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多,你咋坚持坚持去个没人的地方我在给你系鞋带行不?花样系法都行。”我选择妥协,我不确定如果不顺着这个虎丫头的话的话,她会做出什么样我想象不到的事情。

  “我偏要在这让你给我系。”她看了眼不远处的秦子晴,跟我扭道。

  ”你也这是故意的对吧?”我明白她啥意思了。

  “明告诉你就是故意的,你打扰我泡我男神,我就让你前女友看看,你是如何拜倒在丫爷的石榴裙下面的,她不是最烦我么,那我就偏让她看看,曾经最爱她的那个小伙子已经成为过去时了。”她得以的扫了眼秦子晴,后者目光正好投过来,四目相望!

  “你好像有病,你俩又不是情敌,扯这个干啥。”她这么一说我更不能给她系了,万一秦子晴哪天忽然发现还是喜欢我的,没准找我复合呢。

  ”你他么不是有病,你跟黄飞龙是情敌嘛,你刚才在那瞎吃什么飞醋呢!”

  “……你哪知眼睛看见我吃醋了。”你们阳哥不会承认的。

  “你能不能不要跟我犟,告诉你我可生气了。”迟小娅的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我去要不要这么快。

  啪!啪!啪!我鼓掌佩服的说到:“影后,这眼泪说来就来,接着言,万一这附近有星探啥的,给你叫走出演琼瑶阿姨的女一号呐。”

  “我是真的生气了。”迟小娅一改往日泼辣形象,像个受伤的小女孩一样,柔柔弱弱的,让我都不适应。

  我一看她真的是哭了,虽然我明知道这里面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有她装的成分,可我还是甘愿上当。

  好吧,系就系,反正也不是第一回系了。

  “哈哈哈。”趁她得以的时候,我将她的两只鞋带死死的系在一起,然后对着她的大屁股猛拍一把,紧接着单腿绷着跑。

  “王*蛋,张耀阳你给我站那!痛快的,我不打你。”

  迟小娅又急又气,试着追了我几步,不得不蹲下身子去解鞋带,远处传来不少人的笑声,连秦子晴都忍不住笑了。

  这个虎老娘们眼瞅着就追不上我了,捡起地上的石头子向我砸来,阳哥就感觉后脑勺有股风,幸好我回头抽了烟,不然非得给我脑袋削个大包!

  “都他么笑什么笑,没见过美女吗!在看给你们眼珠子挖出来。”迟小娅呜嗷一嗓子,恶狠狠的说完,又急又羞又气的过来追我。

  我很努力的跑了,真的,完全是拼了命的在跑,我知道让这丫头抓住是什么后果。

  这不,刚跑出校门口就让人给我抓住了,对着我后脑勺这顿大嘴巴子。

  我就捂着脑袋单腿在原地蹦,一边蹦一边说我错了。

  越打越狠,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猛然间我就火了,使劲挣脱她,指着她说:“你够了!!打起来没完了怎么。”

  “呵,还凶我!!”如来神掌在此向我袭来,我也瞬间让她干的没有任何脾气,让她拎着我去了跌打老中医那,基本属于仍进屋的。

  当时跌打老中医都懵了,问了句让我挺崩溃的话:“这腿,是让这小姑娘打的?”

  我噙着眼泪特委屈的说“昂。”

  “昂?”迟小娅瞪着眼珠子,抬手又要打我,吓得我赶紧躲这老中医后面。

  有人给我撑腰,我更委屈了,控诉迟小娅:“我妈都没这么欺负过我!”

  迟小娅指着我:“别他么有点人你就在那跟我登鼻子上脸,你等一会儿回家的。”

  “我不回了,你自己走吧。”

  “谁稀得管你。”迟小娅转身就走,却让老中医给叫住了。

  ”我在这跟你俩玩呢?看不看病了,不看就走,后面还有人呢。“老头急眼了,我俩也就消停了。

  “你吵吵啥,不给你钱咋的?我俩愿意怎么吵就怎么吵,碍着你啥事了?”迟小娅什么脾气,连自己爸都没凶过自己,你一个外人凭啥凶自己,要不是看对方是老头,迟小娅早动手了,这娘们,就是这么的虎。

  “你看不看?这谁家丫头,这么没素质。”老头彻底火了,本来都打算帮我看脚了,这下子好了,人家直接不看了。

  “切,我还不惜的找你看呢,就一个服务员牛什么牛,别地方没有咋的。”迟小娅拽着我就准备走,在她认为,你是医生,本该就死扶伤,病人来看病,给你钱,你服务态度就得好点,整的一脸不耐烦,咋的,病人就该看你脸色了?真是惯出臭毛病了。

  我发誓,迟小娅对着老头已经相当有素质了,如果换做是平常的年轻人,早就他么他么的脏话出来了。

  她管人家老中医叫服务员给我干笑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虎啊,叫人家服务员也就算了,不在这捏脚上哪捏啊?我真挺疼的。”闹归闹,吵归吵,关键时刻我俩肯定同仇敌忾。

  “你也说我虎,你也说我虎,还不是你欺负我造成的。”她不讲理砸了我两拳,本来之前一直挺生气的,突然间我就笑了。后来网上流行一句金句,世界上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时刻,不就是她在闹,他在笑么,此刻就是形容我俩。

  迟小娅不知道从哪偷个自行车出来,完了驼着我满大街找会捏脚的老中医。

  我悄悄的从后面拦住她的腰,美名其曰怕摔倒,实际上将脸贴在她的后背上,感觉还挺有安全感的。

  ;V看正◇X版;章节\\7上

  后来我俩在一起的时候,迟小娅经常打趣我,我看你可以写一本小说,写一本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故事,我说好啊,那就叫迟到小姐行不行?她摇头说肯定不行啊,现在全国扫黄打非那么严重,这种名字审核不过去,完了我说你那么强势,干脆叫迟到天后吧,她摇摇头再次说不行,说这样不符合我得气质。

  我一听我还能有气质?顿时整理了下衣角,梳了梳我这牛犊子舔的发型,矜持的问道:“那你说说我这气质应该叫什么名字?男人当自强?兄弟再混一次?极道学生?还是少年黄飞鸿啥的。”

  “都不是。”她沉思片刻:“应该叫吃软饭的男人。”

  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