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揣着钱,吹着口哨,像个盲流子是的,溜溜达达往出走,本来她家楼下就有超市的,但她想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宁可多走两步来我家买。

  推开门,我妈正在看电影呢,迟小娅心情不太好的冲到我妈面前,亲昵的挽着我妈的胳膊:“妈,看啥呢。”

  “看电影呗,你怎么来了呢?”我妈特喜欢迟小娅,摸摸她的脑袋,说道:“看上去好像不开心?”

  “嗯,我妈妈回来了,今天跟她吵了一架,挺难过的。”

  我妈也是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她的一些事情,她说:“或许你妈妈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她摇头讽刺的笑了:“唯一的难言之隐就是我爸当时穷,创业没起来,她不愿意苦日子,爱上别的有钱的男人了。”

  “那如果她要是不爱你,也不爱你爸爸的话,为什么还会把你生出来呢?”我妈慢条斯理的说:“天底下没有不爱孩子的妈妈,她给了你生命,你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她可能有些事做的是不对,也没承担养你的责任,但你仔细想想,如果有一天,她老了,动弹不了了,你忍心看她睡在大街上吗?到时候不还的是你去照顾她吗。”

  “她跟那个男人有孩子,以后养也是那个人养。”迟小娅看了眼时间,固执的说道:“妈,你别劝我了,我想好了,这辈子你就是我妈妈了,以后孝敬我也是孝敬您,我出来替我爸买两盒烟,得回去了,很晚了。”

  “这孩子,行,自己拿吧,也不是外人。”从迟小娅拿烟,到自己拿钱,找钱,一系列得动作我妈看都没看,眼睛一直在看屏幕里得电视剧,你说她得有多相信迟小娅。

  不像她亲生的宝贝大儿子,拿一块钱都得盯着半天看,就跟看小偷是的。

  “妈,那我先走了。”

  “你看见耀阳了吗?这兔崽子要是跟你联系了,你把他给我薅回来。”

  “嗯嗯。”迟小娅汗颜,心想给你儿子不是薅回来的故事了,差点就给送西天取经去了。

  m上u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迟小娅因为方柔的事已经跟秦子晴处在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了,两个人一出门就碰上了。

  “呦,这是谁呀,天天跑人男朋友家混吃混喝,贱不贱呀。”平常温顺的秦子晴每次见到迟小娅就跟孙悟空见到比克大魔王是的,就得变身。

  “我上某些人的男朋友家消费去了,为了给他女朋友赚点换洗裤衩子的钱,省的一条裤衩子穿一个月,竟是骚味。”迟小娅说话那叫一个损。

  “呵呵,我喜欢果睡,轻松,自在。”秦子晴不为所动。

  陈辉他们一看战局不好,纷纷沉默退到一边。

  迟小娅也不跟她斗嘴了,大步流星得走到她面前:“小丫头,当你得乖乖女去,惹我,我真揍你。”

  秦子晴昂起脑袋:”我怕你吗?别以为在学校混的很牛逼,家里有点背景就可以拽上天了,在学习这一块,你啥也不是,以后考不上好的大学,你就是个社会底层得选手。“迟小娅哈哈大笑起来:“那还真不好意思,我学习再差,我也有个有钱得爹,我就是不上大学,穿的,吃的,喝的,用的,住的,开的车都比你好,你学习再好,以后也只是个给人打工得命,起来!!”

  最后两个字说的霸气无比,故意用肩膀将秦子晴撞开。

  秦子晴火了,捏着小粉拳就要上,让陈辉他们给拉住了:“别冲动,别冲动。”

  接着董颖杰开口了:“丫丫,看见耀阳了吗?”

  “看见了,在我床上呢,用不用我喊他?”

  “eng……”丫丫这么给力得回答,让他们顿时语塞。

  迟小娅大步流星的往出走,她没做亏心事,自然也布害怕让他们知道我跟她在一起,而秦子晴觉得迟小娅是在耍他们,根本就没信她得话,各自散去又开始找我。

  迟小娅气呼呼得将烟扔给我,随即自己也叼了一根,不停的捋着胸口:“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咋的了?”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睡了这么一会儿,手真的有知觉了,明天就能出院。

  “半路碰见个母狗,一顿咬我,我差点没忍住就给她揍了,要不是看在那条公狗得面子上,我真侧她嘴巴子。”说完,迟小娅就盯着我看,额,我怎么感觉这是在骂我?

  我俩低头抽了会烟,云里雾里得吐了一会儿,我开口说道:“咱俩晚上回去住吧,医院这味太难闻。”

  “你手跟脚好了?住院费我刚才都给值班得大夫了。”

  “脚还有点麻,但是这手没问题了,要不……”我冲她嘿嘿一笑。

  迟小娅本来是不同意的,坚决要在医院里睡,然后我就吓唬她,给她将隔壁重症监护室有个人刚因为心梗死了,那家人在那哭丧着,挺吓人的,给迟小娅吓得当时就拽着我往出跑,医院这种地方阴气,能不呆还是别待了。

  路上,迟小娅背着我。累的气喘吁吁:“张耀阳。你的脚真的没好?要让我知道你这是玩我,我特么废了你。”

  她背着我,举步维辛得走着,我悠然自得得趴在她后背上,吃着香蕉,说道:“真没感觉。”

  码的,平常你坑我,也该轮到阳哥坑你一把了。

  “好吧,看你你这次为我受伤得份上,我就背你吧,话说,咱们打车不行吗?”

  “打啥车呀,在医院憋半天了,出来透透气,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有助于我腿脚得恢复。”我胡乱得扯着犊子,她信了。

  我们都不敢回家,回家没办法解释,就去开了一家宾馆,不是上次去得那个地方,我便问道:“这个这么贵一宿,感觉没上个好啊,干嘛不去上一个?”

  迟小娅白了我一眼:“废话,咱俩没事就去宾馆,啥关系啊?你让人怎么想。”

  “身歪不怕影子正,爱咋想咋想被,你管他们干什么。”

  “你一个男的无所谓,我个小姑娘还得要名声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