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有屁的关系,床单呢?”

  “额,让我给扔了。”

  她眯起眼睛:“真的?”

  “昂,我留那玩意干啥,本来就是你恶作剧的玩意。”

  迟小娅突然就笑了,完了也不理我了,吹着流氓少,随意的拿出手机开始在那看小说。

  “怎么不说话了?反驳我啊。”

  迟小娅眼睛弯成一道月牙状:“是不是可想让我告诉你,其实我就是在恶作剧了。然后你心里就没负担了,对我也就没愧疚了?哈哈,做梦,我不会告诉你的,破床单仍就扔了呗,但是你欺负我可是事实,哎呀呀,这几天我咋那么恶心呢,吃点东西就想吐呐,你告诉我,是不是怀孕了?”

  “码的,你敢怀孕我就敢娶你。”我恨恨的说道,看她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是在扯淡,我还没任何反驳她的证据,欲哭无泪。

  “哦,这么牛逼嘛?来,你再说一次。”迟小娅打开手机录音功能:“得,咱也别录音了,整录像。”

  她先是拿着手机对自己照了一会儿:“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本台记者丫丫,今天我们来采访一下故事的主人公,人渣张耀阳。”

  接着她将摄像头转到我脸上:“渣阳先生您好。”

  “滚!”阳哥大手一挥:“扯特么什么犊子呢你,干啥我就是渣阳。”

  “玩弄我的感情,睡了我不肯承认,你不是渣阳是什么,我告诉你别扯话题,回答我的问题,听到没有!!”迟小娅眼珠子一瞪,就开始凶我。

  “你问。”我倒要看看她能问出什么样的问题来。

  “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就是第一次,你在喝多的情况下,就给无情的夺走了,事后提裤子不认人,还给床单扔了,你摸着你的飞机场告诉全国的观众,良心不会痛吗?”

  “首先,我敢肯定这是她的一场恶作剧,所以我没有任何心里负担。”

  “女孩子会开这种玩笑吗?啊!”

  “女孩子可能不会,但是女汉子就没准了。”

  “你说谁女孩子。”

  “干啥,要动手是不?告诉你,在下少林俗家弟子……别打我脑袋,草,挠我干啥,脸,哎哎哎,别咬别咬,疼。”

  她说着说着就动手了,让这场采访以悲剧收场了。

  事后,我满脸小委屈的坐在地上,嘴里叼着一根烟没敢点,商量着:“咱俩能不能来个约法三章,你能不能不要每次一眼不和就动手,急眼了我上法院告你家暴。”

  “一个挺大老爷们连我个女的都打不过,还好意思抱屈!”

  “我不是打不过你,我是……”

  “你是什么?”

  “我是不舍得打你。”

  说完以后,空气突然安静了,她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瞅着我乐,声音比刚才温柔了许多:“你说你是怎么得?”

  我也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了,不应该这样说,也不应该用这种温柔的口吻说,于是换了一副语气说:“我是怕一拳给你打哭。”

  “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迟小娅拿出手机再次打开录像功能:“用你刚才那小温柔略带腼腆加害羞的语气重新组织语言再说一遍。”

  “说你妹!”

  “草,又欠了打了。”

  }s|3h

  我:“……”

  转眼间,初四李明洋完成中考,他们正式毕业,当年那些战绩,辉煌,打架史已经随着过去的时光永远定格在这里,也许他们长大后,偶尔还会想起自己年少时在这里挥汗如雨的影子,却再也回不去那些美好的时光。

  他们离开这个校园是解脱的,是如释重负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若干年后,他们长大成人,再次回来这里,是带着眼泪。

  多想在回到那些年的时光,回到座位前后,故意讨你温柔的骂……

  任光荏苒,岁月如梭,忘不了的是她们青涩的笑。

  李明洋以初四大哥的身份进入高中,听说后来让人家在门口拉着揍。

  所以,初中你混的在牛逼,也没啥卵用,最重要的是维护好自己的一帮兄弟才是正解。

  而我们进入了为期三天的紧张考试当中,这一次跟上回考试不同,我是相当紧张地,怎么说呢,这次我势在必得要冲进年纪前十,那样我才能完成要睡秦子晴的梦想。

  而秦子晴这种好学生,自然不用说,对待每一次考试都格外认真。

  而迟小娅钟不传他们这种选手,相对来说就轻松地多了。

  迟小娅就是玩到大学毕业,以后也是衣食无忧,除非她爹破产。

  而钟不传,家里产业那么大,不行回家跟他爸卖猪肉也是可以的,但我听他的意思好像是说,到时候可能会去技校,学一门手艺,将来不会被饿死。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着,世界颠颠倒倒的转着,没有因为哪个导演喊咔而停下。

  “啊,终于考完了,累死了。”我一身轻松地在校门口伸懒腰。

  “猜猜我是谁。”一道及其浑厚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并用双手捂住我的眼睛。

  “哈哈,我滴小可爱呗。”我直接就听出来是秦子晴的声音了。

  “没劲。”秦子晴跳到我身上,问道:“考的怎么样呀?”

  “你洗白白的等着阳哥宠幸你就完了。”我嘴角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这次的考试非常一Z。

  我兴致勃勃的回到家,却发现愁容满面的我爸正在低着头猛裹手中的烟,裤衩干爹跟我刘铂叔也是在那闹心巴拉的嘬着大牙花子。

  只有我妈还算比较淡定,眼神里有一抹喜色,这倒是给我弄的不会了,一般我爸出现这表情的时候,我妈肯定比他还愁呢,这咋三个人在那愁,一个人在那偷笑,什么情况。

  于是我给我妈妈偷偷拉到一遍,问咋的了。

  我妈告诉我,我爸可能去不了日本,上头有人没批,据说是因为我爸当年得罪了某个大佬,知道我爸还活着,虽然让他干一些小事情,但是出国重新发展是不可能了。

  我听完以后问我妈,我爸不能出国,赚不了大钱了就,你咋不上火呢。

  我妈说上火个屁,巴不得他不出去呢,消停的在家陪我俩过安稳日子挺好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