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卓滋着他的大板牙:“一点不揽玄,武松要是在我面前,我能给他喝的叫爸爸!”

  陈辉叼着烟眯了眯眼睛:“我tm曾经一度认为钟不传就是最能吹牛逼的,直到遇见了你。”

  钟不传不干了:“我咋那么不信呢,我说自己是吹牛界的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我也是无语了,这吹牛逼还有抢的,跟陈业兴相视一眼,随即碰了一杯,仰头大口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陈业兴用眼神示意我去窗户那边聊聊,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就跟他过去了。

  打开窗户让我们一阵微风吹了进来,打在脸上挺舒服的。

  我将目光锁在天空上的繁星点点,有的明亮,有的暗淡,方柔曾说,那些美丽的星星,是我们的离去的祖先幻化成的样子,它们在注视着我们。

  当时我就在想,此刻的方柔有没有像我一样瞭望夜空呢。

  终于陈业兴用火机烧断了我的念想,他吐了烟雾,缓缓问道:“你说,咱们是好哥们吗。”

  我低头笑了笑,将目光落在他清秀的脸蛋上:“如果不拿你当哥们,今天我也不能跟你喝这个酒。”

  “那行,那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别跟我哥打了,他马上就要毕业了,你们万一在闹大给开除了,他这几年的学也就白上了。”

  “可是他犯了我的忌讳,真的,他要是熊我一顿,我都能忍,但他动手打了秦子晴。”抽了口烟,我没什么情绪的说道。

  啪!

  陈业兴一点都不犹豫冲自己就是一巴掌:“我替我哥还,道歉我也替他去说行吗?如果不够的话,我继续。”

  说着他将手抬起来准备接着抽自己,却让我一把给拦住了:“你想多了,我跟你哥干仗,没啥胜算。”

  “我是怕你去打王璐,那姑娘挺可怜的。”陈业兴说:“她……。”

  “停。”出言打断陈业兴:“别打感情牌,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不欺负她就是喽,你哥就要毕业了,我跟他较劲也没意思,咱俩以后还得处呢,是吧。”

  P=h

  “嗯嗯,耀阳你要是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陈业兴一颗堵着的心终于通了。

  我跟李明洋打的这几次架他全都知道,可他不想跟我当对手,完了呢李明洋又是他哥,他在中间左右为难的。

  而我跟王璐通过这么久的时间接触,发现这姑娘还行,虽然总是跟我一副冷着脸的样子,但是本性不坏,我这个人也心软,当时气冲冲的说一定要欺负王璐,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怒火渐渐的也就消失了。

  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是吧。

  这个夜晚我们都喝多了,最后谁都没有回家,集体趴在客厅中睡着了,可我凭借最后一丝力气找到一张床爬上去了。

  一夜天旋地转的……甚至还做了一个挺美的梦。

  夜幕告别,太阳升起,转眼就是第二天了。

  我感觉口干舌燥,又懒得极其不想动弹:“妈,水……”

  “给。”

  “谢谢妈。”我咕咚咕咚的将杯里的水全都给喝了,咦?不对啊,这声音不是我妈啊,给我拿水对我说话的人也不是我妈啊,那她是谁?

  当我慢慢转移目光,见到一个穿睡衣的姑娘正在镜子前梳辫子的时候,我懵逼了,迟小娅!

  紧接着我快速的掀开被子,我竟然只穿了一条小裤衩!

  “啊”的一声尖叫,我连忙用被子挡住我的身子,声音带着颤抖:“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的天,劳资失身了?

  迟小娅笑了,放下手中的梳子:“就是你想的那样喽。”

  “你……你无耻,你流氓!”

  “随你怎么说了。”迟小娅说:“过来,给我梳头发。”

  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就去给她梳头发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听话!

  “咱俩……不……你真的对我做了不该做的事了吗?”

  迟小娅哈哈大笑:“老大,吃亏的是我好不好。”

  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松了口气:“你肯定是跟我闹着玩的对不对?嗯对不对?你说话呀,大哥。”

  迟小娅见我慌乱的不成样子,她眼角笑意更甚。

  但就是不说话,急死个人。

  咋就这么随随便便交代出去了,最要命的是我竟然啥感觉都没有,亏大了。

  想到这,我又一次跑到床上,然后一顿翻。

  迟小娅好奇的问道:“你找啥呢?”

  我在找啥?老子在找床单是不是红色的,不说第一次那啥的时候床单会有血迹么。

  “内个……我是你的初恋吗?”我猛然回头问了一个目前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

  “要说你是我的初恋会不会很糗?”迟小娅笑着反问道。

  我晕,这个回答是是还是不是啊。

  这个迟小娅她有心想整你的话,你根本就没办法从她嘴里套出一句实话。

  怎么办,怎么办。

  “你骗我的,肯定是的。”我自欺欺人的说道。

  迟小娅捋了捋秀发,矜持的对我说:“不用找了,我都包好了,拿去给你留个纪念。”

  说完她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呐,你要对我负责。”

  我面如死灰的看着这个床单,完了,此刻我有一种想死的冲动,真的,第一次就这么白白交代出去不说,自己还没有任何印象,并且还要对迟小娅负责,可我滴子晴怎么办啊,我想过的是秦子晴不是她迟小娅啊。

  不行,我一定要给床单打开看看,如果里面没有血迹的话,我就能说明她是在恶作剧。

  她连忙将我的手摁住:“不许看,要留着我们结婚以后再看。”

  “谁要跟你结婚,我要娶的是秦子晴!!”我忽然变得很认真,同时也很生气,为什么,回想起之前她在烧烤店说的话,原来是早有预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