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病人家属?”主治医生突然开门问道。

  j}#y,

  “我是她妈妈。”

  “我是她爸爸。”

  唰的一下,我妈跟迟小娅她爸就冲了上去,完了她俩对视一眼,我妈退后半步:“他是。”

  “我是病人的爸爸。”迟江霖双眼通红,紧张地问道:“我闺女她怎么了?”

  “病人身上受到强烈撞击,目前属于深度昏迷当中,但由于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跟她同样血型的人给她输血,你是什么血型?”“A型。”迟江霖暗道不好,因为迟小娅的血型是B型血,跟她妈妈一个血型。

  “不行,您女儿的血型是B型,只有B型跟O型才能匹配。”

  迟江霖急了,这可怎么办,迟小娅的母亲远在国外,现在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大夫向我们问道:“谁是B型跟O型血?”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们都是来看热闹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啥血型,而且迟小娅需要打量打量的血,没有人愿意抽给她,据说非常疼,只有我妈跟几位老师主动要求验血。

  “我是B型血。”我猛然站起身子,以前就听过我爸妈聊血型这种事,我一直记得自己是B型血,与迟小娅非常吻合:“抽我的就行,不要浪费时间了。”

  “抽血,你想好了吗?”大夫又问。

  “不用想,抽吧。”

  大夫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妈,我妈点头说:“听孩子的。”

  “真是个好孩子。”大夫夸奖我一句,随后带我进了抢救室。

  我抽的是胳膊上的血,中间有个管子,完了往迟小娅的身体里输送,输了一半的时候,大夫也做好了手术,然后我们一起被推荐了iu重症监护室,并且是高级独立的监护室,据说这里一天的费用最少一万起步。

  所都人都在外面等着,我跟迟小娅处在一个相对安静的世界里,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她。

  原来她安静起来的样子是这么的美,老天爷求求你,不要让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出任何以外,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少活十年的生命来换回她。

  不知道输了多久,只记得全部输完以后也已经是后半夜了,我的嘴唇都发白了,感觉渴的不行。

  后来我妈跟迟小娅的父亲进来了,手里竟然端着大补汤,说啥都让我喝,大夫说刚抽完血,不能吃东西,让我等两个小时以后在吃。我妈这才放弃。

  迟江霖进来后第一时间没有去看迟小娅,而是对我深深的鞠躬:“小伙子,谢谢你。”

  “叔,你这是干啥。”

  接着迟江霖又默默的看了眼迟小娅,完了出去跟大夫交谈片刻。

  我妈这时走到迟小娅跟前,替她捋了捋额头的流汗,带着哭泣的声音:“你说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遭受这种事情呢,她才这么小。”

  我心里没由来的一紧:“妈,她咋的了?该不会是腿断了,毁容了啥的吧!!”

  “去,这孩子,别瞎说。”我妈也很不放心的走出病房与大夫一起交谈起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丫丫暂无生命危险,手脚全是好的,哪都没事,主要就是出血过多,现在血也已经止住了,我也给她输血了,但是处在昏迷状态,只要她一醒,打两天点滴就没事了,问题就怕她不醒!如果一直不醒,那就要检查脑ct了,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当然醒了也得去检查。

  迟江霖暗暗的送了口气,对我妈说:“杨彩,麻烦你替我照顾两位孩子,我得先去一趟警局看看这个事怎么解决,等我回来换你可以吗?”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没问题,丫丫也是我的孩子。”

  “嗯。”迟江霖感动得点头后,随即离开了。真的这一刻我老崇拜迟江霖了,要是换做一般不讲理的父亲早他么就炸毛了,还能心平气和的跟你聊天,还能跟你说谢谢?不他么告你就不错了。

  我妈从医院的超市买了两条干净的手巾,打了盆热水,一边替丫丫擦脸,擦手,一边回来替我妈,我见她满身是汗,便心疼的说:“妈,你也忙乎一宿了,睡一会吧。”

  我妈看了眼我手上打的营养液,又看了看迟小娅手上输的液:“没事,妈不困。”

  后来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还是让我妈给叫醒的,我在一看,天亮了,我妈让我吃点东西,我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迟小娅醒了没?

  我妈摇摇头,我更加的担心了。

  今天就是篮球比赛的日子了,按照我现在这身体水平也参加不了了,我妈等迟江霖来了以后,暂时先回家了,不知道整什么去了,迟江霖问我好没好点。

  我勉强笑着说没事,然后迟江霖又唉的一声叹气,看着迟小娅满是心疼跟自责。

  他上火巴拉的走出病房去楼道抽烟,而我手上的针药也打完了,便下地走了两步,轻轻的握住迟小娅的手,微微一笑:“小老公,你现在身体里也算是流了我的血了,赶紧醒过来吧,我得好好熊你一顿呢,你说人跟人的关系怎么这么微妙,最开始我踢碎了你的暖壶,给你得罪了,你的刁蛮任性让我见到就想躲的远远的,后来你强行闯入我的生活中,慢慢的我也就适应了你的存在,你总是我贱,那你知不知道,当你有一天没来找我,没来打我两下的时候,我就浑身不得劲,特期盼你过来削我呢,虽然每次你都套路我,祸害我,但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可能我在不知不觉中就……悄悄的爱上你了吧,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昨晚我看见你被车撞飞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恨不得那个被撞飞的人是我,如果这一次你能逃过死亡这一关,等你醒了以后,我想跟你表白,我想跟你处对象,我想试试天天被你蹂躏,被你管制的日子,而我真的想当你的贱阳了,小老公,醒过来呗,求你了还不行么。”迟小娅的嘴角微微上扬,难道她听见我说的话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