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很是会说话:“我说了呀,与众不同,是整个初中女生最特别的那一个。”

  “呐,明天见。”迟小娅冲他挥了挥手,兴高采烈的进了屋。

  “拜拜。”黄飞龙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我担心迟小娅那么久,人家少奶奶回屋倒头就睡,睡觉前盯着黄飞龙的微信,还反复看了半天!

  我他么是冻醒的,一眼望去,除了偶尔能听见几声狗叫以外,啥也听不到了。

  我有点担心她,于是点燃一根烟,开始顺着这条路走过去,生怕她走回来看不见我。

  完了我还不能给她打电话,碍于面子,总不能直接跟她说担心她吧?

  这死丫头大半夜的出去浪,不知道有人着急嘛,真是的!!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钟不传打来的:“阳哥你这烟买丢了?还是没带钱让人家老板给你扣那当服务员了?”

  {酷匠网)b唯,f一}‘正版VV,其(O他《都;√是AD盗W版

  “厕所拉屎呢,咋的,啥事?”

  “哦,没啥事,就是告诉你丫爷回来了,你别在大街上找了。”

  “放他么屁,谁稀罕找她,我拉屎呢,行了,不说了,擦屁股了。”

  挂了电话,我挺郁闷,回去了?啥时候回去的?我咋没发现呢?还是我睡得太死了,可是他们回去的时候就没发现路边有个忧郁的美少年吗?这俩人眼里只有对方了呗,靠!

  我抬脚对着地上的垃圾袋就是一脚,想要宣泄阳哥心中无尽的怒气。

  哎呦一声,我骂道:“哪个大傻*往塑料袋里放钻头!!”

  这他么给我疼得,脚丫子好悬断了。

  一瘸一拐的回到家,就发现钟不传在那舔着大脸冲我乐,我没好气的钻进被窝,一只脚骑在他身上:“乐啥呢?”

  钟不传冲我挑了挑眉头:“是找迟小娅去了吧?”

  我不想跟她说这个话题,便打了个哈欠:“困了,碎觉。”

  “怕啥的,陈辉跟王卓陈业兴他们三个又不在,有啥事你跟我还不能说了。”钟不传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一顿乱摸。真事,我他么竟然有一种被他摸的挺舒服的感觉,这要是摸小姑娘,小姑娘绝对受不了。

  吧嗒,我点了颗烟,下地溜达一圈,瞄了眼迟小娅的那间屋子,问道:“她啥时候回来的?”

  “就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回来的,而且我帮你偷瞄了,她跟黄飞龙并没有在门口做什么过分的举动,两个人只是很简单的在门口告别。”

  “那就行…;…;”见到钟不传眼角的笑意,我赶忙说:“你跟我说这个干啥,我又不喜欢她。”

  “耀阳你知道青春最怕的是什么吗?”

  “什么?”

  “最怕的就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是你认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的人,她会彻底颠覆了你以前的认知。”

  “比如呢?”

  “一直以为你所认为你喜欢的是秦子晴,可事实上你俩分手后,你只是象征性的难受了那么一段时间,就跟没事人一样,其实那只是你的习惯而已,你习惯喜欢秦子晴了,便无法接纳她人,可是迟小娅呢,她有点特别,任凭你布了一张阻挡所有姑娘闯入你心里的爱情网,可偏偏让迟小娅就这样潇洒给撞破了,你不想承认也好,可你到现在还没发现你喜欢的是迟小娅,直到黄飞龙这个男孩出现,你开始有了危机感,开始坐立不安,开始心慌害怕,开始有点恐惧迟小娅如果离开你会怎么样,正因为你悄悄的喜欢上了迟小娅,所以才会从一开始,一个一直不喜欢道歉的绝种,会让迟小娅收拾的服服帖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钟不传就像个情圣一样,有条不紊的给我分析着,我们的这些事都让他看在眼里。

  “净扯犊子,我跟方柔分手的时候不也是难受了很久,我只是将这种孤独的伤悲掩饰在内心最深处而已。”我喜欢迟小娅?别闹了!

  “所以喽,你爱方柔吗?”

  “不爱啊。”

  “那你难受个毛线。”

  “废话,人都是有感情的,就是你有一天死了,我还得难受一阵子呢。”

  “我滚你妹哒!”钟不传不干了:“能不能好好聊一会?”

  我哈哈大笑:“是你在那先扯淡的。”

  “方柔会难受一阵子,秦子晴会难受一阵子,所以她俩对你来说基本属于一种,你并不是真正的去爱那个她,然而你最喜欢的那个她在我看来是迟小娅,一个可以真正让你心甘情愿改变的人。”

  我琢磨他的话,绝对说的挺对,但觉得说的又不对。

  喜欢一个人,是我自己内心里触发的东西,我都不知道,难道钟不传会知道?

  “要不要打个赌?”钟不传说:“我堵在一个月之内,你就会发现你对她的感情。”

  “迟小娅长得是挺好看,性格也招人稀罕,我承认,但我绝对不喜欢她。”

  “那就走着瞧吧,输了请一个月的网吧的。”

  “赌就赌!半个月吧。”我没什么底气。

  “行。”

  不一会儿,钟不传便呼呼睡着了,而我始终在陷入自己的思考当中,秦子晴,方柔,迟小娅?我喜欢的怎么可能是丫丫嘛。

  这个夜晚我做了一个很夸张的梦,就是一个陌生人拿着一把手枪,秦子晴,方柔,迟小娅她们三个跪在我面前,那个人说只能活一个,另外两个必须开枪打死,而我的选择竟然是…;…;

  你们一定会说是迟小娅对不对,恭喜你们猜错了。

  我的选择是先开枪打死迟小娅,然后我开枪自杀,至于她俩,随便吧。

  砰的一声,我从噩梦中惊醒,随着呜嗷一声,钟不传捂着裤裆撕心裂肺的看了起来:“我*你妈张耀阳,你踢我哪了!”

  “额,误会,误会,没事吧?”

  “我滚你妹的。”钟不传喊着眼泪,身子弓成虾米状,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蜷缩着在床上,他发誓这辈子也不挨着我睡了。

  出了卧室,迟小娅好像感冒了,这大夏天的捂的跟个球是的,在那嗦冷大鼻涕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