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这么叼么,连上头的人都得罪了,到底得是什么样的人能得罪成控制人身自由的。

  就看我爸身边的这帮朋友,也知道他当年也是个龙中人凤的人数,难道说他其实是某金三角的大佬,完了为了锻炼他儿子,也就是你们阳哥,在将来成为大人物,所以现在装的好像啥也不是,嗯嗯,肯定是这样的,阳哥绝对的富二代,书上都这么说的。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我认识自己是富二代了,配谁都是富富有余的。

  我特意假装在前台写暑假作业,为的就是能多听听我爸他们唠嗑。

  我爸叼着烟,挺闹心的抓着脑瓜子:“你说是不是曾祥龙干的,当年我炸死,还给他骗了。”

  “应该不能吧,咋说也是沈阳军区的大佬,还能跟你这种小人物计较。”裤衩子摇摇头极力否认。

  “也备不住。”刘铂说:“浩子以前帮他做了那么多事,出事的时候不也是袖手旁观么,这种人,真没准,心里可能有点不正常。”

  我爸挠挠头:“能吗?你说挺大一老爷们祸害我干啥,我就算重新站起来了,还能找他麻烦?不可能,不是他。”

  “那是谁?孙立萧?也不可能啊,他让瑶瑶给权,钱都卷走了,不会是他得。”

  “有没有可能是唐词?”

  “不知道啊,咱们也别在这瞎研究去了,去找健州问问查没查出来吧。”我爸说完,便抄着衣服就离开了,而我听得稀里糊涂得,啥也没听懂。

  唯一听到两个消息就是,一个是我爸他们好像走不了了,第二个就是我tm当不了富二代了。

  这个夏天过的还算挺特别得,后来我爸他们不知道找了谁,动用了很大得关系,才成功抵达日本,据说那个人是我爸最不愿意求得人,没招了,才找得他。

  我爸走的那天,我妈哭的老凶了,弄得我爸都不舍得了,说是想带她一起去,后来就说我这边还不太稳定,最起码也得等我初中毕业了,她才去,正好到时候我爸在那边稳定下来,就可以了,去得时候也方便。

  恩爱得夫妻因为生活再次分开。

  半个月后,我们重新返回学校去取通知书,一路上都挺紧张地,当我看到自己得年纪排名时,激动地差点没蹦起来,第八,我去,哈哈哈,我乐死了,现在的我英语有了很大得进步,基本维持在八十多分,要不是英语给我拉了不少分,我得水平能进前三。看来今天说啥得告别自己得童男真身了,摸了摸兜里得百八十快,开房钱绝对够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也许上天真的是觉得我跟秦子晴根本就不是一对,我考的不错,她考得特失水准,整个人哭红了眼睛,拿着卷子一言不发得。

  我哎得一声走向前,安慰道:“没事,这次没考好,下次在努力呗。”

  G:更0Y新i最J快L上9*R

  秦子晴情绪不高,看上去挺难受得:“这次我考试老多都不会了,我觉得咱俩这个暑假还是不要联系了。”

  我槽,我不会了:“考试没考好,跟咱俩联系有什么关系吗?”

  “跟你在一起得时候竟玩了,不跟你在一起得时候,竟想你了,你说有没有关系。”

  她得话竟然我无言以对:“那你别暑假不理我啊,等着你晚上在偷摸学习呗。也不耽误得。”

  “哎呀过几天再说吧,我闹心,先回家了,这几天我不联系你,你别联系我。”我知道,我们之前得那个约定算是泡汤了。

  秦子晴回家了,我则是百无聊赖的去了网吧。

  我爸不在家,加上我考试考的不错,这下我妈更是对我放宽政策,一切随便我玩,迟小娅每天中午跟晚上还是照常来我家吃饭,用她得话说,伙食费都交了,干啥不吃。

  她是一个不太喜欢吃早餐得姑娘,有那时间宁可在家里睡大觉。

  就这样过了能有二十多天吧,秦子晴真的没有理我,而我好几次忍不住给她发短信,发微信,她也都没回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干什么,在家她妈妈有没有说她,她过的开心快乐还是难过,一切得一切都不知道,好几次想爬她窗台去找她了,最后都放弃了。

  她说这次考试因为我,我自己觉得也确实有点赖我了,课堂上我就拉着她说话,下了课就跟着我可哪玩,耽误学业了,也确实挺不好的。

  而且我玩是玩,学习成绩却进步了,她玩就退步了,让自尊心极强得她如何能接受得了,肯定是在家疯狂得补习呢。我也就不太好意思去找她了。

  这天,我妈早早得吃了饭便去了我姥爷家,说是我姥姥得心脏病犯了,进医院了,她得去照顾照顾,哎,老人岁数大了,有这病也是没招。

  我跟迟小娅安安静静的吃着饭,她低头玩她的手机,也不知道跟谁发微信呢,时不时的就乐一下。

  这时,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进来买烟,我刚动弹,只见迟小娅轻车熟路的问:“买啥?”

  “有中华吗?给我来一条。”这人挺牛逼的说道。

  迟小娅惊讶的抬头,随即踮起脚尖,拿了一条软中华,说道:“650。”

  说完低头继续玩她的手机。

  “我要硬的。”

  “硬的哪有软的好,人家都说硬玉溪软中华。”

  这人乐了:“那行,那就来软的吧,人家软中华才买600,你家咋这么贵。”

  迟小娅没有一般商人的那种腼腆,也没有把客人当上帝的意思:“600我上都上不来,卖你的是真是假我不敢说,但我家的绝对是真的,就这价便宜不了。”

  这人又笑了:“这小丫头,嘴还挺会说,你这不好好卖货,低头玩啥呢?”

  迟小娅晃了晃手机:“微信,大叔,你会玩不?”

  大叔见迟小娅生的漂亮,口齿伶俐,也愿意跟她多聊一会儿:“要是我们上学时有这个微信就好喽,多方便呀。”

  “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虽然有微信,方便了不少,但也体会不到你们那时候一毛钱一条短信的快乐。”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