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是个暴脾气,也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人,下了车就跟赵志伟吵吵起来了,紧接着给他一顿能踢,包括后来去拉架的秦子晴也被打了。

  这个车主挺窝火的,给人干了一春天的农活,一分钱没要回来不说,还跟人家大吵一架,本来心情就不好的他,还碰见了赵志伟挡在他车子面前撒尿,顿时火气蹭蹭往出冒,硬是给赵志伟踢的一个屁都不敢放。

  我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我以为是我妈打来的呢,还吓了一大跳,但看见来电显示竟然是秦子晴让我非常的意外!

  我想了想就给接起来了,只听对面慌慌张张的说:“耀阳你在哪了,我们挨打了。”

  额,这句话不是我说的么?

  接着我立刻问道:“你挨打了?在哪?”

  “就在我家不远的楼房内的胡同口那里,八点半烧烤旁边。”

  “等我!”我招呼众人往出走,迟小娅一听是秦子晴的事就没动弹,我则是领着陈辉王卓他们过去了。

  我们几个人再次拿出刚才的武器,一路跑着就过去了,等我们到达地方的时候那边已经围了一帮人,大概都是赵志伟他姐夫跟项顶他们,秦子晴见我过去以后,立刻向我走来。

  我问:“哪个人打你了,给我指出来!”

  我当时以为是赵志伟跟秦子晴惹到项顶他们了,结果不是。

  “那个人已经走了,不过我想就应该在这附近,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人。”秦子晴刚才也挨了两下子,挺疼的。

  “大人?报警没?”

  秦子晴摇摇头:“赵志伟说不报,他想打那个人,可我看那个人不好惹。”

  这时我就特意听赵志伟他们聊天,好像说今天都喝酒了,就是报警也没用,等着明天再找那个人算账吧。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我一听这是要完犊子的节奏,等着明天一过,酒一醒,还报个毛线的仇啊,既然这是是大人,那我就可以找大人了。

  当时我就给我健洲叔打电话了,他的年纪比我刘鹏干爹他们小十多岁了,我其实也可以管他叫哥,只是他总跟我爸他们玩,辈分比我大而已,我出了事就想找他。

  。酷●v匠f网首bG发√

  健洲叔可能在玩电脑游戏,我电话打过去以后,还能听见他噼里啪啦摁键盘的声音。

  “叔,我让人给打了,一个社会上的人。”

  “啥玩意?在哈尔滨还敢有打你的?卧槽!”我健洲叔当时就毛了,问我在哪呢,不一会儿就开了一辆车过来,但不是警车。

  “上来。”健洲叔将车窗户摇下来以后,对我们说道。

  我们几个鱼贯而入,进了车里将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

  健洲叔听后沉默了:“你跟我说实话,是你挨揍了不?”

  “嗯,是。”秦子晴刚想开口是她,让我一把给摁住了,如果我说是我,他肯定能帮我,如果我说是秦子晴他可能就不管了。

  我健洲叔听后摸了摸兜,王卓挺有眼力价的凑上去递了一根烟,他看了眼王卓,随即说道:“这个地方是个监控死区,你们当时不报警,现在就算报警人家不承认也没用,而且你们还不能上人家家里打人,那属于私闯民宅,是犯法的,现在我就问你一句,是想让他花钱赔偿你们?还是就想干他!”

  “就想干他!”我咬牙说道!秦子晴家虽说不上有钱,但也绝对不是那种很差钱的家庭,凭啥人家辛苦养大的姑娘让你给揍了,这口气我就咽不下。

  她跟的那个赵志伟狗屁不是,可我不是!

  有关系,我不爱用。

  “知道他叫啥不?”健洲叔问道,他们也是这附近一片的民警,如果知道这人叫什么就好办多了。

  “听刚才看热闹的人好像叫什么蔚小建。”

  “行,我知道了。”随后我健洲叔翻了下电话簿,找了一圈朋友后,问出了电话号码,也知道了那个人的位置。

  健洲叔说:“一会儿我给那个人叫下来,你们就去干他就完了,我这身份不敢露面,四五个大小伙子打一个应该没问题吧?”

  王卓咧嘴一笑:“应该是没问题,就怕他拿刀。”

  “拿什么刀拿刀,当他是古惑仔呢,一会儿就给他骗下来说吃顿饭,完了你们直接动手就完了。”

  “行!”

  我们都挺紧张的,也都很气愤,想象着一会儿谁先第一个动手,我说:“一会儿进饭店我第一个动手。”

  “毛线,一会儿直接一起动手就完了。”陈辉说:“就怕他拿刀有防备,这样,一会耀阳进去跟他谈,确认他没刀以后,咱们几个在外面守着,听着干起来了,直接冲进去揍他。”

  还在上学的我们天真的以为这帮大人打架会用刀呢,殊不知他们比高中生都熊,因为他们打不气,家里有老婆孩子要养,不是冲动就可以的,要不是今天因为工钱没要回来挺闹心,也不能动手打几个孩子。

  健洲叔对我们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电话嘟嘟几声后接通了,我健洲叔刚想开口,只听对面一个女的接的,应该是他媳妇,这家伙我健洲叔准备的开场白还没用上呢,就让那头噼里啪啦的一顿臭骂!

  我健洲叔中途尝试几次骂回去,结果发现没骂过那女的,最后挂了电话,我们都蒙了。

  健洲叔郁闷的抽了口烟:“一个女的这么虎,真他么没法整!”

  不知道为啥我们几个乐起来了,然而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女的打来的,这次我健洲叔有点怂了:“耀阳你来接,他要是个男的这么骂我,我肯定揍他了,要是个女的,人家就算下来了,也不能揍她啊。”

  我们是小孩子,我可不管那事,气哄哄的将电话接通,还没开口,那边到是语气一下子好起来了:“是张哥吗?”

  我靠?啥意思?

  我们包括健洲叔都在发蒙的时候,那虎娘们又说了:“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欠我家工钱那家呢,我骂的是他们不是你,不好意思哈。”

  看来可能有人给他家打电话说张健洲满世界找他们,他们也挺害怕。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