你这样会让我很烦吗?”终于我受不了了,烦躁的跟她说道。

  这句话真正的触及她的自尊心了,这些日子,我都没有跟她说什么过分的话,毕竟是我对不起她。

  原本还在得意笑的她,眼睛瞬间蒙上一层雾气,哽咽着说:“你......说什么,你烦我,我真的就已经让你讨厌到这种地步了吗,我跟着你,只是假装你还是我的,好,如果我让你这么讨厌的话,只要你一句话,以后方柔还出现在这个校园里的话,我tm就是你*出来的!”

  我是真害怕她闹到家里去,让大人知道就不好了,她万一突然不上学了,必定惊动所有人,这期间老师都开始陆续找我了,问我许多关于方柔的事,说她最近成绩下滑的极其厉害,上课不是哭就是在睡觉,老跟我在一块,问我她是不是失恋了啥的。

  造成她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但我也不能承认啊。

  哎,处对象最怕的就是这种,想分分不彻底。

  她还在不停的闹,一点事儿都不怕闹大这种,我真的被她这种带有侵略性的爱给爱怕了。

  “我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你说什么哦,我一个姑娘能把你怎么样呢。”

  我开始越来越害怕方柔,总觉得她开始变了。

  接着她又笑了:“张耀阳爱我你怕了么!这才只是开始。”

  她脸色一变,离开了。

  当天晚上,我便接到迟小娅的电话说方柔在水房不停的往自己身上倒凉水,导致后半夜发高烧重感冒,进医院了!

  而我又不得不谎称去钟不传家里睡,在医院陪了她一夜。

  以后得日子里,她时不时的就得弄出点吓人的事情来,让我越来越害怕。

  我开始后悔了,后悔怎么招惹到这样一个人。

  心里对她仅存的那点好感也变的没有了,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变化的这么快。

  这段时间让方柔给我折腾的,把李明洋约架的事儿都给忘了,害得陈辉他们惨败,吃了挺大一个亏。

  我一拍自己的额头,挺上火的说:“你们咋不喊我呢,我都忘了这事了。”

  陈辉顶着一脑袋包:“叫你去有啥用啊,不也是挨打么,看你被方柔折磨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就没喊你。”

  王卓朝地上吐了口痰,还带有血丝:“我怎么感觉自己被伤了五脏六腑呢,钟不传快给哥看看咋回事。”

  钟不传咔嚓给他的衣服一撕,摸了摸他的大白肚子:“嗯,据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来说,你可能中了七伤拳,比拳法一出,七者皆伤,下回你跟电眼妹在出床上轻点过招,容易给你干成杨利伟了。”

  “啥意思?”王卓蒙了,对于情圣说的话,一般送理解不了。

  “你给利去掉了在读一遍。”

  “......我滚你妹得。”王卓照着不传就是一巴掌。

  “草,还能打我,说明没事!”

  钟不传上厕所太臭了,我抽掉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厕所里,提起裤子往边上走了走,问道:“那你们赔钱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