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即使已经深夜,但不会在像冬天那样寒冷了,路边已经有男男女女在支着桌子吃烧烤了。

  烧烤师傅穿着跨栏背心,放着点音乐一边跟着节奏嗨一边扭着自己的身子,试图用他这独特的吸引力来吸引更多的顾客,我就是其中之一。

  摸了摸兜里的五块钱,走上前:“老板,来个饼夹肠。”

  “骚等!”

  吧嗒,等待的过程中有些无聊,我随意的四周张望着,恰巧碰见几个老熟人,是王璐她们几个初四的姑娘,一共五个姑娘,桌子上摆放最少十五个空瓶子,也就说每个人已经喝了三瓶左右的啤酒了。

  我想了一下,走到她们跟前,自来熟的拿起桌子上那盒玉溪,敲出一根叼在嘴里,缓缓的吐了一口。

  “你tm谁啊?”王璐一看来人是我,张口便骂了一句。

  “璐姐喝酒呢。”没正面回答她,随手拿起她桌子上的啤酒一饮而尽:“啊,痛快。”

  说完,我又拿了一串肉串撸了起来,笑呵呵的看着她们几个:“各位小姐姐,介意我跟你们混一顿不?”

  其中一个穿着皮裤的短发女孩笑嘻嘻的说:“有小帅哥陪着当然不介意啦,哈哈。”

  初四跟初一的姑娘就差了三岁,但穿着方面明显比初一的会打扮。

  我对这个穿皮裤的短发女孩挑了挑眉头:“来,走一个。”

  我俩碰了一下子,王璐伸手给我杯子口捂得严严实实的:“这里不欢迎你,走。”

  “呵呵,又不是爱我了,又不是挠我后背,亲我倔强小嘴的时候了。”说着,我直接对她的手背直接亲了一口,吓得她立刻缩了回去。

  周围这帮姑娘“哇”的一声尖叫起来,纷纷问我俩啥关系。

  我笑呵呵的说:“我喜欢王璐,想跟她处对象。”

  这帮姑娘暧昧的看了眼王璐,接着对我说:“她对象可是咱们初四的扛把子,这你都敢泡?”

  我不屑的撇撇嘴:“那咋的,没揍他啊?你问问他认不认识我张耀阳!”

  “你就是张耀阳!”短发女孩瞪大了眼睛。

  “昂。”说话间,我再次喝了一口啤酒。

  最近我跟李明洋的战斗可以说已经传遍整个初中,毕竟初四大哥,一般人没人敢惹,以前名不经传的我,上来就跟这种人支扒,出名也快。

  “哎呀我去。”众女惊呼一声,纷纷报以看热闹的心态看着我跟王璐。

  “你到底啥意思。”王璐受不了了,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你快坐下,本来就没你高。”我想给王璐拉着坐下,后者挺厌烦我的往旁边退了两步。

  我扫了眼她叼在嘴里刚点燃的香烟,让我给抢了过来,随即叼在自己嘴里,用牙咬了咬烟嘴:“我说过,我要睡你,你跑不了的。”

  X}3◎

  接着我看着众女:“各位美女姐姐,王璐今天可能来月经了,不太欢迎我,那我先走了。”

  “来你妈了!”王璐破口骂街。

  “小姑娘家家的说话不要这么冲,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唱征服。”我就像个坏小子一样在她耳边玩世不恭的说道,随即哇的一声:“哎呀我的饼夹肠好了,撤退了。”

  “张耀阳,你就是个撒比!”

  “对呀,撒比就是你喜欢你。”

  一天调戏王璐两次,心情真tm过瘾。

  待我走后,短发女孩笑眯眯的问王璐:“这孩子追你呢?”

  “啊,tmd就跟瘠薄有病似的。”

  “听说你男朋友让他给打了。”

  王璐脸色一变:“洋洋就不是能吃亏的人。”

  我调戏王璐这事,她根本就没跟李明洋说,然而这女的开始注意了,每次下课路过我们初一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往里瞅瞅我,我没事就跟她来个飞吻啥的。

  而她就会特鄙视的骂我一句,但她跟迟小娅不同,她不会动手。

  而我也会时不时的就往初四跑,给她买点好吃送给她啥的,虽然每次她都会给当成垃圾一样扔进垃圾桶,不过我无所谓,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恶心她们,后来那个短发女孩彻底被我收买住了,每次我买好吃的都是会通过她给王璐送,王璐要扔,短发女孩就说扔了浪费,完了她就给吃了。

  我跟秦子晴的感情进展的很顺利,白天一起学习,晚上便会手牵手散步回家,业余活动没啥事我就调戏调戏王璐,小日子过得舒服又自在。

  李明洋没来找我,项顶也没来找我,也不知道他们研究个什么玩意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当他们没来找我麻烦的时候,方柔却做了一件让我极其愤怒的事。

  那就是她给秦子晴打了。

  期间秦子晴跟方柔的摩擦挺大的,之前仅仅限于嘴皮子上,可是这一天,她们在女厕所相遇,两个人因为我又发生了口角,谁也不让着谁,当时两个人就挠起来了。

  你很难想象两个差不多同样文文弱弱的姑娘打架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后来不迟小娅看见了,瞬间加入战局,两个姑娘给秦子晴一顿打,秦子晴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捂着脸,发出了哭声。

  “耀阳耀阳不好了不好了。”王卓突然冲进我们班神色慌张的说道:“你们别瘠薄玩扑克了,干起来了。”

  “滚你大爷的,我挺好的。”

  “对七,管上。”陈辉抽出两张牌随口问道:“谁跟谁干起来了?”

  “迟小娅方柔给秦子晴打了!”

  “卧槽!谁给谁打了?”我跟钟不传的身子同时一拘灵。

  “迟小娅方柔给秦子晴打了!”王卓重复了一遍。

  “你怎么不早说。”我直接就将扑克给扔了,窜出大门口后又是一个急停:“在瘠薄哪打的?”

  “女厕所那!”

  我蹭蹭往那聊啊,这几个姑娘稍微不留意就干起来了,最近我没少听说秦子晴跟方柔起摩擦的事,我也在中间试着调和了,可不怎么管用,日防夜防,最后她俩还是干起来了,我晕。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