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咧嘴笑了,打了一个酒嗝:“那行,咱俩换呗,以后我管你爸爸叫爸爸,你管我妈妈叫妈妈,我去你家当个豪门少爷,纨柧子弟,你来我家当个超市收银小妹。”

  “可以呀,呐……以后你叫迟渣阳,我叫张小娅,哈哈。”

  “哈哈哈。”

  我俩同时放声大笑起来,而迟小娅也终于在这一刻开怀大笑起来,将烦恼与悲伤抛在脑后。

  人总是会在悲伤的时候特别想念一个人,我想秦子晴了,想给她打电话,这么久的思念在此刻犹豫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迟小娅在我播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酒劲上来的睁不开眼睛了,嘴里喃喃的喊了一句妈妈后,便搂着我的脖子沉沉睡去。

  有点心动这个姑娘,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无论你活的多快乐,家境富裕或贫穷,始终都摆不脱烦恼这个词,或许只有死了以后才能变得安逸。

  胡思乱想中电话已经拨通过去,但是那边毫不留情的就给挂了,让我有点生气。

  如果换做平常她挂了也就挂了吧,今天就碰见阳哥这酒劲上来了,我就一个劲的打一个劲的打。

  而她就一个劲的挂电话,后来让我整烦了,干脆直接关机,这给我气的,好悬把手机让我拽了。

  最后没舍得就将手机给扔了,电池瞬间崩了出来。

  然后寻思了一下,又去给手机捡回来。

  “eng,eng(二声,撒娇的声音)”她本能的搂着我,不让我动弹,最后阳哥没招了,只能采取一个极其高难度的动作,用脚趾头给手机从地上夹起来,这个难度系数,估计在6.8以上吧。

  我现在将全身的力气跟意念全部都用在大拇哥跟二拇弟上面了,随后一挑,手机在空中滑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后稳稳落在我的右手,而迟小娅只是挠了挠鼻子,并没有影响她的睡眠。

  我又用一只手完成了高难度的塞电池的动作,然后想了想,给秦子晴发了一条短信:“如果你在不接电话,咱俩就分手吧。”

  虽然这话说的挺不情愿,可我也没办法了,不管咋回事你都是我的女朋友,你过得开不开心,好与不好,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吗,难道跟我说一声也会耽误你的时间?在忙,忙的连个短信都没办法回么。

  这样的感情,让我很惶恐。

  起初,我认为,只要我单方面的付出,一定会暖化她那颗冰封的心,可后来的事实让我感觉是我一直在上杆子,而她,对我好像可有可无,是她习惯性了被我宠着,还是我就根本不那么重要呢。

  不要说只有女孩子愿意拿分手来试探对方,其实我也一样,人的心都是脆弱的,在对待感情上也都是敏感的,越是在乎的,越是让我们变得小心翼翼。

  果然,我的这条短信很快便奏效了,她的电话如期而至的打了回来。

  我将迟小娅给放到一边,怕她意外出声我该解释不清了。

  关好卫生间的门以后,我选择一个极其舒服的姿势坐在马桶上,接通了这个电话。

  酷d4匠j网#正}版\"首5《发y

  电话一接通以后,便传来她不满的声音:“你干啥呀,我挂你电话肯定是我在忙被,一个劲的打一个劲的打,有完没完了,还要跟我分手,你是不是有病。”

  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是很好,估计这次考试没考好,整个人在家里过的也不快乐吧,本来我还是挺有火气的,在听到她一通发火以后,气势变得有点弱:“忙的连回我个信息都没有吗?”

  “没有。”她回答的很果断。

  “……”我陷入空前的沉默当中,我感觉,我要是在激她一下就该跟我说分手了,于是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说啊,有啥事,赶紧的,我还有事呢。”

  “……想你了。”过了好半天,我才缓缓开口。

  “……我也想你。”不知道她的这句话是敷衍还是认真的,反正我没听出来感情在里面。

  然后我俩一阵沉默,秦子晴说:“我真的很忙,我在打工上班,等着下班了在跟你聊好不好,你别生气。”

  什么?打工?童工?没在家学习?带着种种疑问,她便挂了电话,似乎真的很忙,隐约间,我还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想着想着困意席卷而来,我折回到床上,呼呼睡了起来。

  等我在醒来的时候是让人一脚给我瞪地上摔醒的,迟小娅睡觉打把式,这给我踢的,我咬咬牙,装睡睡着了又一脚给她踹地上了,她“哎呦”一声卧槽,揉着自己的腰也醒了,看见的是呼呼大睡装睡的我。

  我想乐了,怕露馅,便转过身子,换了姿势继续睡。

  迟小娅眯了眯眼睛,刚要还手,便“呕”的一声捂着嘴跑卫生间一顿哗哗的吐啊,嘴里又干又渴,我听到她吐的声音就感觉很难受,于是起身给她烧了壶开水。

  然后走到卫生间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下回不要喝那么多了。”

  “要你管。”迟小娅狠狠的白了我一眼,然后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漱口。

  “几点了?”漱完口,又洗了把脸,感觉自己清醒不少。

  “夜里一点多了,你要回家吗?”

  “一点多还回啥家了,就在这睡了。”迟小娅说完便踏着拖鞋重新钻回被窝里。

  “喝点开水吧,暖暖身子。”

  迟小娅看上去挺难受的,来了例假还喝这么多久,不难受就奇怪了。

  “咋对我这么好。”

  “一直对你也都不错。”

  迟小娅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是:“你刚才为什么踢我?”

  “啊,有吗?睡着了,不是故意的吧。”

  “哦。”她信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秦子晴打回来了,我对她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求她千万别出声。

  迟小娅可坏了,她摁住我的手机,笑眯眯的说道:“如果说此刻秦子晴要是知道咱俩这孤男寡女,三更半夜的在同一房间里,而且女的还是我,你说她得什么心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