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们是要算账吗?”服务员眼瞅着一桌子上三个人跑了两个,就只能给最后一个我拦住了。

  “饭都没吃完呢,算啥账?”我一愣,兜里哪有钱给你算账,我这叔也真是的,跑之前能不能把账算了啊,弄的我怪尴尬的。

  “哪你这是要出去吗?”服务员弱弱的问了一句。

  “我发现你这个小姐姐好像有毛病,虽然你长得挺好看,但你也不能跟客人这样说话吧?吃个破烦,我还能跑咋了?”我顿时就不乐意了,阳哥像是兜里没钱的人吗?

  “上次因为我的失职就跑了一单……”

  “笑话,我健洲叔堂堂的哈市副局长,差你这点钱?”

  一旁的经理一听我说话这么硬气,努力回想半天刚才瞅健洲的时候就感觉眼熟,原来是我们的大局长,立刻带着笑脸走上前:“小朋友,跟你健洲叔说,这顿饭我们饭店请了。”

  “那怎么行,等会回来给你钱。”我人不大,也懂得不能随便接受人家贿赂这一说,站在我健洲叔现在这个位置,有些人请他吃饭,他都不一定能甩人家脸。

  之后,在这服务员一脸震惊的表情下,我骄傲的离开,人混的好,就是有面。

  i=首发

  当我找到健洲叔与房阿姨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说了半天的话了,只见我健洲叔神色激动的打开那个黑色公文包,先是拿出一串钥匙,说道:“这么些年,除了帮助你在美国那边留学以外,我也有在很努力的攒钱,这个钥匙是我们单位奖励给我的房子,就是今天我带你去的那栋小区,新装修的,离市中心很近,是个好地方,到时候你留在这里上班什么的也很方便,83平方米,虽然不大,但我们两个人住足够了。还有这个存折,里面有三十万块钱,是我偷摸攒下来的,本想给你买一台车,但不知道你喜欢哪种,就想着等你回来在研究,还有,这个是我的户口本,身份证,我所有的家当全在这了,只要你一句话,我们明天就可以去领证,房奕竹,我张健洲可以对天发誓,我最爱的,最想娶的只有你一个人,没有你,我活不了,别走了好不好,留在国内,我们可以打拼出属于我们的未来。”

  房奕竹感动的看着这一切,早已哭的不能自己,再也没有,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像张健洲那样对她好了,她能感觉到她是他的命。

  房奕竹双手抱膝,蹲在地上哭了许久,许久:“健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对不起,我有了自己的另一半,这一次回来,是办户口的,我要彻底移民到美国了,我会记得你对我的好的,忘了我吧,健健。”

  短短几个字犹如晴天霹雳,将健洲叔的美梦击的粉碎。

  这么些年的梦想与幻想在此刻化为泡影,终于,他的无偿付出并没有换来心上人的嫁娶,数年来的等待,仅仅等来一句我们分手吧。

  他曾在无数个夜晚编织属于他们的美梦,现在这个梦,碎了,他,该醒了。

  他跟别人一样,异地恋,初恋的噩梦终于没有逃离。

  房奕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转身离开了。

  而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有些心疼这个我应该叫叔的男人。

  这时间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变成相守,真心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那些离开你的人,就让她毫无负担的走吧,是你的拿也拿不走,不是你的想留也留不住,忘掉的就是过去,忘不掉的就是回忆,继续生活吧,去寻找属于你的快乐。

  感情,最怕掏出去的是心,还回来的是刀子。

  所以,无论你在感情上输的有多惨,你依然是你,好好爱自己才是新的开始。

  “房奕竹!”张健洲猛然叫住了她。

  房阿姨身子一愣,缓缓的转过身。

  “如果……如果你不懂得什么叫做珍惜,那好,我教你,从你失去我开始。”张健洲说完,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子,这一次,他选择先离开。

  我不放心的追了上去,在见到他在下个路口的时候,进了一家超市,买了一些啤酒,一边喝一边哭一边往自己脑袋上掉,让眼泪混杂着啤酒往下掉,终于下一刻,这个如山一样的男人,噗通一下倒下了:“啊!!!”

  他仰天长啸,愤怒的咆哮着,为什么,为什么真心换来的是绝情,为什么!!!啊!!!

  隔着一条街,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那份撕心裂肺的痛,当时我就在想,自己当初狠心甩方柔的时候,她是否也是这般这样的难过呢。

  同时我心里有点恨房阿姨了,为什么张健洲这么好的男人她不要,而是开始新的恋情,这么些年的感情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是说从最开始的时候房阿姨就没爱过张健洲。

  就像我现在跟秦子晴一样,她在以后是否也会如房阿姨甩张健洲一样甩我呢。

  就当我满脸愁容之余,房阿姨回来了,她手上拿着的是刚才健洲叔扔掉的那些“财产”,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财产,健洲叔觉得,最心爱的女人都没有,他还要那些房子,攒款有tm个屁用!

  “你哭了?”

  看见房阿姨回来后,要面子的健洲叔立刻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抹了把眼泪,将头转向另一边:“我没哭。”

  房阿姨笑了:“还没哭呢,鼻子都哭红了。”

  “我哭不哭红,跟你没半点关系,跟你的老外过去吧,结婚的时候,千万不要告诉我。”

  “为什么?”

  “因为你什么样的样子我都见过,就是不想见到你属于别人的样子,结婚的时候新郎不是我没关系,但至少……新娘我爱过。”

  我也是服了我健洲叔了,这种时候说的话还是那么的伤感,这在官场上洗礼过得男人就是不一样,不就是没钱给前女友随礼么,说话都是这么有文采,我偷偷的给记下来了。

  房阿姨笑的更美了:“可是,没有新郎的婚礼,我会很尴尬诶。”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