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我都在告诉秦子晴一会儿说话的时候好好说,千万别刺激到迟小娅,否则那姑娘发起疯来,连我都不是对手。

  秦子晴嫌我啰嗦,根本就没听进去。

  迟小娅当时正在吃烤饼呢,吃的满嘴都是辣椒面子。见秦子晴带着杀气走过来,恍若未闻。

  “你个贱人。”秦子晴看见她依然穿的是我的衣服,忍不住急眼了。

  “骂我呢?”迟小娅斜楞眼睛,语气不善的问道。

  “我骂狗呢。”

  “你再说一遍试试?”迟小娅用烤饼钳子指着秦子晴嚷嚷着。

  “我就是在骂十遍,你也是贱人,跟方柔一样贱。”

  听到这话,我眉头不自觉地皱起来,这话确实有点过分。

  果然迟小娅毫不犹豫的上去就是一巴掌,指着秦子晴骂道:“一个小姑娘说话别那么过分。”

  秦子晴哪料到她动手动的这么干脆,当下就急了,想骂人还不会骂,就整了一句“你tm就是贱人”后,奔着迟小娅挠了过去。

  对于上一次秦子晴被迟小娅跟方柔合伙欺负的事,她一直都名恨在心,想要跟她争一下高低,好不容易方柔走了,她就想去报仇了,一直苦于没什么理由,恰好这次趁着衣服风波,可以大展拳脚。

  但是秦子晴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挺骨干的,因为她根本就打不过迟小娅。

  三好女学生跟问题女流氓打架,结果可想而知,让迟小娅摁在地上揍,拽着她的头发拽的她疼的嗷嗷的:“张耀阳,你在那看戏呢,女朋友都被欺负成啥样了。”

  这一嗓子才给我喊缓过神来,我连忙拽开迟小娅:“别打了,别打了。”

  迟小娅气呼呼的说道:“长的挺漂亮的小姑娘张嘴就喷粪,什么玩意,不会说话,我好好教教你。”

  秦子晴在她那吃亏了,就得从我身上找,她打我胳膊,抱屈道:“你是不是我男朋友了,她欺负我,你就看着?”

  我一脸无奈:“那我应该怎么办啊?”

  很奇怪,迟小娅跟她打架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帮谁,理性上告诉我,我应该帮自己的女朋友,可是我对迟小娅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去把这个贱人身上的衣服给我抢回来啊。”秦子晴要让我气疯了。

  “哦哦。”我点点头,对迟小娅,为难的说:“你把衣服给我吧,别闹了,给个面子,求求你。”

  “我闹?你大脑窜刺了是不是,是她一上来就骂我贱人,我还不打她?是我闹,是她闹,你别冲我眨眼睛,风大,沙子进眼睛是怎么了!!”

  我直接就无奈了:“行,是我们闹,对不起你好不好,衣服还给我们,我们要走了。”

  “衣服换个你,我穿啥?我的衣服呢?洗干净了吗?““啊?我还得给你洗衣服?”开什么玩笑,阳哥活这么大,可从来没给姑娘洗过衣服!这是做为男人的基本准则,不洗衣服,不做饭,不做家务,做一个只管外面的男人。

  “废话,你给我整湿了,你不给我洗,你这衣服呢,我明确告诉你给不了,爱咋咋地,明白?”

  “明白。”

  “明白就给我滚蛋。”迟小娅霸气的随意一指。

  “好勒。”我点头应道。

  “好嘞个屁!张耀阳衣服要不回来咱俩就分手!”秦子晴愤怒的咆哮着,气的在原地直跺脚。

  “分手怕你咋的,分手我接盘了。”迟小娅嘚瑟的一抬下巴颏,双手挽着我的胳膊,将脑袋贴了过来。

  “你干啥呀。”我赶紧从她怀里挣脱开来:“别闹。”

  “我是认真的,人家都不要你了,我接盘,放心,不嫌你埋汰,我会对你好的,来,嘴一个,么么踹。”迟小娅勾了勾我的下巴,对我挑了挑眉头。

  “嘴你妹儿,赶紧把衣服给我。”不能在扯下去了,一会真跟我分手个屁的了,让迟小娅自己脱衣服是不可能了,我只好上手去抢。

  “信不信我告诉你非礼。”她恨恨的看着我,想不到我为了秦子晴真的可以六亲不认。

  “你就是告我强*你,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今天我就把话放这了,你敢给我衣服抢走,我肯定放你付出代价,我迟小娅说一不二!”迟小娅索性往那一站,就看我敢不敢动手。

  我哪理会理会她的威胁,她又不能揍我,也不舍得打我的,我才不虚她呐。

  我真的给她上衣脱了,还好她里面有见小背心,倒也没露出什么不该楼的东西,她仍然原地不动,眯着眼睛恨不得要杀了我。

  等她看我要伸手脱她裤子的时候,她又开口了:“我只穿了这一条裤子,里面啥也没穿,你想好了!”

  切,阳哥能信?阳哥不带信的,上去就是那么一拉,然后下意识的往里撇了一眼,顿时脸红心跳,赶忙将手松开。

  啪!她毫不犹豫的上来就是一巴掌,小脸憋的通红:“你还真看!”

  “额,我不是故意的。”

  啪!她又是一嘴巴:“道歉。”

  “对不起。”

  啪!她反手再来一嘴巴:“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也挺委屈,我以为她衣服里面都有跨栏背心,这裤子里面肯定也得有条秋裤,衬裤什么的,谁知道连裤衩都没有,我晕。

  再说了,你昨天给我衣服抢走了,今天就不能换一个吗,非得穿我衣服就这么过瘾吗?

  “我跟你没完,哼!”迟小娅一共甩了我三个巴掌,气哄哄的离开了。

  “秦子晴,我……”

  “完犊子。”秦子晴也走了,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我,妈滴,我招谁惹谁了!

  PI“}

  脸上火辣辣的,可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心脏还是砰砰跳个不停,迟小娅这丫头,身材真的是正。

  陈业兴在一旁目睹半天,走上来拍拍我的肩膀:“耀阳,你要惨了。”

  “怎么讲?”

  “如果所料不假,你刚才好像看了丫爷的身子,她还没处过对象,我想你最近可能不会有好日子要过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