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送谁礼物哇,迟小娅吗?”董颖杰笑眯眯的问道。

  “呃,不是。”我没好意思承认。

  “得了吧,还跟我装,谁不知道你喜欢迟小娅。”

  我恶狠的看向钟不传绝对这大嘴乱传的!

  钟不传表示自己很无辜:“阳哥这真不是我传的,而是你英勇献血后他们在学校传的。”

  “献个血就是喜欢迟小娅了?那那些一整就去无偿献血的人是不是都喜欢小护士?”

  “耀阳别解释了,不觉得苍白无力吗,有烟吗?给我来一颗。”陈辉拍拍我肩膀,一脸贱笑的跑到卫生间抽烟去了。

  索性都知道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便承认道:“是,我确实对她有那么一丢丢的好感,但我警告你们别出去瞎勒勒,弄的怪不好意思的。”

  “哎、这就对了嘛,早就看你俩眉来眼去的,终于承认了。”钟不传哈哈一笑,俨然忘记前一阵子他也喜欢迟小娅都的这件事,不过他不会伤心,对于感情他从来不勉强、已经知道他得不到迟小娅了,便不会选择死缠烂打,与其被别人的到手,不如让自己兄弟拿下呢,他真心为我感到高兴。

  董颖杰点点头,打开清一色的女装:“送衣服鞋子喽,简单粗暴。”

  这时候的姑娘对包包啥的一点不感兴趣,她们更多喜欢的是玩具熊啦,星星瓶啦、千纸鹤啦这种。

  按照迟小娅这纤细的身材穿牛奶裤配小白鞋绝对完美,不过我不知道她穿衣服的尺寸,便跑回到医院准备问问她,可我也不想太直白的问她,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我琢磨半天,怎么样能知道她的腰围跟鞋子多大码呢?

  直接问肯定不行,那就偷吧。

  “丫爷,你睡啦吗?”一进屋,她爸正好出去买包烟,我便悄悄的碰了碰她,后者毫无反应、睡的那个叫一个香,我怀疑这要是地震来了,她都不带醒的,你看看她这嘴角的哈喇子就能想象的到此刻她睡的有多死。

  于是乎,阳哥蹲在地上给她鞋垫抽了出来,看到了鞋子号码,紧接着又去翻找迟小娅的裤子,比量一下腰围,别说他么的此刻我还有一种变态狂魔的作贼心虚感,生怕迟江霖突然进来指着我说你拿我女儿裤子干啥!

  迟小娅让尿憋醒了,夹着裤裆就要去上厕所,完了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看到有个大帅哥正对着她的顿摸,完了还拿鼻子跟前闻了闻,心想这个大变态还有这嗜好,晚上睡觉睡啥给裤衩藏好了……

  对于这个行为阳哥有必要解释一下,不是阳哥大变态,而是真挺香的,特好闻,就不情不自禁的闻了闻。

  “你要那么喜欢闻我袜子在那呢,大方的闻,少年,看不出来呀,爱好挺奇葩呀。”

  “啊!我滴妈!你想吓死我啊。”迟小娅的突然开口,让本就是有点作贼心虚的我瞎的心怦怦跳,顺手就将裤子给扔回去,然后直接溜了。

  “你个死变态我还没说不可以呢,它还生气了,这个世界肿么了。”迟小娅摇摇头一脸不解的夹着小碎步进了卫生间!

  呼!靠在墙上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吓死宝宝了,让她发现了,我去,真他么尴尬,好在阳哥机智没有让她发现我的意图。

  我将自己比划的尺寸跟鞋子号码告诉了董颖杰,她参考自己的腰围推算出迟小娅大概的腰围以后,给她搭配了一套我最喜欢的一套服装,心里得意极了,苦的可能就是我的这哥几个了,因为钱不够,从他们那“借”了点,他们也知道我是有借无还的主,都认了,就当支持我泡妞了。

  迟小娅在他们心中的地位非常高,一度是在秦子晴上面的,如果我俩真能好,也算是众望所归。

  裤子鞋子买完以后,就静等她出院那天为她接风洗尘了,除了这个我还要亲手为她叠一千零一个千纸鹤准备到时候叮铃桄榔的挂在她家卧室,一睡醒就能看到我爱的祝福。

  咦?你要是问我啥时候喜欢上她的,我想想可能就是那次踢碎她暖壶的那次一见钟情吧。

  如果不是真的爱,我一个大小伙子又怎会心甘情愿得让她欺负呢,是吧。

  这个假期过的还算挺丰富的,上午睡觉,下午学习两个小时,然后其它的时间就用来叠千纸鹤,晚上就跟他们在网吧通宵,通宵也没忘记抽出时间叠我的千纸鹤。

  他想帮我叠了,让我拒绝了,这玩意一定要亲手做的才行,找人叠诚意明显不够。

  他们说我真是疯了,是的、我疯了,好不容易从秦子晴的伤心悬崖中走出来这就又坠入迟小娅的爱河里,在感情这一块我虽然失败过,却从未失望过。

  著名情感专家艾尔斯钟不传先生说过,只有遇见了新欢才能彻底忘记旧爱,如果遇见了新欢还没能忘记旧爱,说明你的新欢还是不够好。

  迟小娅身上的缺点很对,可他么的却成为吸引我的致命优点,她身上的行为,性格与特点是我在以前的秦子晴身上无法感受到的。

  迟小娅吃着我妈给她做的粥:“真好吃。”

  我妈微微一笑:“好吃就多吃点,还有呢。”

  “嗯那,妈张耀阳呢?好几天没看见他了,在哪浪呢?”

  “在家写作业呢。”我早就跟我妈商量好了,切记不准把我叠千纸鹤的事告诉她,我妈真挺配合我的,同时我妈心里还这样想,不愧是她儿子,知道遇见好的姑娘就要追,我妈也着实太喜欢丫丫这丫头,心想我俩要是成了也行。

  &☆》0#

  这时,医院住进来我妈妈的一个朋友,两个人就在那闲聊着,后来谈起了我,我妈就一个劲的夸我说我懂事学习好不抽烟啥的,听到迟小娅都脸红了,心想你儿子不抽烟?不少抽吧。

  “这个女孩是?”

  “这个是我姑娘,呵呵。”

  “啊?你啥时候娅的二胎,跟耀阳没差几岁吧?”

  “一样大的。”我妈笑呵呵的搂着迟小娅对她的那个朋友说:“这是我干姑娘,漂亮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