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吧。”我妈挺喜欢的对迟小娅笑笑。

  “干脆以后当你儿媳妇得了。”对面那夫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你要是不喜欢,那我给我儿子预定了,这小丫头我都看半天了,一会哈哈一笑,一会哈哈一笑的,性格肯定好,长得这么好看,给别人可惜了。”

  “不行呦,我干姑娘家可厉害了,我家那小崽子可没有这福分,怕是高攀不起。”

  “哦?”妇人眉头一挑:“她家做什么的呀?”

  “老爸开公司的,特厉害,开的车都是百八十万起步的奔驰,人我干女儿呀,以后嫁的最少也得是个跨国集团少爷之类的,对吧。”

  “妈你俩说的这个太早了,我才多大呀,最少三十岁之前,我是不会嫁人的。”迟小娅脸色绯红的低下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头,害羞了。

  我妈跟妇人见迟小娅不好意思,也不方便再说下去,毕竟还只是个小孩子,妇人缓了缓神,又道:“你家张浩呢,在日本那边干什么呢?听说也是开公司。”

  “他啊……”我爸开的公司让我妈难以启齿。

  接下来,我就用我爸的全名来写,总是我爸我爸的这么写,读起来好像有点别扭。

  日本,东京,爱神影视公司,张浩,刘铂,裤衩子三个人正坐在一张偌大的办公桌面前,三个人上火扒拉的挠着脑瓜子,刘铂说:“现在啥玩意都准备好了,就差人了,杈爷,说好的万人海选女忧呢?为啥一个人都木有。”

  裤衩子狠狠的裹了口烟,挺惆怅的说:“别提了,你他么不说日本这边这种行业都是合法的么。”

  “咋的呀,就是合法的。”

  “我他么今天跑人家大学去招人了,人家校长报警了,差点没拘留我!说我是什么祸害青少年小花朵,硬是罚了我好几万日元!”裤衩子特崩溃的说道。

  “……你还去大学生,你他么咋不去高中生找人呢?那玩意能去学校找么,你好像山驴逼!”刘铂气的破口大骂。

  “啊?”裤衩子一愣:“那他么去找?”

  “火车站,客运站,地铁门口,各种大街小巷,哪人多去哪,挨个问!”

  “我他么这么腼腆的一个人能好意思么。”裤衩子矜持的捋了捋鬓角。

  “你不好意思问,人家小姑娘就好意思主动上门来问了?”刘铂崩溃了:“明天咱俩一起去吧,浩哥在公司招人吧,得发展几个下线了,不然光指着咱们几个得累死。”

  张浩伸了一个懒腰:“行,挺晚了,你俩出去买点菜,买点酒回来,咱们一会儿喝点。”

  “我靠,为啥是我俩,你干啥呢?”

  张浩嘿嘿一乐:“我得回家跟我媳妇视频。”

  “咋的,你意思我俩没有媳妇呗?”刘铂不干了:“我还想跟我媳妇视频呢。”

  “快拉倒吧袄,刘铂,人家裤衩子有孩子,媳妇一时半会来不了,你也没有孩子,就让你媳妇过来呗。”

  刘铂摇摇头:“不得,咱们这边还没稳定呢,不着急,而且我还想在找俩姑娘玩玩呢,青春转瞬即逝,再不玩,以后老了,想玩都玩不动了。”

  “真他么骚。”

  “比我还骚,臭不要脸的。”裤衩子狠狠的鄙视了他一番,后者直接无视了。

  出了公司,裤衩子跟刘铂勾肩搭背就走了,而张浩点了颗烟,双手插兜慢慢悠悠的往家走,他们刚到日本,干什么都需要钱,也没多余的钱买车,当下只能选择步行,好在住的地方不是很远,走一会就能到,就当锻炼身体了。

  走着走着,他就被不远处的两个人给吸引了,然后怔住了,是智允吗?

  一瞬间,张浩感觉自己全身都颤抖起来。

  只见这条还算繁华的大街上,有一对母女正在摆摊,小姑娘个儿不高,年龄大约十岁左右,白白净净的小瓜子脸,两个短短的小辫,扎着绿色的玻璃丝线;乌黑漆亮的眼睛和那纤巧的嘴角,含着天真的微笑,透着希望每个人都能过来买娃娃得冤枉;身着白绿相间的碎花格子的短外套,一条刚好过膝的淡绿色褶裙;在这初冬季节,单看她的这身装束,就给人新鲜、健康的美感,小丫头漂亮极了,张浩当时心里得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碰她,绝对是未来得一颗冉冉得新星。

  再看旁边这一位妈妈,虽然年过四十,身材保持的如同二十六七岁的少女,S型的完美身材顿时吸引不少顾客,淡淡往那一坐,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身上那独一无二得气质,只有骄傲得女人才会有得气质!

  张浩激动坏了,甚至连嘴唇都在颤抖,他哆哆嗦嗦得将手中的香烟塞进嘴里,智允,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你终于出现了么,这个让自己心疼的姑娘,你过得好吗。

  可是下一秒,他发现,对面不是智允,因为这个女人只是身材跟气质像,脸上拿道铺满全身脸面的伤疤,看上去吓人极了,让纷纷路过准备买娃娃的这些人,避而远之,确实太恐怖了。

  这个女人只能微微低下头,用头发这挡住自己面容,时而将怀里得小姑娘搂得更紧一些了。

  0?t

  为什么妈妈得身材完美至极,可脸蛋却极其丑陋,如果不是旁边得小女孩生的可爱至极,恐怕,连一个客人都不会有吧。

  这时,路过三个男子,走路都是一摇一晃得,看上去就不像好人,其中一个人对那俩人挑了挑眉毛,一脸猥琐得笑容。

  嘴里叼着一根牙签,烫着方便面头型得男子蹲在地上,随手拿起一个娃娃,问道:“哭路歧娃,葫芦其哇,嗨滴艾玛斯?”

  “你说啥?”小姑娘根本没听懂。用一口流利得东北话,跟这三个日本人对话,给张浩听乐了,这在国外听到家乡得语言感觉特亲切。

  男人特好奇得抬头,用生硬无比得话说到:“呦,中国人?我问你这娃娃多少钱。”

  “十块。”

  “中国人,中国人不买了。”

  “中国人咋了?”小姑娘瞬间不干了,行,这么小就挺爱国,挺不错。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