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董颖杰转过身子,捂着眼睛。

  “走,兄弟,我带你去报仇去。”王卓悲愤的说道:“欺人太甚,老虎不发威,她当我是哈喽kitty。”

  我将迟小娅残留给我的衣裳穿在自己身上,就跟穿紧身裤是的,一路上吸引了大量的异样眼光,阳哥很镇定的对他们喊道:“瞅什么瞅,没见过帅哥啊。”

  “耀阳你这是啥造型啊,迎你房阿姨回来就是这么迎的,也太另类了吧。”我健洲叔过来了,看见我这造型挺雷人。

  “不是,叔,我要说我这是被逼的你信吗?”

  “还能有人逼你,谁欺负你了,告诉叔,我会会那小子去。”健洲叔搂着我的脖子就要去找人算账,真有意思,怎么说也是H市堂堂的副局长,身上那股子威压气势还是很足的,往那一站,就能给我撑场面。

  “就是她!”我领着我健洲叔气势汹汹的指着迟小娅,委屈的说道:“叔,是时候替我做主了。”

  健洲叔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穿着我衣服的迟小娅,紧接着摇头说:“如果是个男孩子,我也就帮你了,咋还让一个姑娘给熊住了呢。”

  “叔,你别把她当姑娘,她比爷们还爷们,你替我教训她。”我愤恨的看着迟小娅,完全顾不住上周围人窃窃私语的掩嘴嘲笑。

  “爱莫能助。”健洲叔给我拽走了:“要是姑娘的话,我就帮不了你了,你赶紧回去换一身衣服,你房阿姨就要回来了,打扮的精神的,赶紧的。”

  =mS首i,发

  我将迟小娅的衣服随手就给扔我床上了,由于健洲叔催促的太急,我也没收拾,换一套干净的衣服,洗了把脸就跟他去机场了。

  等待的过程中健洲叔又兴奋又焦急,时不时就得问我一句,我今天的样子还行吗?帅不帅,你看我这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

  我感到有些好笑,平日里一向最威严的健洲叔此刻紧张的就跟要高考的孩子一样,可爱的不行。

  “完了,耀阳,我么有点紧张了。”听到播音员说飞机已经降落的时候,他紧张的抓着我的手。

  “没事叔,见你老婆你紧张啥的,我都没说紧张呢。”此刻我也有点莫名的紧张,本来没啥事,就让他给我整的。

  “咋不紧张呢,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几年了吗,哎呀,我得去厕所抽支烟,平复平复心情。”

  “别抽了,马上就出来了。”

  “你说我一会见到她应该怎么说好呢。”

  很难想象爱情的力量,竟然让一个这么牛X的人紧张到如此害怕的地步。

  “要我说,啥也不用想,直接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嗯。”健洲叔用力的点点头。

  终于,在他紧张而又忐忑的心情中,房阿姨缓缓的走了出来,健洲叔跟房阿姨两个人二十七八岁,完全就是一副年轻人的样子,而健洲叔常年位居高官,身上自带一种威严,站的时候也特别的笔直,整个人帅帅的。

  而房阿姨,不愧是在美国留学的姑娘,穿的洋气又时尚,带着一定大帽子,厚厚的墨镜证挡住她的半张脸,可嘴角上那一抹浓浓的口红光鲜了她整个华丽的外表,这是一个又美又有气质的女人。

  我虽然小,但对于二十七八岁的这种女人最没啥抵抗力了,感觉她们发育的刚刚好,不年轻,也不老,一切都很完美。

  “房……啊……”

  健洲叔很想喊一声房奕竹,结果就喊出一个房子,后面的话就是喊不出来了,激动的眼泪直打眼圈,此刻整个眼睛都是满满的爱意。

  “房阿姨,这里。”给我急够呛,他喊不出来,我就替她喊了,招了招手,房阿姨看见我们以后,微微一笑,踏着高跟鞋哒哒哒向我们走来。

  “哇,耀阳都这么大了诶。”房阿姨一过来便笑着摸我的脑袋,感叹时光过得飞快。

  “房……房……房。”

  “这几年不见,你咋还变结巴了呢?”房阿姨挠挠头,有些好笑的看着张健洲。

  “我……我……我。”算了,话说不出来,还是消停的替她拿行李好吧。

  “我健洲叔他紧张。”我再次行为他的传话员,后者对我伸出大拇指,给我一个赞赏的眼光。

  “紧张什么,真的是……”房阿姨表示无语。

  等着健洲叔将她的行李箱扔到车的后备箱以后,转过头问:“房……啊……房。”

  “房阿姨,我健洲叔问你想吃啥。”

  “什么都行,不怎么饿,刚下飞机有点累,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好……那……”

  我真是服了,头一次见到这种人,平常里说话伶牙俐齿的,开会的时候也是各种演讲训话,现在秒变口吃。

  正如他自己所说,是太激动也太紧张了。

  后来他干脆不说话了,点了一根烟之后,使劲在那裹,一边裹一边从中间的镜子一个劲的看房阿姨。

  房阿姨捂着鼻子,表示很呛,咳嗽几声,吓得我健洲叔立刻给烟掐了。

  一路上也说不出来话,就瞅着房阿姨嘿嘿傻乐。

  健洲叔将车子停在他家楼下,刚要往楼上搬行李的时候,房阿姨说:“我想休息一会儿,咱们晚上一起吃饭行吗?”

  “嗯。”抽了一支烟以后的健洲叔已经好多了:“房子我已经给你收拾干净了,你直接住就行,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自然醒咱再出去吃东西,你坐了一天的飞机,也很累了。”

  “我……去酒店睡就行。”

  “费那钱干啥,家里住不是就挺好的么。”健洲叔尴尬一笑,后来看房阿姨不说话了,连忙改口:“行,我这就给你安排一个最好的酒店。”

  “谢谢。”

  “跟我还那么客气。”健洲叔一愣,随即勉强的笑了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别说是他了,我都感觉出来了,房奕竹是健洲叔这么多年的女朋友,也是他必娶之人,他们的关系在在我爸他们眼里都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眼下她竟然连健洲叔的家都不愿意进,我想说她是害羞,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