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夜出去瞎得瑟,冻感冒了妈,活他么该。”我阴阳怪气的说道,同时递给她一张面巾纸。

  “要你管?呵呵哒!”她哼哼醒了醒大鼻涕,顺手就给仍地上了,就是这么的……豪放不羁。

  “就你这脾气酸性,容易爆发,随地仍东西,不爱干净的女孩,那个黄飞龙怎么就瞎了眼能看上你呢。”我弯腰将纸捡起来,顺手仍垃圾桶里了。

  “是不是气死了,爷这样的都有人要,咱阳哥帅的惊天动地却被人甩,吼吼吼,开心呐,阿嚏!”迟小娅又打了一个喷子,喷我满脸,这货绝对故意的。

  “你恶不恶心,喷我满脸,不知道细菌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么,你感冒不要紧,我要是感冒了,咋整!”我“厌恶”的从厨房拿暖壶往盆里倒了一盆水,开始洗脸。

  “哎,我就传染给你了,怎么着,我还亲昵呢,么么么么。”她撅着大嘴唇子就要来亲我,吓的我嗷嗷撩,我俩闹了一会儿,钟不传夹着裤裆出来了。

  “今天全校大扫除,你俩去不去啊?”

  “啥玩意?什么扫除?”说话间,我已经将脸伸进脸盆里,丫丫这个大坏蛋故意摁我的脑袋,不让我出来。

  “晕,你没听灭绝老尼说啊,全校大扫除。”钟不传将锅盖给掀开,煮了些热水,撕开方便面就往里放调料。

  “给我加个鸡蛋。”丫丫不忘提醒他。

  “人家说吃啥补啥,我看你吃鸡蛋也是浪费。”我咳咳的从嘴里往出吐了一口水,恶毒的说了一句。

  “那你真应该补一补。”丫丫往下扫了眼,撇撇嘴应道。

  陈辉,王卓,陈业兴三个人应该是死在网吧了,不把兜里的钱花光是不带回来的。

  钟不传依次将方便面端了出来,摆放整齐后,喊道:“两位祖宗,饭以ok,可以密西了。”

  我搓了搓手,闻了闻,别说还挺香,我这人吃饭快,几下就给面条干光了,同时举着碗将里面的汤全部喝光,一滴不剩!

  然后我就发现一双带有鄙视得眼睛看着我,迟小娅将她碗里吃剩下得面条跟汤直接推到我跟前:“就跟没吃过方便面是的,狼吞虎咽的,看你这么可怜得份上,我这个就不吃了,给你了,我好不好。”

  “……”我他么无语了:“你要是吃不了了就说吃不了,扯什么犊子呐跟我俩。”

  “嘻嘻。”迟小娅笑着进屋了,我想了想,别说还真没吃饱,就将剩下得面条跟汤给造了。

  “滋滋滋滋滋。”钟不传说:“还说不喜欢人家,连人家剩下的东西都给喝了。”

  “废话,我这他么是没吃饱。”我梗着脖子说道。

  “是嘛,来,那你吃我的。”钟不传将他的碗推到我面前。

  “不好意思,吃饱了。”

  “草,你这是嫌弃我。”

  “你说对了。”

  ……

  w:0c首)发o

  吃完饭以后,钟不传就跟汤佳乐出去逛街去了,变天了嘛,女孩子也该换衣服了。

  迟小娅戴着帽子跟手套从屋里出来了,推开大门,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外面的树叶已经变黄,洋洋洒洒的飘在空中,原来已经秋天了。

  我就在迟小娅的身后看呆了,这个秋天仿佛沦为她的背景,她就像是一副画一样,美得那样不真实。

  “好看吗?”迟小娅回头笑着问我。

  “好看……个毛线。”尴尬,差点就承认了。

  “不懂得审美,哼,走了。”她蹦蹦跳跳的跑出院子。

  “你去哪儿?”我追了出去,问道。

  “去找会欣赏我的黄飞龙欧巴去。”

  黄飞龙……是不是黄飞鸿的徒弟?一会儿在用佛山无影脚给你脸踹肿了,我还得用还我漂漂拳给你打回来。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生无可恋,哎,拉倒吧,回学校做值日去吧。

  回到班级的时候,果然跟我想的差不多,做卫生值日的只有那么几个人,灭绝老尼特差异的看着我,问道:“干嘛来了?”

  我懵了:“不是全校大扫除吗?”

  灭绝老尼点头:“是,可是你干嘛来了?”

  我指着自己问道:“难道我不用干活吗?”

  灭绝老尼笑了:“嚯,出息了诶,你竟然还知道干活了,行,有进步,正好你跟着擦擦玻璃吧,姑娘们够不着。”

  初二这一年,我已经开始长身高了,不再是初一的那个小戳子了,因为我跟正在青少年发育的你们说一声,如果想让自己长高,绝对要打篮球,除了先天性身高不足以外,打篮球确实可以让你长个,并且锻炼身体,而且这上学的小姑娘都喜欢打篮球的少年,只有好处没坏处。

  秦子晴在前面的玻璃这边,我师傅张燕妮在后面的玻璃那边,我想了想,略过秦子晴直径走到后面的玻璃这了:“哈喽,师傅。”

  张燕妮微微一笑:“徒弟我以为你不来呢,给我都干愣了。”

  “愣着干啥,可以叫两声。”

  “烦人。”她听懂了,对着我就是一脚,让我给躲开了。

  “我以为你跟陈辉他们都不能来了。”过了一会儿,张燕妮再次开口说道。

  “那群盲流子,一点都不热爱集体,哪像我。”

  “你在编两句我没准就信了。”

  “师傅你感觉黄飞龙长得咋样?”我开始有意的拿自己跟他做比较。

  “长得挺帅的,我觉得他是咱们这一届男生里最帅的。”张燕妮说到他的事后脸上泛起了花痴般的表情。

  “那他跟我比呢?谁帅?”

  “……”张燕妮无语了:“徒弟,是谁给你的勇气问的这个问题呢,你俩一比,就跟吴彦祖跟王宝强比是的,懂了么。”

  靠,好吧,伤自尊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吴尊那种级别的,不能在问下去了,问下去只会自讨其辱。

  张燕妮来了挺大的兴趣,冲我嘿嘿一乐:“干嘛好端端的问他,难道你要给为师介绍对象?”

  “昂,确实要给你介绍对象,钟不传行不行?”

  “拉倒吧,看他就想吐,一天除了吹牛啥都不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