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就在后面唱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完了张燕妮就跟着唱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肯沉淀。

  然后我俩就在哈哈大笑,弄的前面的丁一林跟孙文童两个人面红耳赤的。

  班主任也是特么的逗,给这俩人挨一块儿坐了,说话都尴尬,要是进去出去的,两个人都没有声音,看着就好玩。两个人也不喊对方的姓名,统称喂。

  丁一林是个男的,他一整就回头挺生气的说:“大哥,你能不能不唱了,算我求你了。”

  “能,哈哈。”我心想我能个屁我,我不唱一天干啥去呀。

  “不唱就行,别说我跟你急眼。”丁一林真的是让我唱火了。

  “好好好,不唱了。”我都乐的不行。

  张燕妮也是一个劲的捅咕我:“别唱了,在唱真急眼了。”

  我小声的说:“急眼能咋的,他还能干我啊?”

  “你真坏,不过,我喜欢哈哈。”张燕妮,年纪学习前三的存在,学习成绩比秦子晴还要好上那么几分,小姑娘看上去属于比较文静那一类,但是闹起来,疯起来,绝对不次于一个迟小娅。

  当然了,这女孩要比迟小娅文静的多,至少不会开口去骂人,挺好玩的。

  “呜呜呜,风依旧再吹…;…;”猛然间,我感觉无聊了,就将书本卷起来,对着前面那俩货继续开嚎。

  “我尼玛!”丁一林暴走,回头对我就是一巴掌,还好我谨慎的避开了。

  “啊哈哈哈。”这给张燕妮逗的,前仰后翻,乐的不行了。

  “张燕妮!!”台上的任课老师不满了,给她叫起来问道:“你乐啥呢?”

  “没。”她想乐还不敢乐,便低着头紧咬嘴唇,时不时撇我一眼,乐完了给我。

  这是张燕妮第一次上课被老师罚站,罪魁祸首就是你们阳哥害的,做为这种级别的好学生让老师罚站可是很丢人的,要不是最后我说请她吃好吃的,她绝对不能原谅我。

  女孩嘛,得宠,是不是我错了,那责任都得归到自己身上。

  张燕妮她也是我的师傅,我是她的徒弟,具体因为什么事情才这么叫起来,我已经记不清了,到现在为止,至少也得十五年没见到她了,好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呢,自从我调完座位以后,她便成为了我的师傅,我成了她的徒弟,当时好多人想加入我们的这个组织,都被她拒绝了,她收徒弟的唯一标准,那就得是会吹牛,还得给她吹高兴了才行。

  晚自习,我从书包里拿出一袋卫龙递给她,问道:“吃不?”

  张燕妮抬头扫了眼语文老师:“能行吗?”

  我站起身将窗户打开:“怕啥的,吃呗,出事了我兜着呢。”

  “还我徒弟好,么么踹。”

  “么么踹。”

  我俩将书摞的老高,低着个脑袋就在下面吃,不一会儿班级里就开始躁动了,这啥味儿啊?

  于是纷纷看向我们这边,我吃的满嘴流油冲她们摆手给他们哄散:“都看个瘠薄看,上边去。”

  而一直低头判作业的语文老师也嗅到了这种不平常的味道,她在班级里扫了一圈,然后精确的落在我的身上,我俩四目相对,然后我冲她嘿嘿傻乐。

  “过来!!”语文老师对我勾勾手,命令道。

  我将卫龙塞回桌子里,抹了把嘴走上前:“干啥呀老师。”

  语文老师捏了你鼻子:“这么大味,干啥你心里没数吗?”

  “嘿嘿,我错了。”我憨笑着挠头赶紧认错。

  语文老师也不客气,薅住我的大脖子给我一顿掐,掐的我在上面一个劲的蹦跶,把班里的同学都笑了。

  “哎老师你干嘛,忒暴力了,我是祖国的小花朵,温柔点。”

  “下不为例。”

  “知道了。”我揉着大脖子疼的龇牙咧嘴的回去了,张燕妮就在那偷笑。

  “徒弟疼吗?”

  “疼蒙了,给我看看紫没紫?”

  她扒楞我大脖子看了眼,给我揉了揉:“没啥大事。”

  之后的时间里,她说没意思要跟我玩五子棋,我挺好奇:“你不学习的吗?”

  “都写完了学啥啊?”

  额,这让我怎么说呢,我跟秦子晴一座的时候好像见她一直在学习,但跟张燕妮一座的时候她不是在跟我玩就是找前面的唠嗑,时不时还得从抽屉里翻出来一本小说看,叫什么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总之我很少见她学习,但她却比秦子晴学习要好。你说聪明这玩意不是天生的是啥。

  “那来吧。”

  她将在本子上画好的棋盘拿到中间,她画圆,我画叉就这样激烈的厮杀起来。

  一个不经意之间,我觉得我师父长得挺好看的,就那么的一刹那。

  “别光看我啊,该你了。”张燕妮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玩着玩着一节晚自习就让我们混过去了。

  张燕妮说:“你去超市吗?”

  我摇摇头:“不去,去厕所抽烟,咋的了?”

  她浅浅一笑:“我寻思你去超市给我带瓶水回来呢,不用了。”

  接着她拍了拍前面的丁一林:“林总,帮我买瓶饮料去呗。”

  “这时候求我了?还跟不跟耀阳那个王八犊子一起唱被风吹过的夏天了?”

  “不唱了不唱了,嘿嘿。”

  “喝啥?”

  “激活。”

  我一看有戏了,赶忙喊道:“林哥,帮我带瓶可乐回来。”

  “不管!”丁一林傲娇的走了,卧槽?不管我是吧,行,下一节晚自习,依然是阳哥的音乐独奏,一首六十分钟的被风吹过的夏天,单曲循环!!

  丁一林还真的没给我买饮料,于是阳哥说到做到,这货后老悔了,就差给我跪下了,并且答应明天一定买,一定买!阳哥这才放过她。

  “酷JM匠网h#首发

  两个小时的夜晚转瞬即逝,我们来到放学,都在各自收拾书包,我将张燕妮的英语笔记借了过来,准备回家努努力,跟秦子晴分手以后,英语就没人管我了,但我不想落下学业,不爱学是一回事,不得不学又是另外一码事。

  我跟张燕妮并排往门口走,一眼就见到了那个被我打完却没来报复我的赵志伟,正在我们班门口,如果猜的不错的话等的是秦子晴。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