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啊?”迟小娅扒楞碗里的肉,偷偷观察了我的表情。

  “很想,特想,就想知道她的好不好。”

  迟小娅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去了她就跟我没啥联系了。”

  O7首发1…

  “不可能,你别忽悠我了,你俩那么关系那么好,她不会不联系你的。”我对她做了一个双手合十求求的动作。

  “等会吃完告诉你。”

  经过她这么一说,我对吃东西也没啥兴趣,就想快点吃完,这妞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反而吃的还慢了起来,并且要了一杯白酒,慢悠悠的品尝起来。

  见她喝酒就给我整馋了,于是自己也要了一杯酒跟她喝了起来。

  在这个稍微还有一点点冷的天气里,喝点白酒,吃点火锅,是真的过瘾,不一会儿我俩就出汗了,也不知道是辣的还是热的。

  随手抽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没啥素质的就给扔锅里了:“我吃饱了。”

  “服务员算账。”我想打个响指来的,最近天气发干搓了两下没打出来。

  “一共150。”服务员的话差点给我从凳子上吓掉了。

  “啥玩意这么贵啊,你家不是自助餐么,38一位么,两位就是76,以为我数学迟小娅教的么!”

  “滚!”

  质问服务员的时候顺便给迟小娅也埋汰了。

  服务员态度挺好的说:“你们还喝了两杯白酒。”

  “白酒咋的,我家就是开超市的,北京二锅头两块,牛栏山三块。就算再店里卖,算你五块钱一瓶,有一百足够了吧,咋整出一百五呢?”

  “额,你们点的是劲酒,这个贵。”

  劲酒是啥酒?我还想与这名服务员理论的时候,迟小娅从兜里掏出50拍桌子上了:“姐你别理这个盲流子。”

  出了火锅店我还在心疼刚才那50,,你说同样是喝白酒,牛栏山跟北京二锅头不就挺好?非得整那么贵的。

  迟小娅却说:“同样是处对象你非得跟秦子晴处,干嘛不跟方柔处?那不是感觉不一样么。”

  接着她指着路边停着的哈佛h6:“同样是车,开十万的车也是开,开100万的车也是开,那人家钱够的情况下干啥买贵的车?那不是享受的感觉不一样么!”

  我让这伶牙俐齿的妹子给我说的哑口无言,仔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

  迟小娅吃饱了就想去网吧打会游戏,而我今天还有个别的事,那就是我爸已经回来了,他说在走之前给我妈买个楼房,两个人下午准备去看看房子,我心里激动的不行,终于不用再住那个破平房了。

  就要分别的时候,我对她说:“丫爷你还没告诉我方柔的消息呢,她啥时候回来啊?”

  “奥,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迟小娅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对我勾勾手:“来,把手伸出来。”

  我听话的伸了过去,她给我袖子晚上挽了几圈,然后一口就咬了下去,使尽全力的咬,我得胳膊上面瞬间印上了她的牙印,而且有点出血,可见她这一下有多狠吧。

  迟小娅咬完后说:“方柔让我告诉你,啥时候这牙印消失了,她就回来了。”

  没过多久,这牙印就消失了,可方柔并没有履行她的诺言。

  我爸妈在在学校跟前看的房子,离超市也近,离上学也近,并且是新盖的楼,属于毛坯房。

  一个屋子120多平方米,三室一厅,我妈跟我爷爷奶奶一块住正好。

  虽然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不喜欢跟老人住在一块,可我妈却是个例外,我妈跟我奶之间的婆媳关系相处的非常好,从来不吵架,到哪都是夸。

  我爸笑呵呵的跟我妈开玩笑说:“你就跟我爸妈在一块住吧,正好过阵子我出国了,还有人在家看着,省的你偷摸约人嘞我还不知道。”

  我妈笑着白了他一眼:“我能约谁啊,这么大岁数了,也就你能要我谁还能要我。”

  “刘恒涛不还没结婚,痴痴的等着你呢么,我咋能放心。”

  “哼,知道就好,你要是在日本乱撩小姑娘,我就给你脑袋上戴一顶大绿帽子,嘿嘿嘿嘿嘿。”

  “当儿子面呢,别胡乐乐。”

  “是你先胡乐乐的。”

  “我又没收拾你了是吧。”我爸伸腿一绊,手绕过我妈的脑袋就给撂倒了。

  我妈向我求救:“儿子过来帮我干你爸。”

  “行!”

  记忆中我很少跟我爸妈这样闹,也是最近生活变得好一些了,他身上的戾气也没有那么重了,再加上要买楼房了,他的心情就好了,他的心情一好,我们全家心情都跟着好。

  这个五一长假,真的变成我的劳动节。

  因为买的是毛坯房,我跟我爸为了省点钱,就我们爷俩往上抗沙子,大早上四点多,我还困得没睁开眼睛就让他给我叫醒了,他说大早上干活凉快,等到中午热了就该不愿意干了。

  我抻着口袋,他用撬往里锉沙子。

  他抗的是满袋沙子,我抗的是半袋。

  即使这样,一会儿就给我干赖几了,就不爱干了。

  我爸就骂我完犊子,反正说的挺难听。我也来气啊,这个时候的我往五楼抗沙子确实也扛不动,而且还没睡好,嘴里有些小抱怨,凭啥人家的孩子就能趁着假期一顿玩,我就得干活啊。

  我累成这熊样,他不夸我不说,还骂我,我最近学会顶嘴了,脾气也不好,便跟他顶了几句,我俩就在楼下吵起来了,吵的挺凶,但他竟然没有打我,只是让我滚,说他自己干。

  自己干就自己干呗,我当时真走了。

  中午回来的时候我俩也没说话,我妈知道我俩又干起来了,说也没用,爷俩一个德行。

  第二天四点的时候,我就醒了,我寻思他不得喊我,结果还真就没叫我,当时我也想好了,叫我我也不去,爱咋咋地。

  可是他不喊我的时候,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想着他自己往五楼抗沙子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感觉他挺可怜的。

  也哎的叹了口气,完了就穿衣服。我明知故问的向我妈问了一句:“我爸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