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钱给他。”陈辉撇撇嘴,一脸的郁闷。

  “那咱们的脸面不就没了?”王卓一愣,他还寻思找人凑钱呢。

  “要脸面啥用啊,这不也天天挨揍么。”钟不传抽出两张面巾纸叠吧叠吧就擦屁股,顺手就往陈辉那扔:“咱就拿脸皮干他,他还能咋的,还能杀了我们袄。”

  “扔我这干嘛。”陈辉急眼了,也想扔回去,发现没有纸。

  “你刚才骂我啥?没听清呐,你把舌头滤直了,组织组织语言重新说。”钟不传贱贱的晃了晃手中的面巾纸。

  “陈辉毫不客气的臭骂着。

  “好,有种,very顾得!”钟不传侧头冲王卓乐了:“要纸不?”

  王卓做了一个双手迎接的动作:“传哥,六张就可以。”

  “多大屁演啊要这么多纸,两张就行。”钟不传挺会过的抽出两张纸,王卓没接。

  “擦,这么薄,在整漏了,干一手。”王卓无法想象那种严重的后果。

  “你好像在跟传哥讲价还价?给你两种选择,第一,两张纸,喊一声传个威武,第二,裤衩擦,棍刮,咋样都行,随你心情。”钟不传顿了一下,挺欠揍的笑了:“哦,还有第三种,直接提裤子,夹着裤裆迈小碎步自己去对面超市买纸。”

  “传爷,传爸爸!”王卓屈辱的叫道,心里后老悔了,咋让这人买纸呢,宁可多花五毛钱,也不遭受这屈辱啊。

  “哎,乖。”钟不传摸摸王卓的头,随后背着小手,松了松裤腰带:“听说你小子挺硬?脾气挺酸?”

  “咋的?你消停的给我,不然真揍你。”

  “袄,还在威胁我呐。”钟不传掏出他的枪,就准备开你尿,嘴里吹着口哨……

  “我擦。”看到这一幕我都害怕了,这尼玛要是崩一鞋,可毁了,钟不传不是没干过这事,以前就是对着我蹲坑旁边的地方尿,这家伙给我崩的,我差点送他上西天!

  这货脸皮就是厚,记吃不记打,他完全不考虑一会儿他们几个起来后,会对他展开什么样的毁灭式的报复,只图一时爽。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我懵逼了,不仅我,连钟不传跟王卓都懵逼了。

  面对钟不传的再三挑衅,暴脾气忍不住了,让他求饶绝对不可能,于是乎,他直接提着裤子,奔着钟不传就扑了过去,也不管什么纸不纸的,干他才是唯一的王道,足矣可见钟不传多么气人。

  王卓被征服了,感叹道:“要不说人家能追到秦子晴呢,不是一般的狠。”

  “卓哥,咱俩先不管陈辉擦没擦屁股了,研究研究,分我一张。”我暧昧的对他一笑,试着商量商量,因为刚才钟不传在见到陈辉以一招饿虎扑食的动作向他扑过来后,他吓得直接将手中的面巾纸给扔了,然后精准无误的掉进了厕所内……

  王卓咽了口吐沫:“在分你一张是不是有点薄?”

  “那咋整,你不能看着我没有啊,兄弟感情深不深就看这一回了。”

  “同学,你是?”

  “我是你爸爸!*你妈。”阳哥为啥急眼了,因为他在问我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两张纸全部消灭了。

  “阳哥你说你急啥眼,有话好好说呗,我再去给你买不就完了么。”

  “赶紧去。”我都要哭了,本来就蹲了十来分钟了,脚都麻了,等他在去超市完了在回来,得是啥样啊,后来我实在累的不行了,就将屁股高高撅了起来,以一个半蹲半站的姿势……哎,太丢人了,你们也别笑话我,多少人因为蹲坑腿麻做这个动作的举手。

  离开厕所的时候,我感觉腿都不好使了,一走一个高一个低,抽空去找本山大叔买两幅拐。

  “耀阳,你看那人是不是方柔。”王卓突然一指前方不远处一个抽烟的女孩,问道。

  “不管她。”我尽量不去看她,一个好好地女孩竟然学会了抽烟,哎,心里挺不好受的。

  晚自习的时候,我给我陈辉喊过来跟我一座,我俩就低着个脑袋一顿研究,他告诉我,上次打群架,初一的基本全去了,但是打着打着都被打跑了,那帮人都不太靠谱。

  我说:“找那老些人没用,都是打便宜架的,这样,与其被动挨打,不如咱们主动出击。”

  “啥意思捏?”

  “等着第二个晚自习放学前十分钟,你我王卓臭屁闻钟不传,咱们五个去砸他们李明洋的班级,敢不敢?”

  “靠,你没病吧,我领那么老些人去干仗都没干过,就咱们五个,行吗?”陈辉一定以为我疯了。

  “肯定行,你听我的就完了。”这时候老师看了看表,提前五分钟离开班级,不知道回办公室鼓秋什么去了。

  我拍了拍陈辉的肩膀,大步流星的走到讲台,用棍子敲了敲,班里顿时安静全部看着我。

  “咱们一班凡是感觉自己能干仗的不怕挨揍的都有谁?”

  其中一个人说:“你这话问的有毛病,你就说干谁就完了。”

  “初四李明洋!”

  他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刚挨完揍,还打他们啊?打不过。”

  说话这人也参与了战争,是为数没跑的几个人之一。

  “这回不一样,咱们整个初一干人家整个初四,能赢就特么出鬼了。”我说:“这回咱们班对李明洋他们班,进去就是个干,谁也别跑,我说跑的时候咱在跑,肯定输不了。”

  Y|M

  “你咋这么自信呢。”臭屁闻说:“就是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咱们比他们小了三岁呢,能干过吗?”

  “你要害怕你别去啊。”

  “我不怕,辉哥说干,我肯定就干。”

  “那就行了,我现在别的不想听,我就想问一句,一会儿能跟我去初四干李明洋的有多少人?我tm不想让人在学校里一说咱们一班就是老挨揍的选手,只要tm是个带把的,这种事都忍不了,当然,这种事是自愿的,你们要不去,也ok,我就是统计统计人数。”顿了顿,我指着最前面的那几个小子:“太阳,崔松,陈鹏你们三个就别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