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洗不清,还得蹦出一些大泥点子。

  “你是不是因为我当众扇了你嘴巴子生我气了。”迟小娅得声音弱弱的,像是做错事了小女孩一样,不由得让我愣了愣,原来她以为我这段时间不理她是这个原因啊。

  不过随她怎么想吧,我是真不能在跟她扯了,于是我挺无情的说:“一个男人最重要得是什么?是脸!你当着那么多人得面打我,骂我,欺辱我,我都能忍,但你当着我女朋友得面,欺负我,也当着我得面,欺负我女朋友,我就忍不了。”

  “那我跟你道歉,以后不会了。”

  我像个浪子一样的笑了,这笑容有些讽刺:“不会吧,一向最叼的迟大小姐还能跟我道歉,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我是真的跟你道歉,可我就是这样一个脾气的人啊,她骂我,骂方柔,我就没忍住,而且你也是因为看了我的身子,我才打你三个嘴巴,你知道一个女孩子的身子不能随便给别人看的,你说我打你冤枉吗?”

  不冤枉,打得好六个字差点就从我嘴里脱口而出,我刚想说话,就看见秦子晴从拐角处要出来了,于是我连忙推开迟小娅:“行行好,咱俩以后各过各的,挺好,谁也别理谁。”

  说完,我就走了,隐约间还能听到她说张耀扬你真是个小气鬼。

  “媳妇,一会儿去哪玩?”我笑呵呵的挽着秦子晴的胳膊,龇牙问道。

  “你叫我什么?媳妇?”秦子晴一愣,有些意外。

  “媳妇啊。”

  “额,咋听着这么别扭。”

  “那是你没听习惯,听习惯就好了。”

  “去提款机取点钱,我买想本复习练习册,下午哪也不去,在家预习功课,马上就考试了。”

  “那好,我陪你。”

  我第一次管秦子晴叫媳妇,感觉挺亲近的,但这个称呼仅仅维持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学校跟前的这家银行,太火爆了,因为它附近有两所农技校,这群技校里的大孩子们,他们几乎都有自己的银行卡,常常来这边取钱,取钱排队至少也得一个小时,完了我们又不能去在远的地方,跟前就这一个,排队那是相当煎熬的。

  我替秦子晴排队,让她去那边坐一会儿,就在我前面,可能看上去也就比我大三岁的一个人吧,他拿着电话在跟女朋友打电话,他上来一句“媳妇”两个字韩出口后,周围的那帮大人纷纷都笑出了声,而那货却沾沾自喜,以为这是一个什么挺好的称呼呢,殊不知别人都在笑话他。

  这么大点的屁孩子就媳妇媳妇的,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幼稚,懂个屁啊。

  而我当时也决定了,暂时还是别管她叫媳妇了,等着以后大一点了再说吧。

  排队的过程是煎熬的,突然间,我看见前方有一个熟人,钟不传,此刻我就像是沙漠中行走的男人,在渴的要命是,前方突然出现一片绿洲,那是啥心情。

  我立刻窜到钟不传面前引起后面一排不满的声音。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还插队。”

  “真没素质。”

  “哪个学校的,小毛孩子,一点礼貌都没有。”

  “真气人。”

  阳哥脸皮厚,无视她们的各种碎嘴子,要是他们是个男的,我肯定一嘴巴子就抽上去了,都是姑娘,我也没办法说啥,愿意咋说就咋说吧,反正也不掉肉。

  从卡里给秦子晴取了五百块钱,给她,然后我看了眼钟不传的女朋友,已经不是那个短发了,而是初二的一个叫汤佳乐的小姑娘,在我的印象里,这小姑娘应该是有对象的人。

  我滴天,我传哥这么狠了么,转挑有对象的人下手了都?

  “嗨,弟妹。”我笑呵呵的跟这小姑娘打了声招呼,这小姑娘略微腼腆的往钟不传身后躲了躲,看上去极为腼腆。

  越老实越骚,估计说的就是这样的。

  “来,出来一下,你搞什么飞机。”我给钟不传拉到门外,说道:“这小姑娘我咋记得有对象呢?”

  “昂,有啊。”钟不传看上去一点也不意外。

  “有对象你还跟她扯?”

  “她对象初四的,这不毕业了么,我不得跟她扯扯袄,长得行不行?”钟不传嘿嘿一乐。

  “靠,你这么喜欢唰锅?”

  “无所谓,阳仔,说你纯情你不信,以后哪有第一次的小姑娘了,真的太少了,再说我们又不结婚也不干啥的,随便玩玩,互相缓解一下寂寞,我你还不了解么。”钟不传龇牙一乐。

  “咋没有,我就是,哎,你们这些男人啊。”秦子晴挺无语的。

  “是,你现在是,你敢保证你一直都是吗,你敢保证你这辈子只会跟拿走你第一次的那个男人结婚吗?”钟不传句句逼问。

  “敢!”秦子晴说:“谁拿我第一次,我肯定就嫁给谁。”

  “话别说的太早,没准我阳哥以后还不要你呢。”

  秦子晴这么一想,觉得钟不传说的对,她如果把第一次给了我,然后死心塌地的要跟我在一起,最后我不要她了呢,她上哪儿说理去。

  于是她要重新考量一下到底该不该现在就献身给我。

  我恨不得杀了钟不传,这个臭嘴,一脚给他踢了回去,他都不知道因为啥。

  “你别听他胡扯,晴晴。”

  “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_☆正%?版FG首!发

  “那是狗屁的道理。”我吓得赶紧抓着秦子晴的手:“我们的约定还算术不?如果不算数我立刻就没了考试的动力,说啥也进不了前十了。”

  “死出吧你,算数,好啦吧。”

  “嘿嘿。”苦闷的脸立即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你怎么还有自己的银行卡?到了办卡的岁数了吗?”

  “没啊,这卡我妈妈留给我的,她跟我爸回老家了,我在我姥姥家住呢,就给我留了些钱,随便花。”秦子晴从五百里抽出一百给我:“这两天陪不了你了,你自己去网吧玩一会吧。”

  这不是问题的重点,我毫不客气的将钱揣进兜里,问道:“也就是说你家里现在没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