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到我家将院子大门给关好,原先院子里养的那些鸡鸭鹅已经全部卖掉,变得干净许多。

  秦子晴终于跟我开口说了实话:“还好你家把这些东西都卖了,不然我都不敢进来。”

  我笑容在空中僵硬片刻,紧接着又恢复正常:“嗯,以后都不养了。”

  “对呀,现在市场上卖的这些也很便宜,想吃就买两个嘛,整得院子里还都是味。”

  她无意间的一句话让我心里很不好受,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以后自己混的啥也不是,要是没有体面的工作,整天造的全身却黑,回到家她是否也像嫌弃鸡鸭鹅那样嫌弃我?

  生活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让你用来矫情,等着一进屋我对她浪浪一笑的时候,所有烦恼忧愁都离我远去。

  秦子晴谨慎的捂着胸口,连连后退:“小流氓,你要干嘛!”

  “当然是耍流氓了呗!”说完我便一个饿虎扑食向她扑了过去,给她压在床上一顿啃。

  我越啃越来迈,轻咬她的耳垂,说道:“做我的女人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不要。”当我用手准备脱她裤子的时候让她给我摁住了,双手紧紧的扣住我的手。

  我根本不想就此停止:“我肯定会娶你的。”

  “可我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嫁给你。”裤子已经让我褪下去一半了,情急之下秦子晴脱口而出。

  然后我就愣住了,原来,她还是不怎么喜欢我。

  我终于失去了那方面的兴趣,走向一旁,默默地抽起烟来,更多的则是伤心。

  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便向前搂着我的肩膀,贴着我的脑袋,轻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喜欢你,真挺喜欢你,也愿意把我自己交给你,但我们现在真的都太小了,以后的事情发展成什么样,你我都不清楚,我不想无缘无故的就把自己交出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咋不明白呢,还是不够喜欢我呗。”

  此刻仿佛陷入死循环一般,始终就认为她不给我,就是不够爱我。

  秦子晴见我这逼样说啥都没用了,好悬差一点就自己脱了完了证明她是爱我的,后来,她还是让理智战胜了感性。

  她离开了,我也没出去追,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亲个小嘴,牵个小手就能打发的了,我就是想拥有她。

  也许,这源于男人天生的征服欲吧。

  越是得不到,我就越想要得到。

  我不明白,开学的时间为什么要定在晚自习预热,好几天没见的大家,都是无比想念。

  此刻我的形单影只与班里的人声鼎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子晴还没来,我没什么情绪的趴在桌子上,钟不传坐在秦子晴的位置上,一脸意犹未尽的对我说:“她的技术是真好,真的耀阳,你没啥事赶紧给王璐拿下,磕一下,差了三岁,感觉真心不一样。”

  我让他说的有点郁闷:“还特么王璐呢,我现在连秦子晴都没搞定。”

  以前我是很忌讳与人说男女朋友这方面的事,觉得那属于我们自己的隐私没啥可炫耀的,可偏偏的此刻我不得不像钟不传请教两招。

  “啥玩楞?你还没拿下她??!!”他仿佛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你tm喊什么玩意!”尴尬的看了眼周围,好在都忙着聊天,没人注意我们。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缓声音:“不是,阳仔,你跟她处了这么久,每天都往小树林领,你俩干啥了?”

  “就.......亲嘴呗。”我羞涩的说。

  “光亲嘴就没干别的?我特么也服你了,咋就能忍得住?”钟不传恨铁不成钢。

  “可是她不让啊。”

  “废话,哪个女的能说耀阳,快来,你说哪个能说,除了发廊的小姐。”钟不传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我将自己手背上被挠的手印给他看了:“是我不想用强的么?你看她给我挠的,差点就给我挠成过儿了。”

  “啥意思?”

  “杨过,手臂差点给我挠废了。”

  “哈哈!”钟不传笑了笑,随后眯着眼睛,认真的琢磨片刻:“强攻不行,咱就只能智取了,你信我不?”

  “说实话,不信!”

  Nt更t新P最(快!5上$+

  “走了,伤自尊嘞。”

  “我开玩笑的,求钟大师指点一二!”

  这时秦子晴背着书包进来了,我俩的话题戛然而止。

  钟不传牛逼哄哄的指了指后面,对秦子晴说:“去,上面坐去,我要跟你阳哥聊会天,哎哎哎,别揪我耳朵呀,晴姐,咱是淑女。”

  秦子晴拍了拍手,得意的说:“非得逼我用武力。”

  看她俩这么闹,我差点就想笑了,于是将头转向另一边装作不理她。

  “小气。”她撇撇嘴,慢条斯理的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跟要预习的书,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面上,开始温习功课。

  我内心还有一团火没散去,钟不传也是性质高昂,于是他主动跟李冰现在的同桌换地方,这样他就在我后面了,我俩拿着书本给脑袋一挡,就在说悄悄话。

  钟不传说:“继续咱们为完成的课题呗。”

  “虚心求教,传哥,喝可乐。”

  可乐一把让秦子晴给抢走了:“我买的,不许给他喝!”

  钟不传这个郁闷:“晴,我好像也没惹你啊?”

  “传,你跟张耀阳此刻的动作跟表情就在告诉我,你俩没憋好屁!”

  钟不传眼睛亮了,差点就说一句你咋知道的的?

  “不喝就不喝,牛啥啊,我包里还有,我自己从家带的,厅的饮料才瓶的纯度还高,喝,传总。”

  钟不传看出来我是跟秦子晴怄气呢,他多聪明啊,绝对不能将这团火引到自己身上,他嘿嘿的笑了笑,将饮料摆放在一旁:“我不渴,不喝了。”

  饮料风波,随意老师进来后暂且停止。

  因为刚开学也没啥可讲的,我们都是自己写自己的作业,唯一的条件就不是不允许回头,而我跟钟不传的交流工具就变成纸条交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