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闹的不欢而散,也赖我们自己贱,没啥事跟着往这跑干啥!

  陈业兴这小子特会办事,将来绝逼是个人物,在这种场合下,他安抚他哥离开后,竟然主动跟我们一起去喝酒了。

  话说回来,如果陈业兴好好地跟我们在一块玩,我可能去欺负人家王璐吗?

  我,陈业兴,钟不传,陈辉,王卓以及后来的迟小娅,六个人钻进一家烧烤店,拎出一箱啤酒就开喝。

  迟小娅是在唱唯一的姑娘,她大大咧咧的举起酒杯,问道:“我们是什么?”

  “兄弟。”众人吼道。

  “这酒怎么喝?”

  “干了。”

  “喝完谁买单?”

  “耀阳。”

  “耀阳……耀阳……”

  “陈业兴。”

  玛德,五个人都喊我的名字,只有我自己喊陈业兴,我郁闷的看着他们:“滚你们奶奶的三角篓子!”

  “哈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们叽叽喳喳的聊着刚才那场战斗不亦乐乎,迟小娅有点喝潮呼了,她搂着我的肩膀,醉醺醺的对我说:“小媳妇,你等着,看我怎么拆散你俩袄。”

  我是比较清醒的,没喝多少酒:“大姐,好端端的拆散我俩干嘛啊。”

  “因为……我也喜欢你呗,哈哈。”迟小娅喝多了,开始说胡话了。

  “嗯呐,我也喜欢你,来嘴一个。”

  我真的是开玩笑的,可谁知道迟小娅真的向我亲了口来,吓得赶紧往后躲,可她竟然死死的搂着我的肩膀,不让我跑。

  众人一见她这样,呜嗷一嗓子开始起哄,我让她突然的举动吻的有点懵逼,一瞬间有点窒息的感觉。

  她的嘴,很清凉,却让我意乱情迷,有那么一瞬间,我确确实实感觉到她是个姑娘了。

  秦子晴的身影闪现在我的脑海,我清醒了许多,紧接着用力的将她推开:“迟小娅,你这个玩笑开大了!”

  她用大拇指摸了嘴唇一下,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接吻味道,像个痞子女一样的乐了:“张耀阳我说要得到你,就是得到你,没有什么是我迟小娅认准却得不到的东西。”

  疯了,她真的是疯了,这女人,喝点酒就能跟人亲嘴,真的是……无语。

  最后我看快放学了,就先撩了,我还得送秦子晴回家呢,而他们则是留下来继续喝,口口声声的说等我一会回来接着喝,不准跑,如果我跑了,他们就去我家里堵我。

  我嘴上敷衍着,心里却想着说啥不能回去了,刚才没怎么让我喝酒是因为我还得送秦子晴回家,等一会没事了,酒就躲不了了。

  已经进入春天的尾声了,周围的柳树长出新的枝丫,昏暗的街灯照亮着行人充满笑意的脸庞,一切的一切在告诉我,这个世界充满爱。

  很奇怪,当我蹲在路边抽烟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迟小娅刚刚强吻我的画面,不知不觉得就笑了。

  其实她,真的很不错。

  我开始琢磨她那句话的真实性,喜欢我?怎么可能。

  可是不喜欢我,干嘛要强吻我呢?

  还是说她本就是一个放浪的女子,毫不在意与异性接吻?

  可是我从来没听说她跟哪个男孩子乱来,虽然外界都传她行为挺不好的,可我认识她这么久了,除了性格像男孩子以外,其它都挺自律的。

  秦子晴蹲在我面前,从低往高看了看我:“傻乐什么呢?”

  “你放学了。”起身给她就是一个爱的拥抱。

  “怎么又逃课了?”秦子晴禁了禁鼻子:“你喝酒了?”

  “嗯,跟王卓他们喝酒去了,但是我没怎么喝,因为我知道还得接我宝宝放学。”

  “这还差不多。”秦子晴挽着我的手臂,今天她没骑单车,她的意思是走回去能多跟我甜蜜会。

  我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承受她贴过来的所有重量。

  秦子晴问:“你跟钟不传到底聊了些宁可吃了也不告诉我。”

  “就是聊一些我们男孩之间的事被,嘿嘿,你放心我肯定没聊啥对不起你的事。”

  “嗯,我相信你。”秦子晴说:“虽然我们恋爱了,但我不会去特意约束你,你有你的空间,有你的自由,我们相爱却不相缠,给彼此都留空间,挺好的。”

  “嗯。”

  “我走累了。”秦子晴噘着嘴,站在原地不动弹了。

  “那我背你呗,上马。”

  她一个助跑便跳到我的身上,将脑袋幸福的贴在我的后背,她很认真的说:“是不是真的想睡我。”

  “从刚才放学之前确实真的挺想睡你,可在刚刚你跳上我后背的那一刻,我觉得无所谓了。”

  “嗯?为什么?你肯定还在生我气。”

  “真没有,我之前固执的认为爱一个人就愿意跟她睡,可是我现在懂了,只有让你幸福,给你空间,不约束你,你快乐才是一切。”

  “耀阳,你对我真好。”

  “废话,我的对象我不惯着谁惯着。”

  “那你不怕给我惯出坏脾气呀。”

  “我张耀阳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怕字怎么拼。”

  ……

  就这样一路上我们说着甜言蜜语回到她家,然后来了一个长长的吻别,不过亲吻的时候我的手根本不老实的往她衣服里伸,给她的潜意识信息是,我其实还是挺想睡她,而她回家以后也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给我。

  我回到家了,结果屁股还没坐热乎呢,电话就已经打爆了,我妈问我:“咋不接呢?”

  “喊我吃饭的,我不想去。”

  “谁啊?”

  “钟不传他们几个。”

  我爸这时从洗手间出来了:“小孩子别那么特,没事跟哥们好好相处相处,去吧,十一点之前回来就行。”

  “不爱去,我还得写作业呢。”

  我刚把书本摆在课桌上,就听见一个五马长枪的人进来了,钟不传俨然已经喝多了:“阿姨,耀阳在家吗?”

  玛德,我就在我妈旁边他都没看见,这点小酒让他喝的,鞋差点喝丢了。

  ,O0

  “孩子喝多少酒啊这是。”

  钟不传这才看见我爸:“啊,叔叔,我们几个铁哥们在一块喝酒,没酒了过来买点,来一箱!”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