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我妈跟我爸说:“现在还下矿吗?”

  “下。”我爸说:“刘铂从于总那边辞职了,不干了,想去日本发展,我打算忙完这阵子跟他去那边闯一闯,你看行吗?”

  “你这黑户能出去吗?”我妈说完就后悔了,让我爸给瞪了一眼,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工地里的小宿舍睡觉,人多也乱,有些话不该说。

  “能,找找健洲给办个新的呗,应该行。”我爸闪烁其词的说:“那边的钱好挣,我去那边挣钱,完了咱回来花。”

  “我能跟你去吗?”

  “你在家吧,你要是不在家,耀阳那兔崽子不得上天。”

  “淘还不是随你。”

  “哪个男孩子不淘气,正常。”我爸咧嘴乐了:“裤衩子他也跟我去,我们三个去闯闯。”

  我妈挺不舍的:“我不想去。”

  “哎,我去干个两三年,挣点钱我就回来,孩子也大了,用钱的地方也多。”我爸何尝想跟我妈分开呢,生活就是这样忙碌而艰辛,我们无从选择。

  “行吧,有裤衩跟刘铂在我也能放心,啥时候回来一趟?”

  “等这批货干完就回去,对了,一会刘铂要来找我,我俩去趟市里,把这个月工资给你转过去。”

  “嗯呢,家里钱够花,你出门在外的多留点钱。”

  “我知道。”

  随后我爸跟我妈扯了一会儿后,便挂了视频。

  而这时候刘铂也到了煤矿那里,他夹着个包,梳着侧背发型,挺着大肚子一看就是有钱的老板,他一进屋,那些工头都跟他点头打招呼,外号煤老板。

  我爸从凉席上盘腿而坐,龇牙笑道:“煤老板啥指示,以后去日本发展*v电影大公司呗。”

  “哈哈哈,别闹了,我已经正式离职了,走,带你去市里的大澡堂子搓搓去,找俩小妹嗨一下。”

  “等我换身干净的衣服,在给你的车坐埋汰了。”

  “草,别扯犊子,我啥时候嫌弃过你。”

  +正b^版:首发rO

  两个人上了刘铂的爱车宝马X1,各自点了一根烟,完了你就看我爸在裤裆里一顿掏,刘铂都懵逼了,这是掏啥呢?

  你就看我爸从裤裆里掏出一块厚厚的布,完了慢慢打开,里面是今天发的工资,这钱是他的辛苦钱必须藏好了,万一丢人或者被人偷了,一个月可就白干了。

  刘铂崩溃的捂着脑袋:“大哥,你咋跟裤衩子是的呢,藏钱裤衩里还得逢个兜。”

  “嘿嘿。”我爸笑了笑,往自己手上吐了口吐沫,然后咔咔输钱,一张两张……

  “去邮局。”数完钱以后,我爸对刘铂说。

  “这不就有个信用社么。”刘铂以为我爸要从提款机取钱呢,随手就停在路边的农村信用社银行这了。

  “我去存钱,你挺信用社干瘠薄。”

  “这不也能存么。”

  “要手续,去邮局不要手续。”

  “多钱啊?提款机好像存钱不能超过两万。”

  “一万零点儿,够了。”

  “草,这点逼钱还去找啥邮局,都不够油钱的,我卡里手,直接就转了。”

  “也行,那就转一万零八百吧。”我爸想了想,留了二百块钱烟钱,剩下的全给我妈汇过去了。

  “你不留点饭钱啥的?”刘铂挑眉问道,有点心疼他浩哥。

  “工地的饭就能吃。”

  “那啥饭啊,跟特么猪食是的,白菜炒肉,全是白菜,我连肉末都没看到,照我说那就是白菜炒自己。”额,白菜炒自己,这是啥菜?

  “能吃饱就行呗。”我爸满不在乎的说。

  “行。”刘铂想也没想直接转了两万块钱过去。

  两个人进了一家挺豪华的洗浴中心,在热乎乎的浴池子里一顿泡,一边泡一边聊天,完了上了四楼,点俩按摩的小姑娘。

  这个单间只有两张床,技师进来后就将灯光调成最暗,完了拿出一张表格,问我爸跟刘铂,看看需要什么服务,就在上面打钩,回头她们要是做的不好,还可以跟经理投诉,扣她们钱。

  要不说现在的社会发展快呢,连个按摩的都整的这么先进了。

  同样一个行业,在足疗馆子按摩一次30,在这种高档的洗浴中心就得900,为啥?

  不是你的才华值多少钱,而是你的人脉,关系跟环境值多少钱。

  我爸要是只交那些工地的工友,他的价值也就是30块钱按摩的价值。

  但我爸交的是刘铂,赵心,沈梦瑶他们这种人,他的价值瞬间翻30倍。

  生命的长度是上天安排好的,但人生的高度是我们自己决定的。

  我爸点了一个按摩,一个掏耳朵,外加一会再来个修脚,挺会享受。

  按摩女往床上一坐,两腿分开,将枕头放在自己的腿上让我爸躺在上面,一边按摩太阳穴一边问道:“先生,这力度您看行吗?”

  “可以。”渐渐地,我爸感觉到有些疲惫,闭眼睛想睡了。

  刘铂说:“浩哥,你这次能出山去日本帮我打拼*v影视公司真的太好了,有你帮忙,肯定成。”

  我爸说:“你别高看了,多少年不玩江湖了,要不是为了我老婆孩子我说啥不想扯了,这种行业裤衩子最喜欢,到时候让他当个男猪脚啥的,咱还能省点钱。”

  “哈哈哈,行。”刘铂乐了。

  “我让你查智允的消息你查了吗?”我爸大笑两声,忽然变得很认真。

  “查不到,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刘铂一声叹息。

  “你查没查迟江霖,毕竟最后一个接触智允的应该就是他。”

  “一直派人跟着呢,但是,查不到,上次快过年的时候,我让人跟他,跟着跟着就丢了,也没信号,不过咱们都跟了他这么久了,我估计他可能也不知道智允在哪儿。”刘铂挺惋惜的说:“当初也赖你,在机场跟人家说的那么绝。”

  “得,这事别提了,我现在就想知道她跟小晨曦过得怎么样了,挺担心的,尽量在找找吧,当个事办。”

  “嗯,肯定的啊。”刘铂随手在按摩女大腿上摸了一把:“你这有没有特殊服务?”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