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忽然很受伤,缓缓的松开我的手,神情落寞的转过身子:“你看吧,张耀阳,我相信你看完床单以后,你的罪恶感会更深的,你是我的人。”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很狼狈的逃离这间屋子,拿着床单在路上一路狂奔,年少的我,哪里懂得这种事情,我想迟小娅可能也是在酒醉之后才与我发生的这种关系吧,她也不想的吧。

  可是,可是,我真的对她做了这种行为,我们还这么小,我也不喜欢她,我就给她……或者也可以说她给我……可是,我在潜意识里还是自愿的吧。

  我努力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想了好久好久,除了记得自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上床以外,什么都记不得了。

  我疯狂的打着自己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想想,好好想想!

  想来想去,脑袋就开始疼,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昨晚的事情。

  以前我爸喝多了老揍我,完了第二天就不承认,说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断片了,我一直认为他是装的,谁都知道喝完酒的人都是清醒的,但是我tmd想告诉你,阳哥的亲身经历告诉你,那是你真的还不是很多,真正喝多的人那是喝完直接就躺下睡,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之后发生的事情了,我真尼玛了。

  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床单此刻无限放大在我的瞳孔里,如果打开一切就知道了,可我真的不敢打开,就如同迟小娅所说的那样,如果没打开,我就会认为她在恶作剧,是在骗我的,那样我就可以没啥负担的继续跟秦子晴交往。

  \"

  可是里面要是真的是她的,那我……届时我该怎么办。

  迟小娅,我招你惹你了,为啥跟我玩这个。

  现在就好像我是一个古代的将军,面对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在门口弹琴的诸葛亮,却迟迟不敢闯进去!

  手机猛然间响了,给我吓得全身一拘灵,是迟小娅发来的微信:“床单,你留好,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在打开。”

  结婚,劳资跟你结个屁,我直接将手机扔了出去。

  我被吓得手都哆嗦了,点了颗烟,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后,看着地上的手机以及手里的床单,想了想,捡起手机,删掉迟小娅给我发来的消息,又将这个床单拿回家,偷偷藏好。然后去上学。

  回到班级的时候,我都是失魂落魄的,这帮小子都没来上学,应该还是酒劲没缓过来呢。

  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就是说不上来。

  就这样努力的寻思了一节课,终于让我想明白问题的重点了。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迟小娅在梳妆台前的身影,是那样的婀娜多姿,好吧,我承认她长得是挺不错的。

  睡衣,对,迟小娅穿的是睡衣,在王卓家里她怎么穿睡衣,那么肯定就是说,她提前准备好,有预谋的。

  嗯嗯,肯定是这样,迟小娅是忽悠我的,骗我的,耍我的。

  想到这,我忽然挺开心的放声大笑起来: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然后笑了一会,我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周围人都长着嘴巴,懵了,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张耀阳,what,are,you,弄啥嘞?

  咣,老师将黑板擦稳准狠的让我向来扔来,脸色阙青的问我:“很好笑吗?”

  “啊,还行……”

  “滚出去!”

  我还挺纳闷呢,不就是笑了笑么,至于给自己撵出去么,可能这个女人这个月的亲戚来了,所以才那么暴躁。

  我在门口罚站的时候,也挺不老实,直接溜到楼梯口拐角处的窗户那呆着,没啥事看看风景也是蛮好的。

  迟小娅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已经换上一套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衣服了,这丫头绝对是个另类,今天是周二升旗仪式,所有人都必须穿校服,她偏偏不。

  她今天梳着的是早上自己编的公主发型,坦白说,如果不认识她的话,真能被她的美貌所欺骗。

  她双手在头发上来回捋着,带着笑容凑到我跟前,说道:“床单你看了吗?”

  “我看了,根本啥也没有!”我似乎让自己说的理直气壮一些,可偏偏就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我敢打赌你肯定没看,嘘。”迟小娅用食指挡在了我刚要开口的嘴唇上:“什么都不要说,你没看,你也要娶我,你看了,你更要娶我。”

  说完,她便俯下身子想要亲我一口,额,阳哥还没长起来呢,没办法让你们丫爷踮起脚尖来吻我,尴尬。

  我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跟她处对象的事实,一手给她拔楞开:“别闹了,我求你了,这么多人,你玩谁不行,能不玩我了么。”

  “呵,当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的,殊不知我真的是认真的。”说完留下一脸再次懵逼的我。

  当时,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她就是特么在耍我玩。

  前两节都是数学老师的课,也就是阳哥因为一声笑,在外面站了整整两节课,期间真的害怕碰见灭绝老尼,那我就惨了。

  终于挨到第二节课下课了,升旗仪式这天是没有眼保健操的,所有人呼啦啦的往操场集合。

  秦子晴与我并排走着:“你好像傻,你说你笑啥啊,有那么好笑吗?”

  我根本就不能对她说迟小娅跟我的事情啊,就挠头装傻问道:“难道不好笑吗?”

  “哥,你真是我哥,那我问你,你知道数学老师说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

  “走神了吧?我都看你走神一节课了。”秦子晴说:“数学老师在给我们讲她老公前不久得了一场重病,后来好不容易治好了,老感动,当时给我们都挺哭了,就你在那笑。”

  “我靠……”意外,纯属意外,我说这次她咋那么狠,罚了我两节课呢,没特么上来抽我就算好的了。

  升旗仪式是无聊的,而且是非常非常无聊的,这次校长在大会上大概的意思就是要即将送走初四的学子,祝他们考试能考个好成绩啥的,不过我都没听进去,我的眼神总是不自觉地就往三班飘,而迟小娅就跟心有灵犀是的,没啥事就来跟我对视一眼,还贱贱的对我挑了挑眉毛,玛德,阳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她强*了,也是郁闷的不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