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最意外的是抱着篮球刚过来的黄飞龙,从初一到初二这一年多,我就没见过他打篮球,难不成初二也没人了?

  项顶咗着大牙花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小白脸,这是我们校队训练的地方,你要打球,去对面那个场地去。”

  学校的篮球场,也分好几个地方,有的地方好,带网,就经常会让校队的给占了,有的地方不好,地面没打平还没网,就留给那群毛孩子玩。

  “我是来这里训练的。”黄飞龙碍于迟小娅这一块对于项顶他们也很是反感。

  “呦,训练的?你会打篮球吗?”项顶哈哈的笑了起来,赵志伟在旁边跟着乐。

  黄飞龙这人偏腼腆,不是很爱说话,面对项顶百般挑衅,他选择沉默不语,心想着等会让你瞧瞧我的实力就完了。

  倒是跟过来的迟小娅,趾高气昂的回击项顶:“篮球,不是光靠傻大个的,靠的是技术。”

  OJ5*2

  我忘了,迟小娅也是一个篮球爱好者,最开始她就缠着我教她打篮球。

  只不过,看着她俩一起过来,我心里有些不爽。

  “趁体育老师没来,咱们要不要打一场?”项顶是铁了心要在姑娘们面前装一把了,最近别说我们不用上自习,像很多姑娘也都可以不上自习,对的,姑娘们自己成立的啦啦队,专门给我们加油的。

  “一对一还是三对三?”黄飞龙问。

  “都行,前提是你能找到队友,哈哈。”项顶狂笑不止,黄飞龙环视一圈发现真没人能跟他组队,谁都不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去得罪项顶的,他只好无奈的单挑。

  “耀阳你在那寻思屁呢,上啊。”迟小娅觉得黄飞龙自己可能在他面前吃亏,一个劲的瞪我让我帮他。

  “就钟不传打球这么独的存在,我俩上他不输定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懂,可我确实不想帮黄飞龙。

  “放你大爷罗圈屁,你是真不知道队里有个单打王是怎么样的存在!”钟不传搓了搓手龇牙说道:“发球!”

  “嗯!”黄飞龙点点头,脸上扬起一抹自信:“我人组好了,你呢?”

  “呵呵,光这么玩没意思,输了的趴地上做一百个俯卧撑的,敢吗?”

  这是要我们输球又输人啊,想想看我们几个趴在他们面前俯卧撑,他们几个狂笑的样子就讨厌,而且还是当着妹子的面,这个就绝对不能忍。

  所以这队内的一场比赛绝对要赢,以男人的名义。

  “就怕你做不到!”

  说开始就开始,一点废话都没有。

  姑娘们一看有热闹看了,瞬间围成一个圈,有几个欠儿逼开始下赌注了,赌谁能赢。

  由于我们双方均看对方不顺眼,所以一上来防守强度就很大,额,有的不打篮球的可能看不懂,我也就不说那么详细了。

  简单典舒,就是我们双方的身体碰撞非常非常激烈,属于差一点干起来的边缘。

  这时候就看出裁判的重要性了,体育老师不知道什么来的,嘴里含着口哨给我们当了裁判,如果他不及时来,这场三对三斗牛会变成一场打架那都是没办法避免的。

  黄飞龙打球挺像麦蒂的,各种迎面小干拔。小中投,还挺准。

  钟不传打球真的就是如迟小娅所说的那样,开局分析猛如虎,一顿操作0比5,开球之前各种讲配合,一旦开始之后那就是自己一打三,我们抢个篮板就完了,这么多年的毛病也改不掉了。

  我已经习惯他这样了,可黄飞龙不得呀,直接将他惹恼了,指着他说:“人家都三个人防你了,我俩瞪眼珠子在那喊你半天,眼里就没我俩呗?”

  “你懂啥,我这球要是进了,你们就该舔我了。”

  黄飞龙倍感无语:“大哥,咱好好玩,别浪,行吗?”

  “没浪,我打球就这风格,不信你问耀阳。”

  钟不传打篮球的时候非常招人烦,这也是他球打的不错却没人原因跟他一队的原因,太独了。

  但是转念想一想,像初中这种篮球比赛,这种防守要毛线的配合,按照钟不传的原话就是,咱们打篮球为了帅,为了吸引小姑娘,谁在乎输赢。

  可眼下不一样了,我们这次是必须要赢得。

  于是我开口说:“你别瞎他么浪了,咱们好好玩一会,我站篮下都他么直打哈欠,你也不传球。”

  钟不传还不乐意了:“行,我给你俩传球,我进去抢篮板,看看你俩能怎么滴。”

  说实话,我跟黄飞龙配合起来要比跟钟不传配合舒服许多,这货篮球智商挺高,就我俩的小配合,加上钟不传偶尔的几个单打配合还挺天衣无缝的,不一会儿就给项顶干败了。

  随着迟小娅她们一边得呐喊加油声,使得项顶颜面尽失,在我一次突破上篮中,对我使了一个恶意犯规,使劲一推我,就给我推卡了。

  我的脚当时就崴了,我痛苦得捂着脚踝啊啊得叫着,钟不传一拳就挥了上去:“我*你妈,输不起是吗?”

  项顶很好得躲了过去,也没还手,毕竟体育老实在这呢,他可不想惹事,使得自己上不了打比赛,他无辜得举着双手:“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篮球除了技术还真挺需要身体得,我不能眼睁睁得看你上篮,我试图防守你,谁知道你这么不经撞,一下子就飞,体格子不好,赖我了?”

  赵志伟跟着说道:“过几天那两所学校过来的人身体素质肯定会更好,到时候对抗更激烈。”

  “无耻!”迟小娅她们迅速围了上来,关心得问我有没有事。

  “看来打不成了,咱们练球去吧。”项顶撇撇嘴,一脸得瑟耸耸肩就要走。

  “还没打完呢!让你们走了吗?”黄飞龙火了,指着自己跟钟不传说:“我们还有一个球就赢了,到时候你准备做一百个俯卧撑就完了,别看我们只有两个人,照样虐你们!”

  “好,咱那俩就虐他。”钟不传也几眼了。

  黄飞龙笑着说:“单打王一会儿我给你发球,你看看自己能打了不,不行再给我!”

  因为这一次得对战,让秦子晴也开始怀疑自己得选择到底对不对,也让我明白了自己到底喜欢得是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