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即便这样,我心里还是很不爽的,刚刚李冰那一句话的意思大概就是说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找秦子晴收拾你了,这说明什么,只有女朋友才可以收拾他呀,即使他们还不是女朋友,但是赵志伟貌似却很享受目前追求秦子晴的这一过程。

  爱情,什么时候最浪漫,就是现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候最浪漫!

  男孩愿意让女孩欺负,女孩也愿意接受男孩对自己的好。

  并且这阵子,我总看他们在一起玩。

  当下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就往出跑,完全不敢想象赵志伟跟秦子晴发短信时暧昧的样子。

  我大步流星的走到赵志文的后面,他还没注意我的到来,我将没吃完的雪糕冰棍顺着他脖领子就扔了进去。

  他感觉一阵凉意,赵志伟皱着眉头看着我:“卧槽,你干啥?”

  “认识我吗?”

  “你谁呀?”

  这人就是一副欠打的样子,我敢打赌他肯定认识我,就在那跟我装蒜呢,我一拳挥了过去:“不认识我是吧,我tm就让你认识认识我!”

  微机房不算大,就这一条过道,我俩直接就开战了,我咣咣两拳怼了过去,他身子重重的磕在电脑桌子上,好悬给显示器干倒了。

  他大骂了一句,抬腿向我提来,我也不躲,小腿上硬生生的被他踹了一觉。

  草,这个小白脸想不到还有两下子。

  当时我也急了,抄起地上的凳子向他砸了过去,塑料凳子咔嚓一下就碎了。

  紧接着陈辉跟钟不传也进来了,陈辉伸脚一绊就给他干倒了,我们三个围着他一顿踢,周围的人也没有敢上的。

  越打越来气的我,直接将键盘给抽了出来,奔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他还知道用胳膊挡。

  打了一会儿,我说:“你tm给我记住,不该碰的姑娘你别碰。”

  “你给我等着。”赵志伟直接从地上跑了出去。

  “爷就在这等你。”我们三个并没有追,也没有离开,就在原地等他,他能怎么地。

  我以为他会找人过来报复我,结果并没有,一上午都没看见他的影子,心想也是个嘴炮选手。

  秦子晴听说这事了,时不时就瞪我,我吊儿郎当的晃着二郎腿也不看她,专心致志的玩着红色警戒。

  挨到中午放学的时候,我们各自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整好跟秦子晴碰上了,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想要说什么却将头低了下去。

  “我们聊聊吧。”我率先开口。

  “正好我也想跟你聊聊。”秦子晴点头应道,她也知道,我们不可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分开。

  我跟她走到楼下最角落的位置,等待放学的人们全部走完以后,我很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回来我身边吧,我知道错了,还有你觉得我哪做的不好,我改行吗?”

  她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似乎在思考我的话,让我一阵紧张,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道:“你给赵志伟打了?”

  “我看不惯他跟你暧昧的样子。”

  “可是我们并没有什么,只是好朋友。”

  “可他肯定对你有想法,我们不喜欢。”

  “咱俩现在没关系了,人家怎么样是人家的自由,轮不到你来管了。”

  我俩说着说着又要吵架了,我率先后退:“那好,咱们不说他,你可以回来我身边吗,为了你我真的什么都能改,你不是不喜欢迟小娅吗,行,我保证不再联系她,求你给我最后一丝机会,求求你了。”

  “如果我跟你说咱俩分手其实也不因为迟小娅你信吗?你想听吗?”

  “我信,我想。”

  “其实我就是想好好学习了,在考完试以后我把爸妈妈跟我聊了好多,我表姐也跟我聊了好多,我想这时候确实不应该恋爱了,我真的想好好学习。”

  ;酷匠网永S久免费:看#小;o说

  当秦子晴说完这话的时候,我眼前突然黑了一下,感觉一阵窒息,在之前她就有了想分手的想法,而迟小娅的事件不过就是一个导火索。

  “不,我不会放弃你的,我还会像从前那样死皮赖脸的赖着你,这周末跟我走吧,去我们之前去做的地方,那里有我们的回忆,希望你能看在曾经的美好回来我身边。”我不信她真的这么绝情。

  “…;…;算了吧。”她离开了,我在原地愣了半秒,不,我不能放弃,于是我快步追了上去,努力的抓起她的手,嚷嚷着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这么绝情。

  “你听不明白吗?”秦子晴说:“不要纠缠我了,给彼此留点美好的回忆吧,不要让我讨厌你,我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的。”

  不要纠缠我了…;…;不要让我讨厌你。

  这两句话让我大脑嗡的一下,我就是在不要脸也明白这两句话的含义,如果我继续纠缠她,恐怕她真的会非常非常的厌恶我,不爱了,何必又去讨人嫌呢,走吧,走吧。

  我没有在阻拦她,而她就这样的走了。

  那两句话伤我挺深的话,依然留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的心很痛,很痛,我知道,我们真的玩完了,十年的感情付诸东流。

  我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吗?显然不可能。

  从此以后,成为路人。

  我本以为自己本该绝望,可偏偏李冰的一席话又让我从绝望中,看到那么一丝丝希望。

  李冰说她感觉秦子晴并没有真正的忘记我,她们溜达的时候,总会说耀阳喜欢吃这家的实蛋,耀阳喜欢吃那家的炸臭豆腐,总是会下意识的就提到我,可我也明白,那只是一种习惯而已,这种习惯会随着后来进入她生活的那个男孩而改变,而张耀阳的名字会彻底成为她的过去式。

  我颓废的像个垃圾一样倒在网吧的沙发上,戴着个耳机,叼着个烟,抽着屏幕发呆,此刻大脑一片空白,原本就上火的我通过跟秦子晴的聊天以后更加的上火了,前途看不到一丝希望,他们晚上出来包宿,我自己在家也睡不着就跟着一起出来,意外的是,我QQ里的秦子晴竟然上线了,要知道,现在已经夜里两点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