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玩意我故意的,是特么你说不再医院住的,全是鬼的,让她抓个现行能赖我昂?”

  “不赖你,赖我自己行了吧,哎。”

  “难受吗?”

  “咋不难受。”

  “那你咋不去找她呢,不是你性格呀,我估计秦子晴那种姑娘,你去挽回挽回差不多能回头。”

  我认真的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算了,不去纠缠才是最大的疼爱,看她现在过的挺开心,我何必再去打扰她呢,过她想要的生活吧,这姑娘不会轻易把分手说出来的,如果她说出来,说明已经是经过深思熟虑,或者早就有这种想法了,没必要了。”

  “那也去试试嘛,你俩要因为这种没必要的误会就分开了,多犯不上,等以后她结婚那天,完了请同学吃饭,说起你俩儿时的故事,最后都笑着说遗憾,那才是真的遗憾呢,不管咋说,你也去试试挽回她,不要让你的青春留下遗憾,虽然我觉得你俩确实不般配。”

  我挺意外的:“你不是最希望我俩分手的么,这咋还来劝我俩复合呢?”

  迟小娅笑了:“首先呢,你俩分手多多少少也因为我,我不想让自己太内疚,其次,你就算找人家,人家也不一定真的能回来,就算回来,我预言你俩还是得分手,到时候你就能死心塌地的绝望了,而不用天天这幅郁郁寡欢的样子了,青春成长,谁还没有个初恋呢是把。”

  我觉得迟小娅说的很对,如果秦子晴说分手那我就同意了,岂不是很有可能错过了什么,万一秦子晴跟我说分手只是为了试探我呢,对吧?万一她就在等我挽回她呢,我干嘛不去试试呢。

  这么想着,我的心情好了很多,于是我对她的态度也好了许多:“看你说的这么明白,你以前处过对象?”

  “处个屁啦,唯一的初吻还给你了。”

  “我信你就怪了!还初吻给我了,你咋不说初夜也给我了呢。”

  “本来也是给你了,不信你看看床单。”

  “看就看。”说着我下地就去把已经放好的床单拿出来扔给迟小娅:“看吧。”

  她对我扬了下下巴:“那你打开啊。”

  “你打呗。”我还是心有余悸,虽然现在已经秦子晴分开了,但我还是不敢打开,说白了不想对迟小娅负责,我宁可单身都不愿意跟这种野蛮暴力的姑娘在一起,否则天天挨揍,在像我刘鹏干爹是的,一整就被打哭了。

  她现在没事就揍我,真不敢想象在一起得被蹂躏成什么样。

  她露出一个迷之微笑:“不会吧,你到现在还没打开过?”

  “打开过,看了,没有,你是在逗我玩的。”我撒完谎看后者得表情根本不信,她下地将这个床单收拾好又放回远处,然后不提这个事情了。

  “方柔前几天回来了。”

  “哦,啊?”我抬头说:“谁回来了?”

  “方柔啊,你现在后悔没?后悔我带你去找方柔,没准你俩还能和好。”

  我摇摇头:“算了,我是真的不喜欢她,强扭得瓜不会甜的,能给我看看她得照片么,想看看现在什么样了。”

  “比以前还漂亮呢,一会发你微信呢。”

  我回到自己得房间后,钻进被窝,就瞪着迟小娅给我发微信,想看方柔,不是喜欢,而是惦记,惦记这个很爱我得姑娘过的好不好。

  “美吗?”等了好半天,她给我发来一个她得自拍照,我晕。

  “你发你的干啥。”我回了她一个呕吐得表情。

  “给你手机当墙纸用,省的找美图了。”

  E酷*{匠4网永I久《免X费Z看。小!说☆6

  “别扯犊子,赶紧得。”我摸摸得给她这张照片存下来了,然后鬼使神差得真得换成了手机屏幕…;…;别问我为啥这么做,我也不知道,就感觉迟小娅得话跟有魔力是的,让人难以拒绝。

  这回迟小娅没在开玩笑了,发来一张方柔最新的照片,不过是她跟迟小娅得合影,我将照片给放大,看着现在得方柔跟以前真不一样了,各自好像稍微高了一些,头发却比以前短了,只到肩膀那里,嘴角挂起得笑意让我也不自觉地笑了。

  这个丫头终于能够从我带给她得阴影里走出来了,将爱我的那个位置深深的藏到最心里的某个角落,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给它拿出来了。

  方柔这次回来没有再来找我,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知道为啥,我对着方柔照片上的额头亲吻片刻,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这几个傻狍子回来了,一个个困的迷瞪的倒床上就要睡,最后还是靠着毅力坚持回到班机的。

  一般早上的时候,我妈准备的都是豆浆泡饼干,既能吃的下去,还有营养。

  一帮人挺显眼的走到班级岔路口的时候,迟小娅拍拍我:“小媳妇,加油。”

  为了重新挽回秦子晴的爱意,我决定继续采取我的厚脸皮,就像从前那样缠着她,把她追回来。

  可事实是一个女生在你厚脸皮追她,她不反感你的时候,你是可爱的,是无耻的可爱。

  可若是她真的打心眼里烦你的时候,这种厚脸皮就会深深的遭人厌恶。

  英语老实因为临时有事,主动跟微机老师窜课,所以我们上午的第三节课跟第三节课从英语变成了微机,给大家高兴的不行,同时就给另外一个班级相撞了,还好电脑多,两个班级一起上也没问题。

  我们昨晚课间操的时候,就往机房走,当时我正在吃雪糕,一进屋的时候就听见李冰跟一个男的说了句:“你在这样我给你告诉秦子晴了袄。”

  这人名叫赵志伟,以前初二的,现在初三了,跟项顶一届的,以前就追过秦子晴,后来在我与秦子晴确认恋爱关系以后,就主动放弃了,这下我跟秦子晴刚分手,他就冒出来了,非常的积极主动去追秦子晴,但秦子晴也仅限于跟他吃吃饭,溜达溜达,发发短信跟微信,目前还没有实际性质交往的打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