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起风了,虽然不至于让人感到寒冷,可迟小娅此刻的心并不会感到一丝暖意。

  我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肩膀上,然后蹲在她旁边静静聆听着。

  “可以给我一支烟吗。”

  “不可以,抽烟除了让你此刻的嘴里感到更加苦涩外,在无别的感受,我也不会再带你喝酒,可能短暂的麻痹神经后,半夜醒来会更难过。”

  “连你也欺负我。”

  “但我愿意给你一个还算不错的拥抱。”

  迟小娅扑进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我心疼的看着这个姑娘,原来她是这么脆弱的。

  “哭归哭不行把大鼻涕抹我身上知道吗。”我咧嘴笑了,下一刻我的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她咬我了!

  当她在我肩膀上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后,她终于不是那么难过了:“都咬坏了,疼吗。”

  她不是第一次咬我了:“我要说已经适应了你的暴力,你信吗。”

  她破涕为笑:“你咋这么贱,我对你这么凶,你这么忍让我。”

  “因为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我抽烟喝酒,打架逃学,任性不讲理,别人都说我是坏孩子,败家子,到你这怎么就说我好呢。”

  “因为你是我小老公,你自己娶的老公,在烂也得说好啊。”

  “哈哈。”

  游乐园夜间的娱乐活动已经开始,我们成为了第一对顾客,售票员说买情侣衫可以半价,但必须要接吻照相然后将照片挂在门口上,才能享受这半价优惠!

  我咧嘴逗迟小娅:“来,嘴一个呗。”

  “毛。”迟小娅大手一挥拿出好几张大红票子,我俩坐在摩天轮里,静静享受这个夜晚给我们带来的寂静感。

  如果,画面永远定格在我们这个长不大的年纪那还有多好。

  没有烦恼,没有恨,有的只是无忧无虑。

  我们坐了一圈又一圈,后来她说她困了,我们方才离开游乐园。

  我看了眼时间才八点半,也不太着急,就跟她溜溜达达的往回走。

  她突然说:“你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吗?”

  “除了杀人放火,以身相许之外,基本都能满足。”

  “呐,我想看闪电。”

  卧槽!看啥?闪电?!!我又不是雷公电母,在这个平和的夜晚我上哪领你看闪电去!

  “等啥时候下大雨的时候我领你看闪电吧。”我挺汗颜,这个女的脑袋里面装的到底是啥玩意!想法太奇葩。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看闪电,你必须给我弄出闪电来!!”迟小娅耍起了无赖。

  “等我去给你找把斧子……”

  “找斧子做什么?”她很疑惑。

  “你不要学李元霸么,拿个斧子让雷劈一下么。”

  “滚。”迟小娅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你这人一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今天你给爷整出闪电来,这一百就赏你的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金钱解决不了的事情,阳哥就是那种有钱能让我推磨的选手,这活我接了!

  将钱揣进兜里,咬咬牙,说道:“你等着。”

  接下来的剧情纯属剧情需要,请勿模仿,太危险,整不好一下子小命就呜呼了。

  我拉着秦子晴来到我家平房这边,并且叮嘱她要瞪大眼睛看好了,闪电太快,一瞬间就能完事。

  迟小娅看着我手里拿了一把菜刀,不明白我要做什么。

  呵呵,丫爷喜欢看闪电,我就菜刀砍电线!

  我将到把刀缠上布跟木棍,让自己变成绝缘体,然后心惊胆战的爬上去对着电线手起刀落。

  滋啦啦!电线瞬间让我砍断,然后这一带所有平房内的灯全部整灭。

  “哇,真的是闪电耶,你好棒啊。”迟小娅兴奋的蹦起来一个劲的拍手。

  棒个鸟,阳哥还是连电了,给自己炸了一身毛,头发竖的根根立,整个人脸雀黑,手跟脚全是麻的,咣当一声就摔地上了,嘴里还吐了口烟,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救我……”

  果然人造闪电在没有绝对的安全保护措施下,还是别玩了,阳哥这花一样的年纪好悬就将生命交代在这里了。

  大夫说,记得上一次这么玩的那个人,坟头的草都长得挺老高了。

  “大夫,我咋感觉我现在的腿都是麻的,手也是麻的,会不会落下残疾了啊。”迟小娅是我的克星,跟她在一起不是进公安局就是进医院的,为了赚这一百块钱,阳哥好悬命都搭里去了,不扯了,下回说啥不扯这事了。

  “你这孩子我看你好像飙,还能玩电线!!幸好你还知道整点绝缘体的东西,不然你的小命绝对呜呼,小姑娘,你使劲给他搓搓手,捏捏腿,应该能缓过来。”

  “大夫,啥叫应该啊。”我都快哭了,应该就是不确定的意思。

  “叫你淘气,受点罪也是应该的。”那边又来病人了,好像是半夜蹲茅坑手机掉厕所里去,完了他去捡手机,最后自己也掉进去了,大夫无语的摇摇头:“这特么都是什么事,现在的人肿么了?”

  “哈哈哈。”迟小娅看着我的模样大笑起来:“哎呀逗死我了,你就跟刚从造坑里爬出来是的,太搞笑了。”

  迟小娅使劲的给我搓手,我除了麻木依然没有别的知觉。

  “丫丫,你说我会不会变成残疾啊,啊啊啊,我好害怕啊。”

  “不会的,残疾了大不了我养你呗。”我都担心成什么样了,这活没心没肺的,哎,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玩意。

  我干脆不说话,闭着眼睛将泪水往肚里咽,花泽类曾经说过,如果你想哭,那就倒立吧,这样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

  可是阳哥现在能倒立吗?咋倒立啊,用脑瓜子杵地上袄。

  “怎么样,好点了吗?”搓了半天,手掌心全是鸡粑粑的味道,在搓一会儿,整不好能给搓着了。

  “好你妈踹啊,啥感觉都没有呜呜。”

  “好你妈踹踹,你骂我干啥。”

  “都是你,如果没有你,我能这样吗,呜呜呜,完了,完了,阳哥还没娶媳妇,阳哥还没开上跑车,阳哥还没住上大洋房,阳哥还没生一个宝贝女儿,就这样残疾了,啊啊啊。”我嚎啕大哭起来。

  t看,正6u版章M节3上%E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