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好意思说,我好意思说啊,我当时就毫不留情的说:“就她这样的没胸没屁股没大脑的,我能看上她?别闹了。”

  &=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话音一落,两只手向我打来,一个我妈,一个迟小娅。

  “我咋的了?我配不上你?”迟小娅不高兴了,挺不乐意的。

  “就是,这闺女要是能当我儿媳妇,咱家祖坟都得冒青烟了。”这回你们看出来我妈多喜欢迟小娅了吧。

  “妈,我乐意给你当儿媳妇,但你能不能换个儿子?”

  “我考虑考虑。”

  “……”我晕阳哥表示不服:“妈,我到底是不是你……啊!!”

  是不是你亲儿子这句话还没说完,健洲叔抓准机会给我的脚咔咔这么一拧,伴随着咯嘣两声清脆的声响,结束了。

  “完事。”健洲叔咧嘴在那乐,从兜里掏出来一支我没见过过的黑色的烟就在嘴里抽。

  “别看见烟就双眼放光!”迟小娅拿话怼了我一句,我回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试试,还疼不疼了?”健洲叔问我。

  “好多了。”稍微活动片刻,确实比刚才舒服多了。

  “那行,我得回家了,房总一会儿该急眼了。”健洲叔着急火燎的就要走。

  “我送你。”我热情将他送到门外,随后与他一起钻进了车子里,我看了眼没跟出来的我妈后,便像健洲叔嘿嘿一乐:“叔,你这是啥烟?闻起来咋那么香呢?”

  “我哥们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法国女士香烟,劲小,但挺贵,要不要来一根?”

  “来一根呗。”我很自觉地抽出一支烟,抽了两口:“嗯嗯,劲确实小,不是你这身份呀,要不都给我得了,哈哈。”

  “给你呗,让发现了千万别给我供出来。”我健洲叔老惯着我了,基本我要啥给啥。

  “那肯定的,阳仔这么讲究一人。”

  “得了,滚下车吧。”

  “你带我出去玩被。”我不想下去,屋里面两个女人,我进去也是受气。

  “你一个小屁孩我能带你玩啥?”

  “灯红酒绿,啥不能玩。”

  “改天的吧,你房阿姨真急眼了。”健洲叔再次给我亮起他的手机,看了看房总再次拨打过来的电话,我也不能瞎得瑟了,赶紧下了车。

  接下来的几天,运动会如期而至,各个班级,各个女生都订做了横幅,未某个项目加油助威。

  为了能够比赛上场,我特意将纱布绕着脚踝狠狠的缠了好几圈,体育老师问我咋样了,我说没事,都好了。

  那两个学校的人已经来我们学校都住下了,明天就是正式比赛的日子了,我们都很紧张,即使我脚上有伤,也在顽强的咬牙硬撑,体育老师他们也没出来,都以为我是全好了,其实我已经疼的额头在冒汗了。

  对于这次的比赛,我们的信心都很足,都希望能拿到一个好的名次,本来按理说我应该是替补队员,在我的意念操控下,项顶意外受伤,并且胳膊都摔折了,没办法上场的那种,这下可给我美坏了,立刻补了上去。

  像中学这种篮球比赛,你要是不伤几个,你真没办法上去场。

  最开始他害我脚崴了,而他现在整个人报销了,这叫什么?人坏自有天收。

  我们学校的老师也给力,知道年轻的小伙子打篮球比赛,必须得有拉拉队给我们加油,我们才有劲卖力气。

  这天,我们十个篮球运动员,加上对面二十个女啦啦队,都是初一到初四排得上号的美女。

  既然是啦啦队,那得有拉拉队长这一说,本来这个队长毫无意外的就应该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秦子晴当仁不让的,可偏偏的杀出一个迟小娅,没招,这俩姑娘就是死对头。

  体育老师说:“呐咱们就选秦子晴为啦啦队长都没意义吧?”

  “没意义。”男生异口同声的喊道。

  钟不传更是咧嘴说到:“明天你们为我们加油的时候能不能给这身难看的校服给换了,去整两天超短裙过来蹦跶。”

  “同意!”

  “万岁。”

  众狼齐声欢呼。

  “还有,千万别穿那种长筒袜,看着太磕碜,我们要光腿,要大白腿,美美哒。”我龇牙补充道。

  “对对对。”

  “美貌并,要大白腿,吼吼吼。”

  众人,不,众狼再次欢呼,气氛得到一个高潮,很是热烈。

  “我反对。”迟小娅走上前,说道:“凭啥她秦子晴就能啦啦队长,我要当!”

  哗,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谁都听说这俩女的不对付了,想不到是真的,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你喜欢就让给你好了,无所谓。”秦子晴竟然没有跟她一般见识,真实稀奇?

  “哦?是吗?说好听点你是让,其实那就是怕被抢走吧,知道自己什么实力以后乖乖的让位了吧。”迟小娅话里有话的说道。

  秦子晴也不虚她,往前走了两步:“我的东西只要我想要,我张张嘴,它就是我的,我不想要的东西,随手扔了,在我看来就是垃圾,某些人就喜欢捡我玩剩下的,随便,你喜欢,玩就好了。”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火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如此尖锐恶毒的话,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懂事乖巧的姑娘吗?

  而且她在我骂我是垃圾,对吗?

  “耀阳,我在感觉这俩姑娘不是再说啦啦队长的是,而是指你呢。”钟不传飘到我跟前,用手挡着鼻子跟嘴巴,冒了一句。

  “你他么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我又不杀,她俩这指桑骂槐,我听得懂。

  迟小娅哈哈的笑了:“某些人呐,废眼不识珠,明明就是一块斐玉,非得说是玻璃,等着斐玉变得足够光滑,开始发光发热时,有你哭的。”

  “那你信不信,等他发光发热的时候,我一句话,他依然乖乖的回到我身边。”

  “我不信。”迟小娅摇摇头:“就是一条狗,相处时间久了都有感情,何况一个人呢,是吧,张耀阳!!”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