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浩发动裤衩子刘铂满世界找伤疤女的时候,她们母女已经悄悄的回到家里。

  日本的房子普遍没有床,一嘛色睡地板,俗称地板流,伤疤女与张念执回到家以后,便坐在镜子前,开始卸妆,随着一道道伤疤从脸上撕下来后,一张迷倒众生的容颜出现了,原来她脸上的疤痕是自己弄的。

  她为什么这样做?出门在外,一个女人本来领着孩子过日子就不容易,再加上她之前的身份跟现在的容颜实在是太招风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只好把自己打扮成现在这副鬼样子,打扮成这样以后,那些男人不在对她骚扰,纷纷避而远之,今天碰见的小流氓纯属意外。

  张念执原名冉晨曦,她给她姑娘取这个名字也是有她的意义,这里暂时不过多解释,因为里面涉及到很多其它的人物,后面再说。简单来说,这个小姑娘也是张浩的孩子,张念执,确实如同张浩所想那样。那是来自她对她的执念。

  智允脸没毁容,眼睛也是好的,但嗓子确实是没声了,这么些年,她走遍大大小小的回家,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没能治好她的嗓子。

  几年前的那一别,她哭了好久,第二天醒来便发现自己已经失声,这让喜欢唱歌跳舞的她,如何能接受这样的打击。

  就连现在跟自己的孩子交流也只能用写字来形容。

  就在刚刚与张浩对视的一刹那,好悬就忍不住扑向他的怀抱了,但这个男人已经伤害自己三次,绝对不能在让他伤害自己第四次。

  有恨吗?谈不上。

  还爱吗?不敢了。

  这辈子她只想守着晨曦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可以。

  张浩,滥情的你还是那样没变,你的不经意出现,再次扰乱自己的平静世界。

  爱情是卑微的,无论自己有多骄傲,遇见你时,也只能踮起脚尖想去吻你。

  拿出多年前那张泛黄的合照,青涩的回忆骤然响起,如果感兴趣的书有,可以去看一下那年我们正青春。

  /\"g正◇版首发up

  张念执说:“妈妈,你怎么哭了呢……”

  好了,我爸他的事暂时先说这么多,该说说我的事了,不然你们该忘了。

  ……

  我丫爷终于在今天迎来出院的日子,出院这天我特意拿着新买的衣服裤子跟鞋子颠颠得跑到医院,完了就看见已经换好一身新衣服得丫丫,正在美美得跟众人聊天打屁呢,已经恢复得挺好的她又开始了大笑模式,整个人没心没肺得样子,让人看着就想跟着笑。

  迟江霖给她女儿买好了新衣服,并且随便一扫那身上的名牌就是价值不菲得,后来我问迟小娅她得衣服得多少钱?据说一条牛仔裤就得上前,而且她从来不洗牛仔裤,每个牛仔裤从来不会穿超过三天,就放在家里挂着。

  不得不说有钱人真实奢侈,我在看着我手中这一套下来没过两百块前得衣服,想想还是偷摸藏后面了。

  迟小娅看我来了,冲我招招手:“小媳妇,来。”

  她爸次了她一句:“这孩子咋说话呢。”

  迟小娅不以为然得笑笑:“他本来就是我小媳妇,你这后面藏得是什么呀?”

  “啊,没啥。”我连忙将东西藏在身后,这一举动更加得引发她得好奇心了。

  “不,我就要看!拿来,你别跟我俩闹,我病还没好呢。”

  “拉倒吧。”我确实不好意思,感觉磕碜主要是。

  迟小娅更加得好奇了,但是她没有继续跟我要下去了,这时她爸已经办完出院手续了,我们便一同往出走,迟小娅说在医院憋了这么久,想去洗浴中心洗一洗,再做个按摩。

  然后迟江霖便带着我们去洗浴中心,说是洗个澡,做个按摩,睡一觉,完了再去吃饭。

  说啥不让我妈回家看店,我妈也推脱不了,最后我们几个去了。

  说实话,我跟迟江霖一起泡澡得时候还挺尴尬。

  倒是迟江霖总是笑莫呵得跟我找话题,当我俩泡在澡堂子里得时候,迟江霖问我:“你跟我姑娘玩的挺好的。”

  “嗯,关系不错。”

  “这孩子比较野,要是在学校惹事了,你就偷偷得告诉我,要是跟别人打仗了,你就帮帮忙,别让她受委屈了。”

  “嗯。”我笑呵呵得点头应道,心想你姑娘不欺负别人就差不多了。

  最后我俩有一句每一句得扯着,大概得内容就是知道我是一个学习挺不错的孩子。

  洗完澡,我们便穿着浴袍溜溜达达得去二楼吃了点东西,我接了杯可乐,迟小娅点了杯冰淇淋在那吃呢。

  “爸,干妈,我俩去按摩了袄。”迟小娅拉着我得胳膊就往里进,比我还自然。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弄得我还挺紧张地,在我得印象里,按摩得不都是那种么……

  迟小娅点了一个单间,里面两张床得,迟小娅抱怨得说:“按摩得咋就没有男的呢,凭啥你们男的就能女的给摁,我们女的就没有男的给摁呢。”

  我一愣,憨憨得笑道:“不会呀,我健洲叔前几天还在我家挺来气得说去了一家足疗店按摩,三十块钱摁半个点,结果是男的,你可能没去对地方,你去找盲人按摩那种地方,全是男的。”

  迟小娅:“……”

  过了一会儿,迟小娅问我:“这几天你都没来医院,在家整什么呢?”

  “嘿嘿。”我神秘一笑:“给你做了个礼物,等回头送给你哈。”

  “啥礼物呀?我现在就想知道。”迟小娅一听来劲了,紧接着又带有怀疑得语气问道:“你能这么好还给我送礼物,肯定不是啥好礼物。”

  “肯定是好得礼物,刚才其实在医院我给你买了身衣服跟鞋子,但是我他么得突然就不好意思拿出手了,感觉太便宜了。”

  迟小娅笑了:“我都看见了。”

  “啊?”

  她说:“就在你刚才跟我爸洗澡得时候,我就偷看你给我买的礼物了,我说那阵子你咋跑医院去偷拿我裤子,感情是量腰围了,怎么样,丫爷这A4腰可以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