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那小子是个什么主播,让迟小娅给撅没电了,等着他还准备上前继续纠缠的时候,我迎了过去,虽然他比我大不少,但我并没有怕他的意思。

  “老公,他要泡我。”迟小娅撕扯我衣服,撒娇般的说道。

  “我只是看这小姑娘长得挺好看,想认识一般罢了。”这男的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继续对迟小娅说:“能交个朋友,留个微信好吗?”

  迟小娅不说话而是看着我。

  “好你爹篮子个勺子!”我猛然就怒了,一拳对着他的太阳穴就砸了过去,他身子一阵晃悠,手机也顺势摔在地上,干的粉碎!

  玛德,虽然迟小娅不是我对象,这件事跟我也没关系,但你当着我的面就这样泡我的“对象”,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你算个屁,虽然你比我大,但我他么真不服你。

  这小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紧接着向我一拳轮了回来,我俩毕竟差了不少的岁数,最终也没能打过他,让他给我摁在地上一顿胖揍。

  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没整过他。

  他骂骂咧咧的指着骂道:“小*崽子,装什么装,你还敢先动手了。”

  我朝地上啐了一口,气的不行:“你他么给我等着,牛逼别走!”

  说着我就给钟不传他们打电话,气哄哄的喊起来了:“搁哪呢,我在超越网吧门口这的超市挨干了!”

  “等着,陈辉,王卓,陈业兴都别他么玩了,耀阳挨揍了。”钟不传比我还来气的挂了电话,搁网吧扯了一嗓子,生怕别人不知道是的。

  挂了电话,我有了底气,一边脑袋朝天空不让鼻血往下流,一边指着那小子:“你他么是个带把的就别跑,*你妈!”

  那小子也咔咔的一个劲打电话,准备摇人。

  过了能有十分钟吧,钟不传他们骂骂咧咧的来了,手里还拎着棍子,随手扔给我一根,指着那男的问道:“是不是就是他?”

  “咋这么他么慢,就是他!*他么的!”

  “买棍子去了。”陈辉应了一句:“干他呗就!”

  “等他叫人来,别他么说咱们欺负他!”以前年轻,装逼,不知道见好就收这个道理,当时我们人数占优,完全可以四打一,为啥非得等他叫人来呢,还好他就叫了两个人来,手里也没带武器,但人家是开车来的,一下午,就下来俩装逼男,岁数跟他差不多大。

  “小孩崽子在这装啥呢?”显然下车的这个人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浪拍前浪。”陈辉唔袄一嗓子,拎棒子就冲了上去,我们三个紧随其后。

  打架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我健洲叔那句这个年纪的我们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要考虑那么多,干就完了。

  打架的具体细节就不讲了,没什么好说的,简而言之就是一顿瞎轮,也不知道谁的棍子轮我脑袋上好几下,干了好几个包,好在结果是好的,他们三个人跑了一个,躺了一个,服了一个,跑的那个美名其曰去找帮手了。

  我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牛逼呀,怎么不牛逼了?*你妈!”

  钟不传补了两脚,挺兴奋的:“社会人呗,呸,不服就来找我们,随时恭候你!”

  “呸!”迟小娅也朝他吐了一口,说道:“要是他么长得帅我也就忍你了,长得比耀阳还磕碜就学着出来泡妞,也不他么撒尿照照镜子自己长得啥狗样。”

  “额,下回你埋汰别人之前能不能不带上我!”我们几个干完仗直接就去了网吧,也没太当回事儿。

  “啥意思?”

  “你刚才说的那个话伤我自尊了,啥叫长得还比还磕碜,至少你说句长得没我帅我也能接受啊。”

  “可我说的是事实呀,本来就比你磕碜。”

  “那叫没我帅,盲流子!”

  看/B正)版章b.节A上\"t

  我们几个只要一玩起来游戏那就什么疼痛也没有了。与比同时,秦子晴那边也出了问题,对于我们这帮人,他就没那么幸运了。

  当时赵志伟领秦子晴去跟项顶他们喝酒去了,几个男的在小姑娘面前喜欢吹牛逼,尤其是一直跟我们不对付的项顶,那更是想了方的说我们坏话。

  项顶对秦子晴说:“你跟那个傻*张耀阳分手就对了,那小子人品不好,我经常看见他跟别的女的搞在一起。”

  秦子晴无奈的说:“过去的事不想提了。”

  “对,别提了,咱们喝酒吧。”赵志伟给秦子晴到了满满一杯,看似挺关心的说:“喝不完剩下的给我就行。”

  秦子晴不太想喝,又怕他们说她矫情,便咬牙喝了进去。

  项顶见状冲赵志伟悄悄的眨了眨眼睛,今晚有戏!

  赵志伟也来劲了,更加的对秦子晴献殷勤。

  金家悦跟陈辉有过一段,现在还是暧昧不清的,当她现在坐在项顶腿上,时不时说我们这帮人的坏话时,秦子晴真的听进去了,并且跟金家悦还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两个人也没少喝,都来喝的有点多了,秦子晴见她跟项顶都啃起来了,场面一度另她很尴尬,她扯了扯赵志伟的衣角,轻轻的说:“我想回去了。”

  “嗯。”赵志伟点点头,对项顶说:“顶哥,子晴有点不舒服,我们想先走了。”

  “着啥急这才几点,怎么也得喝完这瓶酒再走啊,不然就是不给我面子。”

  “这。”赵志伟挺怕项顶的,他只好对秦子晴悄悄的说:“喝完的再走吧,也快。”

  后来秦子晴实在是不耐烦了,赵志伟也展现了一把男人的一面,将手里得啤酒都给干了,紧接着跑出去就哇哇的吐,秦子晴从书包里拿出矿泉水给他漱漱口,并拍打他的后背:“你没事吧?”

  哗啦啦!

  他将嘴里的口水漱干净以后,换了换说了声没事,坚持着要送秦子晴回家,送到一半的时候尿意袭来,也是喝点酒有点飘,这小子对着人家胡同那个那个道口就开尿,正好过来一车,还不给人让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