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可怜可怜我,别闹了。”

  “想让我不闹也行,一会儿给我袜子洗了。”

  “给你肚兜洗了也行。”

  啪!她下意识的撕开自己衣服往里看了眼,紧接着就是一个大嘴巴:“你趁我喝多偷看我!!”

  天地良心,我特么就是随口胡扯的,哪里知道蒙对了啊,这个年代还有穿肚兜的,也是奇葩!

  怪就怪阳哥点子寸,这都能蒙对了。

  我一点都不在意她打我,说句挺悲催的,我好像都习惯了。

  “你真穿的肚兜?”

  “还特么跟我装是不。”她对我脑袋又是一巴掌。

  “我能看看不?”长这么大只在电视里看过古代女人穿肚兜,还没在现实的世界里看过女人这样穿,脑海里不自觉浮现一个画面,迟小娅穿着火红的肚兜,肩膀处,胳膊都是白白的,看上去极为诱人。

  “你在不接电话,那头就挂了。”

  迟小娅提醒了我,我赶忙往卫生间跑,她拉了我一把,没拉住,切,小样还想偷听!

  我将门反锁好,然后接听了秦子晴的电话。

  “我才下班。”秦子晴声音带着疲倦。

  “你在哪打工呢?做什么呀。”这个年代谁还敢用童工。

  “在我姑妈家的火锅店帮忙呢,在这里帮着收收银,一个月给我一千呢。”她还挺满足的。

  “啥时候干的啊?”我一直以为她在家刻苦学习呢。

  “都干了差不多一个月了。”秦子晴打着哈欠说:“我这白天就来她家干活,晚上回家还得学习,学一会儿就睡觉了,给你冷落了生我气了吧。”

  咯吱,门开了,我晕,我明明都给门反锁上了,她咋进来的呢?

  迟小娅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我才明白,感情这门自带钥匙,我这锁跟没锁没啥区别。

  就这小小的一声咯吱就给我吓了一大跳,可能就是做贼心虚的缘故。

  我瞪了她一眼,问她怎么进来了,她回瞪我一眼,意思要你管!我如果在废话,她就要出声了,吓得我脚都紧张了。

  “我倒是没生气,就是挺担心你的,店叫啥啊。”有迟小娅在,我也不敢说啥过分的情话,怕迟小娅恶心。

  “你要来啊?”

  “没啥事去看看你呗。”

  “别来了。”

  我心里有点怀疑:“咋的呢?”

  “没事啊,这边都是我家亲戚,你来了该怀疑了。”

  “好吧。”

  “嗯嗯,老公你别多想,我肯定还是爱你的。”

  这一声老公给我叫的啥怨气都没有了,这么些日子的烦恼全都没了。我咧嘴笑了。

  “嗯呢,媳妇辛苦你了,啥时候有休假咱俩逛逛街去呗。”

  “我可能没有假诶。”

  &

  “你这个是啥破班啊,连个假都没有?”我略带不满得说了一句。

  “没办法啊,前几天休了一天了。”

  住了一天?休了一天都不来找我?“行了。”我挺不乐意的挂了电话。

  紧接着秦子晴也没给我打回来,而是发了一条微信问我:“生气了?”

  我也没回复她,气的鼓鼓的将手机甩到一旁,郁闷的捂着脑瓜子,裹着上火烟。

  迟小娅嘲讽的笑了笑:“真搞不懂你们这种谈恋爱的,你说整天腻歪一起吧,还烦,长时间不联系还生气,各种猜疑,图啥。”

  “你懂个屁。”我把火气发她身上了,现在跟她说也没用,她体会不到其中的快乐,虽然吵架的时候能郁闷死,但总归还是甜蜜的时候多。

  看着地上还有没喝完的啤酒,我又撕开一罐坐床上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悄悄你那个脸拉的,这叫一个长,都赶上驴了。”

  我没理她,换了个方向接着喝。

  “别在那跟我俩装犊子袄,袜子还没洗呢。”

  她真的是不管我心情好不好,袜子直接脱了朝我扔来,不洗就在那熏我,我无奈了,当下给啤酒一扔,灰头土脸的去洗袜子去了。

  “搓干净点!洗白白的,知道不。”

  “我发现我一天好像该你的欠你的!”像个小怨妇似的咔咔一阵搓,阳哥凭良心说连自己的彩妈妈都没给她洗过袜子,这还得伺候迟小娅,我真的不明白她是不是我!

  迟小娅笑摸呵的双手插在裤兜,微微一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给我洗过衣服,洗过袜子呢,我指的是男性,你是第一个。”

  “那我挺荣幸呗。”

  “偷着乐去吧。迟小娅臭不要的说:“你要是能给我接盆热水泡泡脚就更完美了,我就承认你是暖男。”

  “别不要脸,让阳哥堂堂七尺男儿给你洗袜子就已经很丢人了,还让我给你打洗脚水,呵呵,真是笑话!”

  “哎呦,我肚子疼。”迟小娅突然捂着肚子很痛苦的蹲在地上。

  “演,接着演,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是不?”

  “真的......疼。”迟小娅疼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看上去并不像装的。

  “没事吧。”我赶紧上前给她往床上抱,女孩子这种时候疼起来都是钻心的。

  有些不知所措的问她应该怎么做她能好受点,她说泡泡脚热乎的,胃里就能舒服了,我信了。

  等着我给洗脚水端出来以后,人家在生龙活虎的在那哼着许嵩的星座书上呢,那叫一个自在,我知道自己又被她套路了。

  人家给的说法就是因为知道我给热水拿出来了,所以突然就好了,女孩子这玩意就是一阵一阵的,俗称阵痛,于是我又相信了,却没发现她那张得逞的笑容,看来这辈子阳哥是没办法逃离她的魔掌了。

  我俩一起泡的脚,真的很舒适的你别说,丫丫用她的小脚踩在我的脚上,理由就是我是男的,皮糙肉厚,我说我在皮糙肉厚,这水也烫啊,然后人家说我二,打水打这么烫的,反正不管咋说,我始终没理由,干脆也别瘠薄说了,人家说啥就是啥了。

  她也就是这时候能承认我是个男的了。

  “哎呦,我肚子又疼了,哈哈,你这是啥表情。”

  我身子往后挪了半步,谨慎看着她,给她逗得哈哈大笑:“说吧,你又想干啥,我直接照您老的吩咐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