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气鼓鼓的样子,着实惹人喜爱,张浩笑呵呵的低头点了颗烟,单手插兜酷酷得看着这一切。

  “我们不买,怎么着,还得强制我们买是吗,呦,这个是瞎子吗?兄弟们你看,还真的是诶,哈哈。”这人得眼神不经意间扫了眼伤疤女,同时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后者呆滞盲目,眼神涣散,果然是瞎子。

  “不许你们说我妈妈。”小姑娘特勇敢得站在她妈妈面前,她妈妈“啊巴啊巴”了两句,将小女孩搂得更近一些了。

  “长得这么丑还是瞎子,还出来卖东西,你也就是碰见我们哥几个了,要是碰见人贩子不得给你孩子拐卖了,走了走了。”领头的这个男人随手拿起一个娃娃就准备离开,耳旁那俩人也跟着一手拿了一个娃娃。

  “你们没给钱,不能拿。”小姑娘急了!

  “切。”几个男的挺不屑得走了,这是摆明欺负人了,小姑娘据理力争,却被丑妈妈给拦住了,这是准备认栽了。

  张浩看急眼了,想不到在这种和平年代,竟然还有这种欺负人的人,想都没想,走上去一拳头就给对面那人轮到了,紧接着旁边那俩人也反应过来了,可日本人对于咱们国人,身材普遍偏瘦小,让张浩几炮子就给搂倒了,同时用完全碾压得气势吼道:“滚!”

  这三个人挺狼狈得跑了,张浩将地上的娃娃捡起来,给放回了原先得位置。

  “谢谢叔叔。”小女孩特礼貌得跟张浩说了声谢谢。

  张浩瞬间愣了,晨……晨曦!!

  “你是晨曦吗?”张浩明显感觉到自己得声音在抖,他激动地抓着小女孩得胳膊,一把搂紧怀里:“晨曦,我是你张浩猪猪呀。”

  现在得晨曦已经不是五六年前得那个小女孩了,很多事她根本就不记得,更不会记得自己很小得时候有一个叫张浩猪猪的人,她唯一记得自己有个耀阳哥哥,只是记得耀阳哥哥每次放学都会给自己买一串糖葫芦,可他的容貌却也变得模糊了。

  小女孩的眼神很害怕,她用力的挣脱张浩,返回母亲的怀里,害怕的看着这个应该是好人的叔叔。

  “小姑娘,我是好人,刚才吓到你了吗?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念执。”小女孩知道这个叔叔不是坏人,犹犹豫豫的说出了口。

  张浩一下子就失望了,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道:“智允,你们母女到底在哪。”

  伤疤女偷偷的瞅了眼张浩,紧接着就“阿坝阿坝”的招呼张念执收拾摊子准备回家。

  失望极了的张浩也懒得帮她们母女收拾东西,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俩,当她俩收拾完东西,转身离开的一刹那,张浩再次观察了这女人的背影,怎么他么就跟智允那么像呢,这个背影在她脑海里猛然闪现,那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智允的时候,在机场,智允孤独倔强而又落寞的背影与这个伤疤女如出一辙。

  “等一下。”张浩叫住了伤疤女,紧接着快速跑到跟前,扶着伤疤女的肩膀,说道:“不要动,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这个女人的脸部虽然毁了容,可眼睛清澈明亮,散发着动人的光芒,张浩忘不了智允转身时心碎的眼神,也更不了那双对自己及其迷恋的眼神,如果是智允的话,看眼神肯定能看出来。

  张浩认真的看着这双眼睛,可她是空洞的,眼神涣散的,根本没聚焦在一块。

  她不是智允,只是气质上像罢了,唉。

  张浩长长的叹了口气,耸搭着肩膀,孤孤单单的离开了。

  这种看似得到希望却在一瞬间毁灭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在黑夜的降临下,张浩孤独的像条狗。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太不好受了,尤其这种思念在数年来一直充斥在自己脑海里的时候,那是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出现的姑娘,她过的好吗,她嫁人了吗,她是否还如当初一样,她或是已经物是人非。

  张浩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这个伤疤女的眼神恢复了楚楚动人明亮的色彩,拉着张念执快步离开。

  又点了一颗烟,张浩来到十字路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眉头紧锁,总感觉哪里不对。

  如果说一个人的气质跟身材没有改变,如果说就连小姑娘也是那样的及其相似,可是心有灵犀这种事情是不会变得。

  就想当于我们见到前女友时,虽然还没见到她,只是从简单的穿着,或者一个脚步声就能感觉的出来。

  张念执……张念执……

  执念张!执念张浩!智允的执念是自己!

  张浩猛然抬头,那就是他么的智允!自己被她骗了!

  他将烟头狠狠的摔向地面,不顾一切的向回跑,可是哪里还有那对母女的影子,张浩沿着路跑了几条街,又不停的向周围的路人打听,可所有人都是摇摇头,说没有见过他说的那俩女人。

  张浩彻底崩溃了,他狠狠的抽打自己的嘴巴,为什么,为什么刚才就没认出来,他好恨他自己。

  智允一定还没有嫁人,她也一定过的不好,不然怎么会领着冉晨曦独自在街头摆摊。

  ;

  几年前,她突然从媒体上消失,从直播间消失,甚至连她的父亲都不知道她去哪了。

  她为什么毁容了,是谁对她做的这一切,张浩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着:“智允,你在哪,捂上面要躲着我,为什么不出来见面!为什么!!!啊!!!”

  他看上去痛苦极了,紧接着他哆哆嗦嗦的拿起电话,拨通了刘铂的手机号:“铂神,裤衩子……你们在……哪儿……我刚才看见智允了,我喝你么的酒,快过来帮我一起找。”

  智允,我就他么的不信找不到你!!这一次张浩很确定,智允离自己如此之近!绝对不能让她自己过苦日子了,哪怕跟自己说一声好久不见,也可以让自己堵了那么多年的心,变得好受一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