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见时机差不多了,便背着小手溜溜达达到我面前:“少年,在这卖雨伞呢?多钱一把。”

  “不要了,免费送你了。”我心不在蔫的低着头,也没听出来声音就是迟小娅。

  “干嘛,心情这么不好?”迟小娅拖起我的下巴,强制注视她,而我的眼神也由失望变成了惊讶,紧接着换成了微笑。

  ‘;k…

  “走了,回家。”这一次,迟小娅连问我干啥来的都没问,她知道我这人嘴硬,就算问,我也不会说实话的。

  “跟你说袄,我真不是来接你的,我刚才路过买包烟,完了走累了,就寻思来这边蹲一会儿,恰巧你就来了。”好吧,我可能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不觉得你撒谎的水平很low吗。”迟小娅与我并排走在这个雨夜,秋天的雨夜挺冷的,即使迟小娅套上我那身衣服,感觉还是冷。

  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女孩子穿男孩子的衣服瞅着真好看。

  我们两个人一个雨伞,说实话还是有点不够用的,导致我们身边都浇湿了,她说:“你是不是从来没跟小姑娘一起下雨走过路?”

  “昂。”跟秦子晴还真的从来没在下雨的时候外出过。

  “打伞你得这样打行。\"她将雨伞调成四十五度角的位置,双手挽着我的胳膊,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样我们就不会浇湿了,哎,还真神了。

  “你是不是总跟别的男生这样打伞?”我略带醋意问道。

  “昂,咋的,不行?没认识你之前,跟我最好的是陈业兴,我们经常这么走。”

  “哦。”

  “你冷吗?”迟小娅忽然问我。

  “不冷,你冷了是吗?”说着,我又要脱下来自己刚才回家新换的衣服给她。

  “我有点冻手。”迟小娅将她的小手伸进我的口袋里,笑道:“这样就不冷了。”

  我真的不冷,相反,在此刻我觉得这是我十多年来最温暖最温暖的一回。

  等到家的时候路边的积水已经很多了,这个地方属于高方区,水流不走,虽然我俩的鞋子边已经让雨水打湿了不少,可终究不愿让水给浸泡,与此同时,如果换做另外一条路的话,又将会要走很久的时间。

  我很果断的将鞋脱了,随即把袜子也给脱了,顺手递给迟小娅:“拿着。”

  迟小娅不用说,直接就跳我后背上了,笑着说:“走着,驾。”

  她耍起了赖皮,已经走过水泡以后,就是不肯从我后背下来,并且还很“过分”的将双手伸进我的大脖子里,给我冻的直哆嗦。“嘿嘿,你不是不冷嘛,给我暖暖手。”

  我嘴上说着烦她,身体却没有阻止她的意思,任由她在我身上为所欲为。

  回到家以后,我的双脚已经冻的冰凉冰凉,我钻进被窝哎呦着:“冻死我啦。没人疼的小白菜呀我是,小白菜呀,叶儿黄呀。”迟小娅罕见的给我烧了壶热水:“行了你,为了美女遭受这么点罪都不行,是个男人么你。”

  “为了美女我当然没啥意见,可为了你……更没意见,嘿嘿。”

  迟小娅听完,默默的放下了准备向我扔来的暖壶:“今天这电影看累了,我去睡了,洗完脚自己倒了,别留着第二天在倒,到时候整一地,咱妈又该说你了。”

  “知道了。”

  睡觉之前,我本想着刷一把朋友圈在睡的,结果意外的看见了迟小娅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今天的电影看得很开心,么么哒,然后配上了她的一张美照跟两张电影票,看得我这个气。

  好歹阳哥也是雨夜两次给你送伞,就不能让我也出个镜?下回不对你那么好了,我恶狠狠的给她点了一个赞!

  也就是从这时候起我才明白,并不是每条朋友圈的赞都意味着好,有些时候也意味着来气。

  有这样一条定律,不敢说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吧。

  男性的QQ里面的好友百分之九十都是姑娘,女性的QQ里面百分之九十也是男生,那个别的百分之除了同学,就是家人。

  而微信的朋友圈就包罗万象,像微商,像朋友,像陌生人,什么都有,但它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长得嗷嗷磕碜的人天天晒自拍,晒的我都他么要吐了,你说给她删除了吧,还都认识,你说不给她删除了吧,天天自恋还招我烦。

  像迟小娅,秦子晴她们这种长得好看的姑娘,那真是一个星期更新一次朋友圈就不差啥了。

  丑人多作怪似乎就是这个道理。

  金秋送爽,喜迎十月。

  过了这个十月一运动会,我们将会再次迎来七天长假。

  但这一次的运动会跟以往不同,与三所学校,共同竞争,我们的中学号称是普中,再来两所中学是私人哈一中,与道外南二中。这次的比赛包括,篮球,足球,羽毛球,排球,长跑,铅球等多项比赛,也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实现运动强国的理念。

  少年强,则国强。

  这次对抗往大了说就是三所中学之间的对抗,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要让家长们看看,哪所学校才是最好的。

  所以这一次的运动会比赛我们格外的看中。

  学校选举了跑步最牛的十个人,本来有我一个,但我放弃了,因为我热爱的是篮球,我想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

  这样一来,我们的最后一节课就是我们这种特长生训练的时候,也就是说有个不错的理由可以不用上自习啦。

  篮球队一共选了十个人,我跟钟不传都入选了,不过让我俩当替补,理由就是我们是初二的,照比初三跟初四的还差了些火候,虽然不服,但不得不承认,差的不是技术,技术其实都挺烂,自己瞎瘠薄运球,完了一打五,差的其实是身体。别看就小个一两岁,身体的碰撞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项顶跟赵志伟这俩三炮也入选校队了,跟我很是不对付,但人家俩就因为是初三的,就能打主力,主要这一届的初四都是废物,没啥厉害的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