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妈为我刚才的表现感到骄傲,本来报了好几个项目,像4乘一百米接力啥的都没办法参加了,只好看他们表演了,我坐在凳子上倒也悠哉自在。

  健洲叔来了,他挺兴奋的对我说:“下午你房阿姨回来,你跟我去机场接你房阿姨,好几年没看见她了,想的不行不行了,终于要回来了啊。”

  “哦?”传说中的房阿姨要回来了,这个女人是我健洲叔一直在乎的姑娘,从他用全部的积蓄供她上大学,给她买名牌,最后打通关系送她出去国外留学,进修,全都是我健洲叔亲近全力。

  房阿姨,名字叫房奕竹,一直是我健洲叔最爱的女人,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未娶在等的一个姑娘。

  “下午不没事了吗?回去打扮打扮,穿的立正的。”

  “叔,阿姨回来了你俩不叙叙旧,缠绵缠绵啥的,我去当个电灯泡好吗?”

  “怕啥的,你是小孩,去带你吃好吃的,而且我跟你房阿姨这么多年没见面,要是冷不丁见面,可能还得有点小尴尬呢,你去缓解缓解气氛,然后呢你房阿姨问你的时候,你尽量多给我美言美言,夸夸我的好知道不。”

  “那我应该怎么说呢?”

  “比如你就无意间的说我,省吃俭用,抽最次的香烟,喝最烈的酒,完了每次喝多了,就拿着她的照片发呆,说想她啥的,这次要是能给你房阿姨留在国内,是我们叔侄俩的唯一目标。”

  “可你本来不就是这样的么?”

  “我要是说出这话她就不信了。”

  “妥了,健洲叔。保证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那我中午就不吃饭了。”我咧嘴笑道。

  “瞧你出息,诺,给你过六一的,省着点花。”健洲叔随手塞给我两百块钱。

  你们可能问了,我健洲这么牛逼的一个大局长,咋才给两百块钱,这么抠呢。

  那我得告诉你,这两百块钱足够他花很久了,他没啥钱,基本所有的积蓄全部供国外上学的房阿姨了。

  人家在美国吃的,喝的,住的都是用最好的,特别费钱。

  按照他的理念,男人苦点没啥,不能让自己女人跟着受苦,曾经把青春都赌在你身上了,你有什么理由让她输,人家都在用苹果手机,lv的包包,惊喜香水,化妆品,她就得有!

  敲给他兴奋地,回家收拾屋子去了。

  “耀阳,走啊,去网吧上会网去啊?”王卓也只是参加了一个项目,百无聊赖的过来找我,我们都是那种对别的事情不太提得起兴趣的这样一个人。

  “走呗,去玩会也行。”

  “走。”

  我俩起身往出走,秦子晴因为还要帮老师分担一点别的职务,比如给运动员递个水啊,帮老师几个名单,分析分析战况什么的走不开。

  走到烤串那人跟前,我跟王卓一人要了俩烤饼跟烤肠,这时董颖杰走了过来问我俩:“你俩干啥去?”

  我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去网吧上网,哦对了,钱还你,谢了,卓嫂。”

  卓嫂挺敞亮的:“不够你就先拿着。”

  “够了够了。”

  “在用吱声昂。”

  说完卓嫂就要走。

  “你干嘛去?”王卓扯了她一把。

  “回班啊。”

  “一起去网吧玩会啊?”

  “也行。”董颖杰考虑片刻,便答应了。

  我心想王卓真是好命,找了这样一个不错的媳妇,长得好看,人还好相处,性格也是有话直说,家里是卖手机的,oppo,急速闪充,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

  滋滋滋。

  一道细细的水流毫不留情的打在我的脸上,迟小娅拿着呲水枪对着我一顿搂,后面是陈业兴他们三班的人,全部向我围攻过来,嘴里喊着:“同志们,给我杀了耀阳这个叛徒!”

  “冲啊。”

  卧槽,我跟王卓被他们杀得连连败退,就连董颖杰也没能幸免,不一会儿就让他们呲懵了,我们三个决定反攻,也不去什么网吧不网吧,人家找路边的小贩买特么二十块钱一把的大呲水枪,对着迟小娅她们进行反攻。

  打着打着,迟小娅就落单了,我便成了单挑,她对着我脸呲,我对着她的胸那呲,对,我就是故意的,本来就是夏天穿的少,经过呲水枪的洗礼,里面的吊带瞬间就变得透明了,看得我顿时鼻血有要往外翻涌的意思。

  我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她羞涩的捂着身子:“不许看!把脸转过去。”

  “好嘛。”我满脸笑盈盈的转过身去,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迟小娅的身材完爆秦子晴,即使她们现在才这个年纪。

  首发);

  我虽然没有跟秦子晴发生过关系,但该摸的地方也都摸了,仅从目测来看,迟小娅还是略胜一筹的。

  “衣服脱下来!”迟小娅命令道。

  “干啥呀,我脱了我穿啥,不脱。”六一儿童节这天,我们是可以不穿校服的,自己想穿啥就穿啥,我也仅仅是穿着一件短袖跟一条七分牛仔裤而已。

  “我让你脱你就脱,麻溜的,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要不我去跟你咱妈聊聊你娶要多少聘礼的事?”

  “……”我屈辱的将自己的衣服扔给她。

  “裤子。”

  “擦,这个就过分了,你要说上衣我脱了,大小伙子光膀子没啥,这要是裤子脱了,我出去可就是耍流氓了。”

  “我管你那事呢。”

  “不行,死也不能脱,这是我最后的底线跟尊严。”

  “我看看咱妈妈的电话号是多少,聘礼就不要了,给我买个三金就行。”

  我:“……”

  片刻后,迟小娅穿着我的衣服跟大肥裤子,趾高气昂的从小树林里出去了,而我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衩,郁闷的蹲在树林里抽烟,那家伙就跟刚被她祸害完是的,崩溃了。

  我嘴里叼着烟,无奈的看着天空:“老天爷,你说吧,我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今生让我遇见迟小娅来折磨我。

  王卓不一会找到了我,见状,沉默了:“兄弟们,他们太不是人了,你说屠杀也就屠杀,还特么屈辱你,做为兄弟,我要买一把五十块钱的水枪去灭了她们,媳妇,拿钱。”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